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4章

-

帝製取消,不是自然而然,而是推翻了帝製。

絕大部分人對民主政府抱有幻想,希望政府能參戰,打敗列強,恢複河山,避免做亡國奴。

這時候複辟,自然受人唾棄。

此事應該是剛剛有了苗頭,尚未傳開。但青幫情報網極廣,這些大老闆們已經知曉了。

他們原本就不想和政治牽扯太深。

“我明白了。”雲喬道,“那林太太怎麼知曉我身份的?”

不是誰都知道雲喬是蕭婆婆的外孫女,隻有蕭婆婆門徒清楚。

“婆婆一走,人心就散了。”錢昌平道,“有人想吃肉又怕被咬,收錢又不能不辦事,就把你推出來了。”

送到手的好處,肯定要拿。

既然拿了,自己不出麵,就要推薦一個能出麵的。

“祝老闆太不厚道了!”雲喬冷了臉,“他真當我是軟柿子!”

錢昌平苦笑了下。

祝龍頭的確想過河拆橋。

錢昌平手裡若不是有雁門,而雁門的殺手連祝龍頭都敬畏三分,祝龍頭肯定第一個把錢昌平處理掉。

“當年他是個活死人,婆婆救了他的命。”雲喬咬了下後槽牙,“不知好歹!”

錢昌平讓雲喬消消氣。

他又問雲喬,“你來了之後,他是不是一直不曾露麵?”

“我不計較這個。”雲喬道,“但他這次過分了點。”

“過幾天我做東,大家一起吃個飯。”錢叔道,“你還怕他?他這樣輕狂,大概是忘記蕭婆婆是什麼人了。他把你當個普通人,纔會如此無禮。”

雲喬心中瞭然。

“我是個普通人,我敬他,反而助漲了他氣焰。”錢昌平又道,“到底是我冇做好。”

“錢叔,你不必擔責。”雲喬道,“是人心不古。”

她和錢昌平聊了很久,直到日暮西山,燦紅晚霞把庭院乳白色雕像染紅,噴泉池裡亮起了燈,他們倆才聊完。

錢嬸留雲喬吃飯。

不過,錢叔隨從進來好幾趟,意思是外書房坐了好些客人。

錢叔忙,錢嬸這廂剛到,也是一堆事。

“我改日再來。昨晚出去玩,回去太晚,我媽有點不高興了。今天得早些回去。”雲喬道。

錢叔不虛留她。

錢嬸送她出門,剛剛走到大門口,預備上汽車時,突然有人喊:“雲喬?”

回眸時,便見一人站在外書房的屋簷下抽菸。

夕陽落了他滿身,他眸光熱情而專注,一錯不錯盯著雲喬。

是徐寅傑。

雲喬心中一梗,對這個人說不出的戒備。

徐寅傑踩滅香菸,朝這邊走過來。天氣熱,他穿著短袖襯衫,露在外麵的小臂肌肉飽滿,線條鋒利。

他身材高大壯實,黑色短襯衫塞在褲腰裡,下麵是同色西褲。衣衫合身,他肩寬腰窄,體型健碩。

他直勾勾看著雲喬,目光貪婪在她臉上流連,又在她唇上不正常停頓幾秒,才問:“你怎麼在這?”

“這位是?”錢嬸擋住了雲喬。

雲喬便主動道:“在香港時候,跟港城徐家的少爺同窗過幾個月。”

“是,太太。”徐寅傑對著錢嬸笑,笑容規矩了不少。

他隻有對著雲喬,纔會肆無忌憚。

從他第一眼看到雲喬,他就用這種直白得令人心悸的目光看她。

“錢老闆這裡太忙了,我明日再來。”徐寅傑自顧笑道,“雲喬,你要去哪裡,我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