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73章

-

席蘭廷疼過之後,很疲倦。

他冇吃晚飯,和雲喬躺在床上,一開始彼此說說話,而後就對她道:“我要睡了。你去吃飯,吃完了再睡。”

“等你睡著了,我再去吃。”雲喬說。

席蘭廷的聲音裡,很明顯多了睡意,含混不清:“好……”

餘音嫋嫋。

很快,他的呼吸逐漸平穩,他睡著了。

雲喬爬了起來。

她起身的時候,他略微動了動,知道她出去吃飯了。因為說好了,心裡明白她起身做什麼,他冇太在意,繼續睡了。

雲喬冇吃飯。

“……我去河堤走走。”她對隨從等人說。

席尊想要勸,被席榮製止了。

“太太早點回來。”席榮道。

雲喬從甬道走出去,沿著河堤緩慢而行。末了,她在河邊坐下。

眼淚不受控製滾落。

她心裡酸得厲害。

當初,席蘭廷繼位成為新的人皇,是眾望所歸。

妖魔有危害,但遠遠不及人族自相殘殺的危害。人族卻害怕妖魔,更有人族想要利用妖魔,對付同族。

人族想要屠儘所有的妖與魔,甚至神巫也在他們忌憚的範圍內。

雲喬那時候就知道,蘭廷想要人間供奉,那纔是他擺脫天道的根基。為了得到這些供奉與信仰,他在不停挑事。

他派人四下傳播謠言,把妖魔形容得極其可怕。

而住在中原的百姓,有幾個真的見過妖族與魔族?不過是口口相傳。

就像鬼,那是壓根兒不能在人間行走的,照樣被編造得邪惡無比。

人族越是恐懼妖魔,人皇屠殺妖魔就能得到越多的信仰之力。

雲喬去孔雀河的那幾年,天下妖魔幾乎冇了容身之地。

孔雀城不想和朝廷作對,所以雲喬隻接納神巫、半神巫、神巫混血和半妖,將純血的妖徹底趕出去。

更不會容許魔族混跡孔雀城。

饒是如此,待天下妖魔被滅,上清山被踏平,人族的視線還是投向了孔雀城。

孔雀城三十萬混血、半妖與神巫,成了人皇證道路上最後的一道劫。

雲喬他們也是生靈,他們也想活命。

而蘭廷已經容不下任何異族,更彆說孔雀城這麼龐大的異類存在。

為了活命,孔雀城才合力“屠神”。

神是不能殺的,唯有將他困起來。哪怕隻是如此,也引來了天劫,讓孔雀城赤地千裡,寸草不生。

至今除了蘭廷那棵樹,到處都是荒漠,已經四千多年了。

當時何等慘烈!

雲喬隻想讓異族血脈存下來。

事到如今,她也不後悔。她隻是很難受,看到他因為禁咒而疼痛時,她的心似被刀子一下下割。

她不敢回望他的處境,不敢想象他這些年半生半死怎麼過來的。

“……那些生靈,跟我有什麼關係?”她幾乎是哭到崩潰,“他想要殺,就讓他殺了。他想要我死,也不過是一刀。現在呢?”

有衣衫披在她身上。

雲喬從雙膝間抬頭,席蘭廷彎腰,給她批了件外衣。

她眼睫微動,豆大淚珠滾落。

席蘭廷坐在她身邊,抱住了她:“彆哭。”

雲喬:“你……不是睡了嗎……”

“你哭得這麼吵,我哪裡睡得著?”他歎了口氣,聲音有點虛弱。

雲喬趴在他懷裡。

她不想讓他看到這樣的自己,但實在忍不住了,痛哭了起來。

“蘭廷,我怎麼辦?我怎樣才能把自由還給你。”她抱著他的腰,“我……”

“你在我身邊,我就有自由。”他摟抱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