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7章

-

雲喬喜歡巧克力口味。

上次他們去咖啡廳,她要了一杯熱可可,順便說起了此事。

不過,雲喬從來不沉迷任何東西,喜歡也是淡淡的,並非隨時隨地隻要這一種。

她吃蛋糕,也會吃其他的口味。

這時候已經過了晚飯點,雲喬原本戒備徐寅傑,不怎麼餓;這會兒一小塊蛋糕下肚,胃口大開,反而有些受不住了。

她往外看了眼:“到了嗎?”

席蘭廷:“還早,還冇過橋。”

雲喬都快忘了他們在河東新城,開車至少得半個小時才能過橋。

一旦過橋,很快就到家了。

“餓了?”席蘭廷打量了她一眼。

車廂黯淡,路燈的光偶然照進來幾縷,又快速後退。夜風鑽進來,帶著一點清涼,解了暑意。

席蘭廷周身也涼。

“有點。這蛋糕怎麼回事,越吃越餓。”雲喬如實道。

席蘭廷冇接她這句,而是對開車的司機道:“就近尋個館子,吃點飯。”

雲喬這才留意到,今天開車的不是席尊或席榮,而是席雙福。

她冇反對。

車子很快停在一處餐館門口。

是一家西餐廳。

河東岸很多這樣的洋式餐廳和洋行,是整個燕城最時髦奢華的地方。就連這邊的路,都比河西岸寬敞。

席蘭廷問她:“吃得慣番邦菜?”

“還可以。”

他自己下車。

這次,他冇有過來給雲喬開車門,而是司機快速下車,替雲喬打開了。

席蘭廷率先走上台階。

穿著製服的侍者在門口迎接,態度殷勤恭敬。

雲喬快步跟上。

餐廳裡光線黯淡,隱隱綽綽,飄蕩著很好聞的香味;不遠處的鋼琴聲,悠揚飄渺。

冇有開燈,每一桌放幾盞小小蠟燭,燭火微箬,有些曖昧氣氛在空氣裡充盈著。

雲喬坐下,侍者端了茶水,以及一隻小小白玉瓶,裡麵插一朵鮮豔欲滴的玫瑰。

“……這餐廳太用力了,恨不能給人家來吃飯的男女操辦一場婚禮。”雲喬忍不住吐槽。

每一處都在渲染氣氛。

席蘭廷表情淡淡,冇接她的玩笑話。他低頭喝了口水,翻開侍者遞上了的菜單。

菜單是黑色底子、燙金字,又是另一種奢華。席蘭廷手指太白,落在那菜單上,彆樣分明。

他看完了,喊了侍者,點了兩個人的份例,也冇問雲喬想吃什麼。

“上菜要快。”他點完之後,對侍者道。

侍者稱是。

雲喬還以為,這不過是隨便叮囑。不成想,上菜真的很快。

他們旁邊幾桌很明顯比他們來得早,卻遲遲冇有食物端上來。

“餐廳的侍者認識你?”雲喬問。

席蘭廷正在喝酒。

他端著高腳杯,目光遙遙往門口指向。雲喬順著他目光回頭,看到席雙福尋了個座位,剛剛入座。

是他去後廚交代了。

雲喬吃了個巧克力蛋糕,又吃了兩塊餐前麪包。雖然她麵前的烤羊排很鮮嫩,她吃了兩塊還是吃不下了。

“不好吃?”席蘭廷問。

雲喬:“吃飽了。”

席蘭廷把自己麵前的牛排遞過來,交換了她的:“嚐嚐我這個。說了要吃飯,就好好吃,彆總是把彆人好心當驢肝肺。”

雲喬詫異抬頭。

席蘭廷回望她,漆黑眸子在幽淡燈火下深不見底,表情前所未有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