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47章

-

雲喬獨自過週末。

週末天氣炎熱,陽光明媚,真有了幾分初夏的暑意。

她在家無所事事。

突然接到了督軍府的電話。

“……文洛有點鬨脾氣,你過來看看他吧。”督軍夫人如此道。

雲喬不是父母,她可以去見見席文洛,雖然督軍府不太樂意讓四房的人和席文洛見麵。

席四爺帶著兩個兒子去了北平做官,席文洛在督軍府,四房早已散了,隻餘下兩名老傭人看房子。

雲喬不討厭文洛,又可憐他一個人在督軍府生活,除了乳孃冇有自己的熟人,便答應了:“好,我去看看他。”

督軍府巍峨,門口有個高高哨樓,扛槍的侍衛將槍口對準大門口。

汽車先進了大門,穿過一條約莫二百米的林蔭小道,纔是真正的督軍府大門。

雲喬在大門口下了汽車,由副官領著進了大門,從左邊迴廊往裡走;迴廊儘頭是個月亮門,拐進去便是一處小小竹林。

竹林有崗哨。

從竹林小徑,直接穿過了督軍府的前院,到了後院的小門前。

督軍府的後院,是指督軍生活的地方,並非“小”。

整個後院寬敞奢華,亭台樓閣,和前麵既相連又彼此獨立。

雲喬隨著副官走了好一會兒,才遇到來迎接她的督軍夫人和十小姐席文潔。

席文潔瞧見了雲喬,不情不願叫了聲:“七嬸。”

雲喬點點頭。

督軍夫人很自然,一口一個“弟妹”,把雲喬領到了席文洛居住的小樓。

席文洛今年不滿七歲,正處於小孩子忘性大的時候——好幾個月不見雲喬了,他有點陌生。

雲喬坐在他旁邊,問他:“文洛在玩什麼?”

“小火車。”他回答。

雲喬問他怎麼玩,他來了興趣,一一告訴她。

他這兩天一直髮脾氣,不肯吃飯,隻顧玩火車。

也不開口說話。

直到雲喬來了。

督軍夫人和席文潔退了出去,隻留下雲喬陪著席文洛。

雲喬還以為,席文洛會問起父母、哥哥們,心裡想好瞭如何回答;不成想,席文洛絲毫不感興趣。

每個人的秉性,跟親生父母多少有點像:席文洛繼承了杜雪茹的薄涼,雖然年紀小,卻也看得出他心裡隻裝了他自己。

督軍夫人大概看出來了,有些不滿意。

雲喬中午飯在督軍府吃的。

“……文洛他不怎麼戀舊。”督軍夫人很委婉說。

雲喬也不知他將來到底會如何,隻得安慰督軍夫人:“他小時候一直都是乳孃帶著,現在乳孃又在他身邊。對他而言,這就是全部了。”

督軍夫人愣了愣。

而後,督軍夫人似領悟了般,鬆了口氣。

至於為何不肯吃飯,在雲喬很有技巧的詢問下,席文洛告訴了她:“我不想吃飯。我要吃涼麪,大媽不肯給我吃。”

他喊督軍夫人叫“大媽”,不是媽媽,也不是大伯母。

這大概是督軍夫人的策略,既要和他建立母子感情,又不能太過分,畢竟文洛已經記得自己的父母——大媽叫久了,將來再去掉前綴,潛移默化拉攏他。

督軍夫人則解釋,說天氣悶熱,更要注重飲食,文洛前幾日有點腹瀉,纔不肯給他吃涼麪。

說了出來,也冇什麼大事。

天氣太悶,雲喬穿著薄的中袖旗袍,還是出了身薄汗。

午飯後她告辭了。

席文洛也冇留她,就去玩他的了,不怎麼搭理人。

傍晚時候,終於下了雨。

雨勢還挺急,夾雜電閃雷鳴,狂風肆虐,庭院草花被摧殘得東倒西歪。

“明日應該放晴了吧?”雲喬想。

還冇到梅雨季,這場雨卻意外持久,淅淅瀝瀝下了四五日,而且每天都有一場大雨。

席公館是個排水做得很好的地方,也出現了水澇。

雲喬上學的道路,積水太深,淹了半條街。

“這鬼天氣,雨下個冇完。”開車的司機說。

席蘭廷未歸,雲喬原本就很煩;這麼纏纏綿綿的下雨,讓她更煩了。

這天晚上,她忍不住用密咒,改變了天象。

此密咒並不容易,雲喬施了半個鐘頭,這才結束。

半夜時候,果然停了雨。

雲喬後半夜醒來,起身喝水,推開窗欞時,瞧見了久違的月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