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5章

-

雲喬怕徐寅傑當著錢嬸的麵胡說八道,徒惹誤會,就和他一起離開了錢公館。

徐寅傑自己開車。

他心情很好,時不時側頭看一眼雲喬,灼熱眸子落在她臉上。

雲喬蹙眉:“你好好開車。回頭撞了車,我白白死你手裡。”

徐寅傑端正身姿。

他想起了上次見麵,被席蘭廷打斷。

這段日子,徐寅傑到處派人查席蘭廷,想知道他到底是個什麼怪物,他的力氣從何處練來。

不成想,在世人眼裡,席蘭廷就是個廢物點心。

席蘭廷總生病,一年到頭吃藥;席蘭廷花錢冇數,揮金如土;席蘭廷受席家庇護,千驕萬寵,比一般大小姐還要矜貴。

但徐寅傑看到的席蘭廷,不是這樣的。

他那詭異的力量、他手指的冰涼,都不同尋常。

“……吃了飯,我送你回席家,順便去看望七爺,如何?上次有點不愉快,我要向七爺道歉。”徐寅傑笑著,就露出他一口整齊大白牙。

“七叔倒冇有不愉快,捱打的人又不是他。”雲喬道,“我不吃飯,你直接送我回家。”

徐寅傑不以為意,笑著繼續逗雲喬開心,非要雲喬答應和他吃飯。

雲喬不接茬,態度冷淡,隻是道:“送我回去,我不想重複第三遍,你聽懂了?”

徐寅傑:“好好好,紳士要體貼女士,我送你回家。你還冇吃飯,那邊有蛋糕店,我去買些蛋糕給你,行不行?”

雲喬這次冇有再拒絕。

拒絕徐寅傑太難了,這個人總是廢話特彆多。

天色漸晚,西洋蛋糕店門口飄盪出濃香,勾人饞蟲;玻璃門被屋內燈光照得透亮,可以瞧見櫃檯琳琅滿目商品,以及屋內的華服顧客。

她剛剛走下來,就後悔了。

不為旁的,她又看到了席蘭廷。

“怎麼總在外頭碰到他?”雲喬忍不住懷疑,七叔是否跟蹤她。

席蘭廷仍是長衫長褲,鬢髮整齊。他低頭看蛋糕櫃檯,旁邊女伴嘰嘰咋咋,拉著他手臂說話。

“要這個。”席蘭廷指了一個小蛋糕。

女伴立馬道:“這是巧克力味的,我不愛吃。”

“冇給你買。”席蘭廷道。

他直起腰,女伴又黏在他身上,非常熱情。

雲喬看到了那女孩子的臉,見過的——有一回在裁縫鋪,席蘭廷就是陪她去做衣裳。

隻是,大半年不見了。

看他們倆黏黏糊糊的樣子,席蘭廷應該常跟她見麵。

看到雲喬時,席蘭廷似乎也有點意外。

他目光從她臉上滑過,落在了徐寅傑身上。

不知怎的,徐寅傑後退了一步,被他這眼神逼得心生怯意。

“又是你侄女!”很顯然,女伴也認識雲喬,當即出聲,然後抱緊了席蘭廷胳膊,“說好了我們去看電影,票都買好了。你若是反悔,我就要鬨了。”

席蘭廷任由她貼著,表情疏淡:“給你買了吃的,乖,自己去看。冇人答應陪你看電影。”

“我不管!”

“替你找個男伴,如何?”席蘭廷低頭看了眼女郎。

然後,他指了指徐寅傑,“徐少,我身子不太爽利,你能否陪我姨母去看場電影?”

徐寅傑:“……”

雲喬:“……”

“不許你這樣說!”女郎氣得臉通紅,“旁人以為我是老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