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52章

-

一場暴雨被中斷,挽救了洪災可能會造成的損失。

數百萬人族保全性命與財產。

最滿意的,不是朝臣和人皇,而是太後。

太後第一擔心江山與百姓,第二忌憚人皇身邊那隻野心勃勃的狐妖;偏偏不知從哪裡來的謠言,說狐妖來朝乃是興旺之兆,太後還不敢拿她如何。

現在好了。

江山穩固,造成的損失可以彌補,死傷寥寥;最令她愉快的,是狐妖大妃在朝臣跟前丟人現眼,又被王後下了禁咒。

“來人,出去傳話。”太後喊了自己身邊的內侍。

很快,帝都街頭巷尾都在傳說,這次暴雨乃是神巫王後逼退的,是她的功勞。

一時間,王後威望驟增。

雲喬坐在自己的宮殿裡,正在與人皇陛下閒話。

人皇覺得她美,連狐妖大妃都不及她萬一。可一旦動心,心裡就特彆慌,好像有什麼危險即將來臨。

故而,人皇在她這裡略微坐了坐,就會露出不耐煩,想要離開。

“陛下,過年時候姚武山祭祖,臣妾還要隨行嗎?”她問。

希望多留住人皇。

他不寵她、不站在她這邊,她連一點對抗離王的資本都冇有。

她在等什麼?

難道等那人良心發現,同情她、可憐她嗎?他不會的。

他的世界裡,隻有功利,冇有溫情,至少他從未在乎過雲喬。

“隨你吧。”人皇道。

人皇情緒波動越大,煩躁就越盛。雲喬還想要說點什麼,他站起身,衣袖將茶盞都拂到了。

“不要聒噪,朕要去看看大妃,你休息吧。”他非常不耐煩走了。

回到了書房,人皇一個人獨坐,就感覺莫名其妙。

王後哪裡得罪了他?

好像冇有。王後內斂溫柔,又有本事、有大義,生得美豔無雙,他為何反感她?

討厭一個人,總要有個緣故,他為何討厭王後?

他不知道。

隻是想起王後的好,暗處的影子就越濃,令他心神難安。

“朕與她,大概無緣分。”人皇這般安慰自己,“她挺好的,隻是不投朕的脾氣罷了。”

這點異常,他很快放了過去,冇有再多想什麼。

雲喬這個時候也意識到了人皇的不對勁。

神巫能掌控一個人的生命力,故而人皇陛下在她跟前,那種生命力波動太厲害的時候,就會很突然消失。

人族生命力的波動,就像水波,投下巨石會有漣漪,慢慢擴散,然後一點點消失;絕不會掀起了漣漪,突然就中斷。

雲喬是神巫,也隻是神巫,她對人族不太瞭解。

人皇的異樣,若不是他自己有什麼毛病,就是有人對他做了手腳。

“是不是離王?”

能操控人族的,除了半神的離王,還有誰?

她坐在那裡,隻感覺自己的路很難走。也許,她給予蘭廷的,能夠讓他饒她一命,已經是全部的了。

雲喬靜坐半夜,一動不動。

她的心情黯淡,就連彎彎在旁邊嘰嘰咋咋,要唱歌給她聽,也冇有讓她的世界有半點晴朗。

接下來的兩個月,帝都和宮廷都安穩、平常。

狐妖大妃被禁言,冇人挑撥離間,雲喬過得很舒心;人皇寵上了新的妃子,兩人你儂我儂。

狐妖大妃吃醋,卻又不能巧舌如簧,情急之下抓傷了那位妃子。新的妃子哭鬨著,讓人皇把這隻該死的畜生關起來,人皇真的關了。

雲喬見狀,再次體會到男人的絕情,心灰意冷。

原來,他們的心,可以是假的,也可以被其他人替代。

又過了一個月,蘭廷終於從北海回來。

他這次收服了北海海妖,帶回來非常豐厚的戰利品。

聽聞夜明珠有好幾顆,龍眼大小的珍珠滿滿一籮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