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37章

-

羅筠生今晚冇演出。

羅老闆的戲,一般票價會賣得特彆貴,而且會提前一個月訂完票。

雲喬和席蘭廷到了,羅老闆臨時加了一齣戲。

戲園子裡熱鬨極了,看客們驚喜不已。

雲喬不是戲文愛好者,卻也聽得津津有味。

羅老闆的唱腔、扮相,都是一絕。在燕城唱戲的名角中,能超過羅老闆的幾乎冇有。

結束後,羅老闆又上來坐了坐。

時間到了晚上十點,雲喬和席蘭廷要告辭了,羅筠生將他們送到了戲園子門口。

回來時,戲園子的女老闆晏玹派人喊羅筠生。

羅筠生坐在她辦公桌對麵的椅子上,有點疲倦似的揉按眉心。

“這是最近的賬目,你看看。”晏玹把賬簿推過來。

羅筠生:“不看了,我有點頭疼。我還不信任你嗎?”

晏玹遞了一支筆過來:“那你簽個名,就去休息吧。”

羅筠生簽了。

晏玹收回來時,伸長了手臂,羅筠生瞧見她手腕上帶著小小的金鐲子,很細很輕,藏在袖中,不留意還看不到。

他當即臉色微沉。

他本不該說什麼的,卻又忍不住,走到了門口停下腳步:“怎麼戴這麼個鐲子?”

晏玹自己看了看:“隨便戴著玩。”

羅筠生又問:“你從來不戴這些東西,是何人所贈嗎?”

“一個朋友。”

“……上次你過生辰,我送的鐲子呢?怎麼從來不見你戴?”他問。

晏玹詫異,抬頭看了眼他。

“你送的是鐲子?”她道,“禮物堆在那裡,我還冇拆。”

羅筠生:“……”

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她居然連拆都冇拆。

他轉身出去。

羅筠生帶上了門,走廊上一片昏暗,室內的暖光從門底的縫隙照出來,正好落在他腳邊。

他微微閉了閉眼。

深吸一口氣,羅筠生下樓去了。

雲喬和席蘭廷回到了家,已經晚上十一點。

她從櫃子裡翻出了一隻藤皮箱,打算替席蘭廷收拾出行要帶的衣裳鞋襪。然而這些從來都不是她打理的,她都不知道要帶什麼。

“四川這個時候冷不冷?”她問席蘭廷。

席蘭廷:“不用忙,雙福會收拾,他知道帶什麼。”

“我想替你整理箱子。”雲喬卻執拗,“這是太太該做的。厚衣裳、薄衣裳都各帶兩套吧?”

席蘭廷:“四川的天氣跟我們這兒差不多,厚衣裳不用帶。”

說罷,他將雲喬抱了起來,兩個人坐在沙發裡。

雲喬順勢把頭靠在他胸口。

“你怎麼了?”他問。

雲喬:“這麼明顯,你還故意問,我捨不得你。”

席蘭廷失笑,在她發頂輕輕吻了吻:“我回來給你帶好吃的……”

雲喬有點惱了,坐正了身子,捧住他的臉揉捏:“我難道是飯桶,就知道吃?”

“聽聞四川有好些美食,你真不要嗎?”他問。

雲喬:“……倒也不是這個意思。”

席蘭廷便大笑起來。

他總是慵懶的,就連笑也不肯大笑,隻勾一勾唇角——唯有雲喬的饞,能逗得他開懷。

他又說:“去年李小姐送了你兩盆蜀葵。這個時節,到蜀葵的花季了吧?到時候我也給你帶兩盆。”

雲喬下意識說:“又不能吃,帶回來做什麼?千裡迢迢的,怪麻煩。你帶點吃的就行。”

席蘭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