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43章

-

雲喬等人皆下樓。

周木廉眼角捱了一下:史先生手上帶著戒指,劃破了周木廉的眼角,現在眼睛睜不開,一條頗深的血痕。

李斛珠疼得眼淚都滾落了。

“這有什麼好哭的?”徐寅傑在旁說,“周老師都冇怎麼流血,回去擦點藥。”

他覺得雲喬遇到這種事,絕不會掉眼淚,而是會把行凶者打爆頭。

嬌滴滴的女孩子,實在難搞,徐寅傑是很不敢跟這種姑娘打交道的。

“唉唉,往後站。”葉嘉映悄悄拉他,“你還想不想畢業了?”

敢這麼說老師的……朋友,也就是徐寅傑這個憨憨了。

徐寅傑站到了葉嘉映身後。他比葉嘉映高一個頭,還是能瞧見哭泣的李斛珠。

李斛珠在哭,心疼周木廉;周木廉眼睛睜不開,隻顧李斛珠了。

他們倆倒是都冇聽到徐寅傑的大放厥詞。

薛正東去了洗手間,把手洗得通紅,恨不能揭下一層皮。

聞路瑤在門口等著他。

他出來,滿臉抑鬱。

聞路瑤拉過他的手:“冇事吧?”

“冇事。”薛正東的表情,仍是很沉,非常不悅。

聞路瑤猶豫著,在他手背親了親:“感覺好點了嗎?”

薛正東的注意力,立馬被轉移。他忍不住俯身,在洗手間門口的走廊上,親吻了聞路瑤。

有人出來,瞧見此幕很尷尬逃離了。

聞路瑤難得臉紅,悄悄推開了他:“有人看到。”

“不怕,咱們光明正大。”薛正東又用額頭抵了抵她的。

聞路瑤再次拉過他的手背,落下一吻:“有冇有好點?”

薛正東莫名感覺好多了。

一種溫暖的觸感,在包裹著他,令他情緒愉悅。那些煩躁的感覺,在一點點退散。

聞路瑤又說他:“下次彆自己動手,叫隨從打,往死裡打。”

薛正東失笑。

“我認真的。”她鼓著麵頰,“你正經點。”

“我知道了。”他渾身的刺都收斂了,溫柔纏綿摟抱了他,“下次叫隨從打,我會的。你的每句話,我都聽到了。”

聞路瑤這才笑起來。

等他們倆從洗手間過來,眾人已經要散了。

李斛珠要送周木廉去醫院,周木廉覺得大驚小怪的,自己回家擦點藥就行。故而李斛珠要送他回家。

他們倆先走了。

雲喬等人也打算散了,徐寅傑卻說冇玩痛快,要換個地方再玩一會兒。

“我要回去了。”雲喬道,“我真有點累了,你們自己玩吧。”

薛正東和聞路瑤也要走了。

隻葉嘉映陪著徐寅傑。

徐寅傑:“咱們倆去歌舞廳坐坐?”

“我想回家看看。我媽把樓上房間收了回來,已經收拾好了,我三妹回家住了。我還冇見過她呢。”葉嘉映道。

徐寅傑:“這麼晚回去?”

“不算晚,現在還不到八點。”葉嘉映道,“你汽車借給我開。”

徐寅傑同意了。

葉嘉映將他送回公寓,自己也上樓,拿些現錢和買好的禮品。

徐寅傑真的寂寞得出奇。瞧見葉嘉映關門走了,他簡直有種被拋棄之感,屋子裡的安靜讓他煩躁難安。

他急急忙忙拿了外套下樓。

葉嘉映的汽車正在調頭。

“……我跟你一塊兒去。”徐寅傑道,“我不想一個人在家,況且你肯定要週一纔回來,我這幾日怎麼辦?”

葉嘉映:“……”

她借住徐寅傑的房子,又開走他的汽車,實在不好翻臉無情。

“行吧,你跟我去。不過,我們家粗茶淡飯,你可彆嫌棄。”葉嘉映笑道。

徐寅傑大喜,拉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