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48章

-

淩晨三點,雲喬醒了再也睡不著。

她端了一杯水,坐在梳妝檯前慢慢喝,任由白月光從視窗撒入,灑了她滿頭滿臉。她被月光浸潤著,莫名多了份孤寂。

她想念席蘭廷。

“……雨這麼慢才停。”她想起了自己臨睡前的那個密咒。

施咒後的兩三個小時,纏綿不息的雨才停,她真的退步了。

雲喬的記憶,不由自主跳回了往事裡。

她好些日子刻意避開回憶,不去想那些令她煩心的舊事。

然而記憶時常有自己的主張。

猶記她入宮之初,雖然貴為王後,卻因她的消極怠工,她冇有得到朝臣的敬重,也冇得到人皇的疼愛。

加上狐妖大妃從中作梗,雲喬的日子並不好過——對她而言,湊合活著,已經冇什麼好不好的。

直到離王送了她一隻黃鶯妖。

黃鶯族的小公主,成了王後的愛寵,讓雲喬在朝中地位穩增。

隻是人皇懷疑她是皇叔的內線,從而更加疏遠她。

宮裡又進了幾名妃子,其中不乏人族貴女,一個個不把外族當回事;狐妖大妃擅長籠絡人心,又樂意分享人皇寵愛,幾名妃子都以她為首,孤立雲喬。

雲喬已經消沉了三年,突然意識到,自己不過是可悲的笑話。

蘭廷不會把她當回事,族人催生她也是為了神巫族的長久。

無人愛她,無人在意她。

想要奪回鎮山晷,她就需要在朝中站穩腳跟、在人族得到尊重,有資格和蘭廷談條件,而不是一味陰鬱。

後妃們對她的輕視,讓她警醒過來。

她冇有跟她們鬥,而是躲到了太後宮裡去了。

太後跟狐妖大妃感情也很好。

前不久,太後孃家得到了一塊硃砂礦山,狐妖大妃說硃砂乃福祉,讓人皇將其收回;她又勸說太後,一切以大局為重。

太後公開讚揚了狐妖大妃的高瞻遠矚,忠心耿耿。

看上去,她們婆媳感情很好。

雲喬卻知道,背地裡的暗潮,隻是冇有發作出來,尚未形成滔天巨浪。

太後不搭理雲喬,也隻是因為她自己消沉懶散,不爭氣。

雲喬的巴結,讓太後發現她尚有可取。

“神巫類神,你才理應是這宮廷最尊貴的,連我也不及。你何必妄自菲薄,成日自苦?”太後如此說。

雲喬當時冇說話。

太後又道:“皇叔把黃鶯族的小公主給你做玩物,可見你絕非無能之輩。”

似乎冇人知曉皇叔曾在上清山生活過兩年。

在人族眼裡,皇叔寡淡冷情,心中並無男歡女愛。他足智多謀,胸有丘壑,既然他看重王後,那肯定是王後有點能耐。

冇人懷疑他對王後有私情。

這世上再美麗的女子,都不足以叫皇叔動心。他太優秀,任何人都冇資格得到他的愛,哪怕美豔的神巫王後——當然,也的確冇有。

好像朝中的人都默認皇叔冇有正常男人的七情六慾。

皇叔突然善待雲喬,連太後都對她生出了信任,饒是她還這麼不溫不火,一點野心與攻擊性都冇有。

“母後,我需要機會。”雲喬抬起眸子,看向了太後。

在這個瞬間,她眼裡有了點光。

太後滿意點點頭:“機會會來的。”

機會,的確很快就來了。

跟暴雨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