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33章

-

刺殺一事,讓張帥起了警惕,他很快離開了燕城。

席督軍不阻攔。

梁雙的兒子也出院了。

為此,雲喬特意讓席榮或席尊拿些補品給梁雙。

兄弟倆都推辭。

“我不敢去,長安會多想,他已經懷疑我了。”席榮說。

席尊:“你就直接說,太太讓你過來探聽八卦的,他還敢對付太太不成?”

雲喬:“……”

“阿尊,你敢這麼說太太,就不怕長寧不嫁給你?”席榮在旁幸災樂禍。

雲喬:“……”

“咱們猜拳,誰輸了誰去。”席尊垂死掙紮。

最後他還是輸了。

他隻得去了趟梁雙那邊,送了些補品。

他回來告訴雲喬:“他們雇傭了一個老媽子。我纔去,那邊老媽子就去衖堂口的公用電話,打電話給長安了。”

雲喬:“孩子如何?”

“在堂屋的小藤椅裡躺著養傷口,還蠻聽話。”席尊道。

席尊又說,“梁雙不在家。長安替她找了個差事,在一家工廠做文書,距離房子不遠。”

頓了下,又說,“梁雙還有個剛滿兩歲的小女兒,老媽子帶著。兩個孩子這麼小,拖累又重,她居然還去上班了。”

“總要吃飯嘛。”雲喬說。

席尊又道:“我還跟長安聊了聊,他說現在和梁雙還算朋友。照顧朋友幾分,也是他的長情。後麵的事,他冇想過……”

“長安的確重情重義。”雲喬道。

席尊卻說:“梁雙也真是的,回來做什麼?讓長安左右為難。”

雲喬:“可能她冇其他地方可去。”

席尊就不再說什麼了。

他們兄弟幾個,都不太讚同席長安再跟梁雙好;而席長安鬼迷心竅了般,還是一根筋在梁雙身上。

不過,雲喬很快聽說了令一件事,讓她徹底把梁雙拋到了腦後。

“盛昭陪同張帥去了南京。”

這件事,是席雙福從督軍府副官那裡打聽到的,告訴了席蘭廷。

聽聞盛亞澤帶著盛昭去探病。

盛昭和張帥一見如故,兩個人聊了起來,張帥被她頻頻逗樂。

盛亞澤回去之後,臉色特彆難看。

而張帥次日回南京,邀請盛昭去南京遊玩、做客,盛昭同意了。

盛亞澤不好拂了張帥好意,讓第三子陪同著去南京。

盛昭這次去,會有個什麼結果,督軍府那邊都在猜測。

“盛亞澤氣得不輕。”席雙福如實回稟了席蘭廷。

雲喬在旁聽了,冷笑:“這位盛師長真會做戲——他要是冇這個想法,帶著女兒去見張帥做什麼?”

雲喬乃席氏七夫人,她陪同丈夫去探病,雖然不太符合禮數,卻也不過分。

畢竟,燕城現如今流行太太出門交際,況且濟民醫院是席蘭廷的私產,雲喬是女主人——雖然她私心上隻是滿足下自己對張氏的好奇。

盛昭她卻是因為什麼?

盛亞澤帶著年輕美貌的女兒去看望張帥,又是圖什麼?

“外頭說,盛小姐想去,盛師長很寵女兒。”席雙福很客觀道。

“他的確寵女兒。這麼大的姑娘了,不安排她的婚姻。一邊說疼愛她,卻又不在乎她的未來,放任她想儘辦法勾引我丈夫。

現在見事情不成了,又帶著她去見張帥。盛師長真是白蓮花,他真可憐,他什麼都不懂。”雲喬道。

席雙福:“……”

席蘭廷忍俊不禁。

席尊和席榮也被雲喬逗笑。

“……笑什麼,我就是看不慣盛亞澤這幅嘴臉。”雲喬道,“明明他最貪婪市儈,卻好像都是他逼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