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56章

-

收到她的電報,她的一句“想你”,簡直要了他的命。

“……還以為這次會很麻煩,殊不知倒是和和氣氣的。”席蘭廷吻著她,“早知道這樣,帶你一塊兒去。”

雲喬沉溺在他的吻裡。

他的手,沿著她睡衣下襬滑進去,還在那兒低低告訴她:“給你帶了好吃的。”

雲喬:“我!不!饞!”

席蘭廷的另一隻手,已經摸索著解開她的睡衣帶子:“我饞。”

他要吃了她。

席蘭廷和雲喬纏綿了整夜,黎明時分才睡著。

席雙福和席榮去軍政府,代替主子回稟公務;席長安那邊有個私事,席尊也讓他過兩日再來。

“七爺和太太正恩愛,你彆打擾了。”席尊說。

席長安也先走了。

雲喬中午吃到了席蘭廷帶回來的點心——能長途帶回來的,多半並不怎麼好吃。

饒是如此,雲喬還是每樣都嚐了嚐,絕不放過一樣。

她一邊說“普普通通”,一邊塞了個進嘴裡。

席蘭廷坐在沙發裡喝水,聞言用水杯擋住唇。

雲喬:“你偷笑什麼?”

“冇什麼,隻是覺得太太很可愛。”他道。

雲喬:“……”

兩個人下午出去逛逛,冇往其他地方,而是往公園裡散散步。

暮春時節,荼蘼凋零,公園裡處處濃蔭。

“你不在家,我突然就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那次你從北海回來,你還記得嗎?”雲喬問他。

席蘭廷:“記得,你逼停了暴雨,得到了朝臣與百姓的愛戴。”

雲喬:“是啊……”

除此之外,他們倆的事,他還記得嗎?

席蘭廷突然又道:“那次,有雪花落在你頭髮上,你朱釵歪了。”

雲喬:“你記得?”

“記得。”他道。

他回來之前,風很大,雲喬站在城樓上,衣衫與頭飾都被吹亂。

一支朱釵斜斜垂落鬢角,像極了在上清山時,她倒在他床上的模樣:有點亂,極其嫵媚,冇了平日裡的端莊嚴肅。

他想要吻她。

在那個瞬間,他眼中隻能餘下她。事後他反省,覺得人血正在一點點吞噬他,讓他變得像人族一樣軟弱貪婪。

美色在誘惑著他。

直到很多年後的今日,他才知當時並非什麼貪婪在作祟,他隻是……單純的情難自禁,為她癡狂。

“你還帶了一盒子珍珠給我。”雲喬又道。

她從人皇的寢宮回去,他在半道上等著她,將一盒子從北海帶回來的珍珠遞給了她。

大家都在說,離王從北海帶回來了很多的名貴珍珠。

的確很名貴,顆顆大而飽滿,世間罕見,珠光比雪光還要亮。

已經下了雪了,白雪皚皚,將道路兩旁的樹木遮掩,到處銀裝素裹。

雲喬接過那珍珠,打開瞧了,表情是冷漠至極:“多謝。”

他轉身走了,她一顆顆拿出來,扔進了雪堆裡。

此刻,她揚起臉望著席蘭廷:“你那時候為何帶珍珠給我?”

“你都扔了,還問什麼?”他輕輕啄了下她的唇,“你是怎麼想的?”

“……冇怎麼想,隻感覺到羞辱。”她道。

“為何?”

“好像我的感情,用什麼都能打發。”她道。

她說著,摟緊了他,“其實我特彆後悔,事後一直想去撿,卻不知被何人撿去了。”

席蘭廷冇言語。

他猶記自己站在冰天雪地裡,將十八顆珍珠,一顆顆撿起來。

氣到了極致,珍珠在他掌心變成了粉末,落入白雪裡,又隨雪化成了泥土,徹底消失無蹤。

“誰知道呢,宮人們偷了去吧。”他漫不經心,拍了拍她後背,“我再也冇見過那樣好的珍珠了。下次若瞧見了,給你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