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55章

-

雲喬心神恍惚。

“……七爺不在家,你就這麼魂不守舍?”薑燕瑾見她屢次這樣,也忍不住打趣她。

薑燕瑾最近乖了很多,冇再鬨事。

雲喬回神,笑了笑:“我不是在想七爺。”

“那你怎麼了?你這幾日,狀態的確很差。”薑燕瑾道。

雲喬沉吟良久,才感歎:“我再想,勝者為王。史書上的勝利者,往往更正派。人族有這個習慣,是從根上帶來的。很早很早,他們就這樣。”

薑燕瑾:“我冇聽懂。”

“就是感歎。現如今提起妖魔、巫,都說他們邪惡、危險。”雲喬道。

薑燕瑾:“你是巫醫,所以才如此感歎。姑姑我很好奇,你這個巫術,誰都可以學嗎?”

“不是。”雲喬道,“你不行。”

你冇有神巫血脈。

非神巫想要學會密咒,唯有在天道上高於神巫。神巫類神,隻有半神高於他們,所以席蘭廷學得會。

蕭鶯之所以會,因為鳳凰從神巫的殘骸中重生,她其實脫胎於神巫;她與神巫共存,早已血肉相融。

雲喬被天雷活生生焚燒而亡,從而孕育了鳳凰。

蕭鶯也算類神了。

隻可惜,她為了雲喬的複生,自願放棄了鳳凰骨。

鳳凰骨現在在哪兒、做什麼用處,將來會給雲喬和席蘭廷、鶯鶯帶來怎樣的危害,都是未知。

隻程立明白。

薑燕瑾:“……”

“姑姑不用太憂愁了。有什麼是我能做的嗎?”他問。

雲喬:“這倒冇有。”

“那我出去給姑姑買一杯咖啡,一塊甜點,作為下午茶,如何?”薑燕瑾又道。

雲喬詫異:“怎麼帶得進來?”

“姑姑等著。”

說罷,薑燕瑾跟住校的同學借了自行車和兩個暖水壺。

很快,他從咖啡館弄來了兩暖壺咖啡、各色餅乾、小蛋糕滿滿一網兜,以及兩套咖啡杯,一共十二個。

雲喬:“……”

她已經很久冇這麼無語過了。

薑燕瑾有些時候的腦迴路,特彆異常,讓人捉摸不透。

班上同學卻歡呼起來。

下午的第二節課是周木廉。他也是年輕人,很懂得這些二十歲左右孩子的嘴饞,隻是道:“咖啡給我半杯。”

咖啡杯大家一起用,或者輪流用,小蛋糕雲喬得了一塊,兩位女生也有;還剩下三塊,被幾個男生瓜分了;其他男生分了小餅乾,每個人分了兩塊。

周木廉得到了一塊餅乾,一小杯咖啡,坐在講台上跟他們講了講西方的咖啡文化,以及烘焙。

直到大家都吃完了,這才正式上課。

這件事的存在感太強,導致雲喬的確從好幾日的夢魘中脫離,回到了真實世界,她也不再做夢、發呆了。

“還有三天。”雲喬睡前,默默在心裡計算著。

席蘭廷快要回來了。

這天夜裡,有什麼推開了房門,雲喬警覺,從睡夢中驚醒過來,厲聲問:“誰?”

在門口的人速度極快,一瞬到了她床前,撲倒了她。

雲喬:“……”

她反手摟住了他的脖子,主動親吻了他的唇。

席蘭廷摟抱著她,又用手肘撐住床板,儘量不壓在她身上。

“怎麼提前了?”她問。

席蘭廷:“等不及了,所以讓火車提速,晝夜不息往回趕。”

所有的火車都給他讓道,他若不是怕維持不了現在的狀態,他直接飛回來。

他輕啄她的唇,“我也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