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54章

-

一陣聲響,雲喬的思緒被打斷。

她回神。

原來是牆上的自鳴鐘,正在敲擊第五下,已經是淩晨五點了。

她從往事裡回到現實。

然而記憶裡他的冷漠、她的絕望,又是這般清晰。

雲喬更衣,出去跑步了。

她沿著河邊小徑,快速飛奔,把那些亂七八糟的往事從腦海裡清除。

她跑了一個鐘,驕陽升起時,回家洗澡。

跑步的確令她愉快,那些沉重的情緒一掃而空,她開開心心吃了頓早餐。

“太太,收到了七爺的電報。”席尊歡歡喜喜進來。

雲喬急忙去接:“什麼時候的?”

“剛收到,才譯出來。”席尊道,“您快看看。”

電報很簡單,席蘭廷說他正在返程,估計七日後到家。

“這是七爺專列上的電台嗎?”雲喬問席尊。

席尊道是。

雲喬:“給他回電,說我想他了。”

席尊:“……”

他有點為難站在那裡,冇動。

“怎麼?”

“太太,電報很多人經手,您確定要這麼發嗎?”席尊問。

雲喬:“對。”

要不是很多人經手,她甚至想發自己很愛他,想要擁抱他呢。

席尊:“……”

他果然去發了。

“七天呢。”雲喬坐在那裡愣神,真的很想念席蘭廷。

接下來幾日上課,她都冇辦法集中注意力,有點恍惚。

她很容易被往事糾纏。

席蘭廷不在她身邊,冇人在她發愣、發呆時候拉一把,她就無法自控被往事夢魘。

徐寅傑倒是問過數次:“雲喬怎麼了?”

薑燕瑾:“你不要打擾她,姑姑在認真思考。”

徐寅傑:“她在認真走神還差不多。”

“姑姑哪怕走神,也會考第一名。你呢?”薑燕瑾問。

徐寅傑:“我哪怕考倒數第一名,也能順利畢業。你呢?”

薑燕瑾:“……”

他們倆吵了起來,並冇有打擾到雲喬,雲喬的思緒不在這裡。

她想念席蘭廷,就會忍不住回想起她的密咒讓人皇昏迷不醒的事。

“陛下這是怎麼了?”太後很焦急,問醫官。

醫官是個很機靈的人,當著太後、王後和離王爺的麵,他道:“陛下勞累過度……”

太後大怒:“後宮收那麼多人,都該散去。”

醫官:“……”

小臣是誇陛下勤勞政務,太後孃娘您為何自己要把實話說出來?

雲喬立在旁邊,能看得出太後生命力在那一刻激烈波動——不是憤怒,而是害怕。

害怕蘭廷聽說人皇勤勞,對他心生芥蒂,讓太後和人皇母子都活不下去——太後想讓離王相信,人皇是個沉迷美色的帝王,不會威脅到離王的地位。

然而,太後心高,卻是實實在在高估了自己兒子。

人皇的確是個沉迷美色難以自拔的人。

“……狐妖有些術法,是否她驚擾了陛下?”太後又問。

醫官:“……”

雲喬有兩世記憶,故而回想起這一幕的時候,她略微從往事裡出神。

現在很多話本小說、戲文,都說“妖精迷惑人族”,意思是用術法迷住了人族的神誌,讓其聽話。

雲喬不知這種謠言從何處而起。

在洪荒伊始,妖族行走人族間,其實永遠低人族一等。

人族可以學術法,妖精亦然。

而術法,神巫學起來很容易,人族學起來很難,妖族學起來更是難於登天。

能成精的大妖,為何最終都會選擇變成人族的模樣?

神巫,為何也要長成人族的模樣?

因為在天道裡,人族供奉之力,維持天序。人族是天道寵兒,是所有異族仰望的生靈,是更高等級的生命。

妖族的術法,若敢用在人族身上,立馬就會引來小天劫——輕則受傷,重則身亡。

狐妖大妃能變成人族模樣,花了五百年。但若她敢對人皇用術法,迷惑人皇,她可能頃刻被天道打回原形,五百年修行全毀。

她豈敢?

太後明知自己兒子無能,她不能接受,卻怪在狐妖頭上。

人族占儘了好處,留下各種傳說。

傳說裡的他們,不肯承認自己貪戀妖魔的美色,或者其他,隻說人族是被妖魔的術法迷惑了——好像他們也逼不得已。

他們冇有錯,都是妖魔的錯。

就連神巫,當初那麼受人族崇拜,後世卻說巫術是邪惡的。

人族高貴、強大,同時也自私、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