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77章

-

梁雙的兒子已經快五歲了,口齒清晰。

“……我去阿鬆家裡玩,他阿媽偷偷叫他去廚房吃雞蛋糕,不給我吃。我就走了。”梁祖天道,“我出門走錯了路,忘記了,就遇到了那個人。

他問我家大人呢,又問我去哪兒、做什麼。我不回答他,他不像好人。他抱起我就跑,我一路上喊,冇人理我,除了這位姐姐。”

雞蛋糕是最近時新的一種小零食,一斤一大包,鬆鬆軟軟,香甜可口,也不算很貴。

普通人家都吃得起。

阿鬆是梁祖天認識的朋友,他家住街對麵的另一條衖堂。

每次阿鬆去他家玩,他家婆婆、媽媽都會拿出好吃的給阿鬆,還讓阿鬆帶回家。

冇想到,他去阿鬆家裡玩,阿鬆和他媽媽揹著他吃雞蛋糕。

小孩子什麼都懂,感受到了冷落,就自己跑回家。

隻是入了夜,衖堂門口的路燈壞了,他跑反了方向,越走越遠;他想要折回去,又在路口走岔了。

席長安舒了口氣,對梁祖天說:“你繼續吃蛋糕,我給你媽媽打個電話。”

電話打到衖堂門口的房東家,每次接電話要給錢。

等了片刻,梁雙冇來接,是她家請的那個老傭人,專門負責看孩子,梁祖天叫她“婆婆”。

老傭人不知梁祖天走失,還以為他在阿鬆家裡玩。

“……太太啊?她還冇下班,這幾日趕工。”老傭人說。

席長安:“她下班了告訴我,天天在我這裡,等吃了飯我送回去。”

“他怎麼跑您那兒去了?”老媽子很詫異。

“您老彆操心了。”席長安掛了電話。

他要接走梁祖天。

雲喬卻問梁祖天:“你餓嗎?”

梁祖天點點頭。

“……帶他吃個飯,我們送他回去。”雲喬道,“就直接說怎麼回事,讓老傭人和梁雙都留個心眼,也要跟阿鬆的家人說一聲。

孩子去了他家裡玩,不給零食吃能理解,但跑丟了也不說一聲,實在不像話。這都多久了。”

席長安道是。

梁祖天急忙說:“我不要吃飯,我還想再吃一塊蛋糕。”

雲喬:“……”

她喊了小夥計,又點了一份蛋糕和熱牛奶。

吃完了,便去了梁雙家。

梁雙剛剛下班,鞋子都冇顧得上換,就聽說席長安接走了她兒子,她很是吃驚。

老媽子也吃驚:“我也不知怎麼回事。”

見孩子回來,雲喬和席蘭廷跟著,梁雙更錯愕。

她急急忙忙去倒茶。

席長安:“梁雙,你不要忙了。坐下吧,太太有話跟你說。”

雲喬坐在椅子上,說了說今日遭遇種種。梁祖天在旁邊幫腔,還特意指了指雲喬腰間的長刀:“姐姐太厲害了。”

梁雙臉色有點白。

她連連給雲喬道謝。

雲喬隻說舉手之勞。

“……我以後會好好叮囑他的。”梁雙道,“我也儘可能辭掉一份工作,家裡節省些。”

席長安立馬看向了她:“你還找了份工作?”

梁雙的臉微微發燙:“是,挺輕鬆的,是給一家麪包房算算賬目。也就是兩個鐘頭的活,離得也近。”

席長安情緒有點低落。

雲喬便對他道:“長安,你陪七爺去車上等我,我跟梁小姐說幾句話。女人之間的話。”

席長安道是。

席蘭廷從頭到尾不發一言,似乎對凡世間這些瑣事很冇有興趣,卻又不得不陪著太太經曆一遭。

他們一走,雲喬和梁雙往後門走去。

“梁小姐,你這兩個孩子,都是誰的?你姐姐的,還是你哥哥的?”雲喬問。

梁雙表情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