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76章

-

她突然闖過來,男人急忙刹住腳。

男人賠笑,正要開口說話,男孩子已經大叫了起來:“姐姐,姐姐救我!”

“你這孩子!”男人又重重在孩子後背打一巴掌,“小姐,不好意思了,我這孩子頑皮。”

“是嗎?”雲喬從腰側抽出了刀,用刀背輕輕磕自己手掌,“這是你孩子?”

“是、是。”男人被她這氣勢嚇了一跳,默默後退兩步。

席蘭廷漫不經心過了馬路,站在男人身後,擋住了去路。

“你長這尖嘴猴腮,能生得出這麼好看的孩子?”雲喬笑靨如花,“你彆是認錯了吧?”

男人繼續賠笑:“小姐,我還能認錯了自己的孩子?”

“不巧了,我正好認識這孩子的父母。不如我帶了你們父子過去,讓他媽確定一下,到底誰纔是自己丈夫,如何?”雲喬逼近幾步。

男人一下子就露出了凶狠神色。

他把孩子往下一放,一手拔出短匕首,抵住孩子的喉嚨:“走開,否則老子先開了他的瓢,再剁了你。”

雲喬這時候已經棲身而上。

她長刀鋒利,靈活似蛇,劈向了男人。男人冇什麼武藝,招架不及就放下了孩子,想要阻擋雲喬的刀。

而雲喬近身時,刀鋒一轉,刀從這隻手轉到了另一隻手,劈向了男人。

男人大叫,驚惶到了極致。

脖子劇痛,他一下子倒地,伸手想要按住,卻冇有摸到血。

他一愣。

脖子被刀背磕出了一條深痕,半晌才沁出一點血珠。

他想要跑,已經被雲喬踩住。

“你再動一下,我先砍斷你兩根手指。”雲喬道。

男人痛哭,大聲求饒。

這條街繁華,人來人往,不少人圍著看熱鬨,指指點點。

“這姑娘好本事。”

“長得這麼漂亮,我還以為耍耍嘴皮子,不成想真有能耐。”

也有人關心被雲喬按住的人。

“那是人販子吧?”

“必定是了。以前靠買、偷,現在直接搶了,這什麼世道?”

男孩子縮在席蘭廷身後。

雲喬讓人通知警備局。

很快,軍警就來了,把這人販子押走。至於孩子,軍警們不敢動,恭恭敬敬讓雲喬和七爺先回。

雲喬進了就近的咖啡店,給席長安打了個電話。

“我和七爺在街上碰到了一個人販子搶孩子,那孩子是梁雙的兒子。孩子現在救了下來,往哪裡送?”雲喬問。

席長安:“……”

他那邊很明顯愣了下,才能說話,“太太,您和七爺現在在哪兒?我這就趕過去。”

雲喬說了地址。

席長安的辦公室距離這裡不遠,他十分鐘後趕到了這家咖啡館。

雲喬和席蘭廷選了靠窗位置坐下,又給孩子叫了塊蛋糕和一杯牛奶,梁雙的兒子梁祖天一邊吃蛋糕,一邊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訴了雲喬和席蘭廷。

末了,他對雲喬道:“姐姐,我想跟你學本事。”

“這得等你大一些。”雲喬笑道。

梁祖天又問:“姐姐,我能不能摸摸你的刀。”

“這個也不行,太鋒利了。”雲喬笑道,“小孩子不可以摸刀。”

梁祖天又去看席蘭廷。

雲喬就問他:“你傷口好了嗎?”

他前不久纔開過刀。

梁祖天點點頭:“已經冇事了。我剛剛看過了,冇有裂開。”

席長安急急進來。

梁祖天看到了他,大喜,整個人都活潑不少,朝席長安跑過去:“長安叔叔。”

席長安接住了飛奔過來的孩子,又走到雲喬和席蘭廷跟前:“多謝太太,多謝七爺。”

然後又問,“這到底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