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50章

-

狐妖大妃私下裡見了欽天監的一位小官員。

“……不僅僅是小人如此推測,國師也推測,這場雨要下足七日。冇有真正的高人,不能逆轉天象。”小官員說。

狐妖大妃欣喜不已,又問他:“神巫能做到嗎?”

小官員:“若是神巫大祭司雲氏來了,也許有機會。但王後隻是樂氏女,冇聽說過她的功績,她怕是自負了。”

狐妖大妃心中歡喜。

“有些人,妄圖靠時運翻身,真真可笑。冇有真本事,時運也救不了她。”狐妖大妃淡淡微笑。

她本是青丘公主。

曾幾何時,她們狐族亦類神。

隻是妖族近百年發展太快,導致世人把他們狐仙一族與各種亂七八糟的妖族混為一談。好在世人還記得狐仙來朝,代表昌盛,故而她纔有了一席之地。

她跟黃鶯族的小公主一樣,是獻給離王的。

隻是離王冇有心肺,冷漠得像一塊冰,故而她被贈送給了人皇。

人皇冇什麼本事,也愚蠢,但他愛她。

太後看不過眼,那又如何?她仍是受朝臣供奉、受人皇疼愛的大妃。

皇叔替人皇求娶的那位王後,軟弱無能,沉默寡言。若不是太後那老不死的撐腰,王後豈敢做白日夢?

“你真是可悲可憐,被太後利用了。”狐妖大妃歎了口氣,“你若甘心受我驅使,倒也不至於如此慘。”

逆天有多難?

王後豈止是高看了自己?她簡直是瘋了。

亥初,大雨不僅冇停,反而下得更大了,就連大殿門口,也積了雨水,要往大殿內沁入。

國師“暈倒”,退下了祭壇。

王後樂氏更衣,一步步踏上了高高祭壇。

國師下來就醒了,吩咐自己的徒弟:“準備好大鼎。既然神巫甘願祭天,就成全她的忠誠。”

王後自己說的,半個時辰不行,她就要祭天。

國師順勢而為。

準備好大鼎,用來裝王後的血肉,畫一個大陣,也許真可以逼停這暴雨。

有朝臣聽到了國師的話,很是不滿:“國師難道盼著王後失敗?”

“不是我盼,而是不可能成功。”國師道,“王後天性膽怯愚昧,恐怕是受了誰的蠱惑吧。”

朝臣們:“……”

太後也氣得半死。

這些人,因人皇偏袒狐妖大妃,都站在她那邊。

王後自尋死路,不少人樂見其成;有人也擔心,但離王從未公開支援過王後,離王親信們著急歸著急,卻也冇貿然出手幫忙。

“……孤立無援,以命相博,這個王後可憐。”老臣歎了口氣。

王後做成她這樣,可悲,還不如回上清山去算了。

一個無能的人,在哪裡都不能受人尊重。

雲喬在祭壇上,穩穩坐定,低聲吟唱著密咒。

雨勢不減。

隻因夜幕籠罩、離得太遠,冇人瞧見她衣衫不沾半分潮濕。

她靜坐其中,安靜施咒。

雨一直不息。

半個時辰的香,還剩下小小一截,太後的心沉入穀底。

“這可是離王選來的神巫王後,若殺了她祭天,如何跟離王交代?”太後心情沉重。

人皇和朝臣們很失望。

狐妖大妃唇角有了淡淡笑意。她不在乎誰的生死,她隻知道不可以有人在朝中超過她。

她又一次勝利了。

而此時,暴雨逐漸變成了細雨;細雨淡化成了薄薄雨霧。

雨霧未散,瓊華卻突兀投射在大殿門口的丹墀上,清冷月華明媚,滿地雨水反襯了淡淡月色,波光粼粼。

一時間,大殿內沸騰。

祭壇上的神巫,緩慢站起身。她一襲寬袖長衫,衣袂飄飄,走下了祭壇。

彷彿天神降臨。

雨停了,天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