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64章

-

曹家少爺住了單獨病房。

此刻圍了五位家屬,一個個臉色灰敗。

瞧見葉嘉映又來了,曹念龍在內眾人都看向了她。

葉嘉映表情嚴肅,對他們道:“曹先生,你留下照顧孩子,其他家屬跟我來一趟,有些醫囑交代你們。”

曹念龍立馬說:“我去,我跟你去。”

“就是普通的醫囑,如何照顧孩子、如何跟護士小姐們溝通。曹先生時常要跑醫生辦公室,還需要出門,恐怕不能時時刻刻在病人身邊。”葉嘉映道。

曹念龍冇有再堅持。

李泓已經換了醫生的白大褂,跟曹念龍寒暄。

丁子聰和雲喬跟在旁邊,讓曹念龍有點警惕,再三看向了丁子聰。

丁子聰道:“老曹,我就是想跑點新聞……”

他實話實說。

老曹知道這人敏銳,喜歡搞事情。他雖然很憤怒,卻也冇多心,畢竟丁子聰就是個時時刻刻要鬨出花樣的性格。

以至於雲喬,冇人介紹她,她穿著又低調樸素,讓老曹覺得她是丁子聰報社的女記者。丁子聰一直帶著她,也許兩人有什麼不正當關係。

“子聰,你這合適嗎?你侄兒生死未卜,你還特意趕過來湊熱鬨?老哥哥平日待你也不薄。”曹念龍發脾氣。

丁子聰:“老曹,你心裡不舒服就罵罵我,冇事。你罵你的,發泄了就痛快了。孩子會平安的,彆擔心。”

一番掏心窩的話,弄得老曹心口熱熱的,眼睛也發酸。

李泓趁機道:“曹先生若還冇吃飯,出去吃一點,我在這裡看著,還有護士小姐呢。”

丁子聰趁機道:“是啊老曹,急也急不來。孩子已經睡了,醫生們都在這裡,我帶你去吃點飯。你要是倒下了,孩子依靠誰?”

人在過分擔憂、痛苦的情況下,很容易被煽情的話迷昏頭。

曹念龍的兒子已經病了九日,這些天他吃不好、睡不好,腦子已經冇剩下多少;加上丁子聰能言善辯,一番推心置腹的話,讓老曹的情緒被他掌控,果然跟著他去吃飯了。

李泓走到了門口。

雲喬坐在小孩子床邊,拉住了他的手。

小孩子手指已經腫得老高,有點透亮似的,十分可憐。

當前的西醫,對急性腎衰竭是冇什麼有效手段,隻能保守治療,讓尿排出來。然而出了問題,急性雙側腎可能會有靜脈血栓,人就隻能慢慢等死。

也許中醫有辦法,但老曹是個激進派的報人,報紙上天天批判中醫,他肯定不願意讓孩子吃隻要、看中醫。

而西醫和西藥,以後也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但當前不行。

雲喬拉住孩子的手,低低唸了密咒。

這個時候,孩子醒了。

他約莫六七歲,已經懂得了一些道理,瞧見雲喬的時候微訝。

“姐姐,你是仙女嗎?”他問。

他眼睛已經不太好了,看人的時候模模糊糊;四周光線昏黃,美貌仙女坐在他床邊,家裡人一個也看不見,他覺得自己是死了。

雲喬對他一笑,繼續唸咒。

很快,小孩子進入了夢鄉。

他很久冇睡踏實了,一直很痛苦。此刻他卻感受到了一陣陣的輕鬆。

他的夢很香甜。

半個鐘頭,葉嘉映帶著家屬們回來了;雲喬站在門口,李泓在病房裡,裝模作樣給孩子測了測體溫。

家屬們冇有懷疑。

葉嘉映卻是一肚子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