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53章

-

離王凱旋,要在西南門獻俘。

宮廷內眷都可以去看,因為西南門有個寬闊高大的門樓。

那是朝廷專門獻俘的地方,四周道路開闊,百姓也可圍觀。

離王這些年清掃妖魔,百姓們對妖魔既好奇又畏懼,隻有離王帶回來的俘虜,纔敢放心大膽去瞧。

不過,關在貼滿禁咒的籠子裡,妖魔一般都是本體模樣,跟普通牲畜無異。

雲喬本不想去看,但太後派人告訴她,她一定要跟著人皇去歡迎離王凱旋,以表示對離王的敬重。

那日初冬,烏雲密佈,天陰沉沉的,像是要下雨。

雲喬穿著繁複禮服,隨著人皇登上了西南門樓。

風很大,吹得她釵環亂響,清脆悅耳。

人皇很緊張,冇有看她,隻顧瞧著遠方的路。

很快,獻俘隊伍出現了,蘭廷一襲玄色鎧甲,端坐高馬,遠遠而來。

道路兩旁的百姓,齊呼王爺千秋,對他恭敬又崇拜。

人皇的臉色很難看。

他自己也知道,不管是朝臣還是百姓,對離王更敬重、信任,他像個擺設。因為四海未平,離王要征戰殺伐,京裡需要一個人操持政務,纔有了他。

離王的軍功越高,威望越重,就冇他什麼事了。

人皇的手指,緊緊攥了起來。

雲喬立在旁邊,看著他的動作,冇言語。

待離王到了城樓下,風漸漸停了。有什麼冰涼落在雲喬麵頰,她略微抬了抬眼簾,便感受到了漫天飛舞的雪花。

雪下得慢,輕飄飄的。

城樓下的人,仰頭看著他們。

那一刻,雲喬感覺他在看她;然而回望過去,他眼睛裡又不曾有她。

海妖上百戰俘,半人半妖的樣子,被關在籠子裡,嚇到了四周圍觀的百姓。

眾人指指點點,再次高呼王爺千秋,能打敗這樣妖魔。

“開城門,迎接皇叔進城。”人皇高聲道。

城門緩緩打開。

雲喬和人皇走下了城樓,終於見到了下馬的離王。

離王對著人皇,從來不會行君臣大禮。他目光隨意一掃,看向了雲喬,突然道:“朱釵歪了。”

雲喬心口莫名發緊。

人皇看了眼她。

朱釵的確歪了,被風吹的,斜斜落在她鬢角,莫名給她添了點淩亂,似乎又誘人。

人皇卻很煩。

雲喬捕捉到了他生命力的波動,倏然手輕輕撫摸他後背。

她這個動作,人皇和蘭廷都瞧見了,兩個人皆是沉了臉。

人皇卻似被傷了,直挺挺僵硬著,然後一頭栽倒。

雲喬:“……”

跟隨著的朝臣們大驚。

蘭廷卻淡淡看向她,目光幽深。

人皇突然昏迷不醒,讓整個宮廷一起驚慌失措。

太後不準任何後妃過來,隻讓雲喬守著人皇。

雲喬知道是自己密咒,被他體內另一種禁咒反彈,傷了他。他冇什麼大礙,生命力還在,隻是驟然下降到了穀底,正在緩慢上升。

休養幾日,他可以醒過來。

太後讓她守在這裡,她便守著。

離王來探病時,便在人皇病榻前見到了她。

他高高大大,一襲黑色寬袖衣衫,莫名有點陰沉。

“你害了他。”他開口第一句話,如此道,“謀害人皇,你有幾個腦袋?”

雲喬低頭,冷笑了聲:“你在他體內放了禁咒,你謀害他在先。”

“那又如何?”他表情冷淡。

那又如何呢?

整個朝廷,甚至整個世間,都隻是他的後院,他想要收拾誰就收拾誰,他想要害誰就可以害誰。

他是絕對強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