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78章

-

梁雙像是走夜路,突然被人從背後打了一悶棍。

她呆愣愣的,知道很危險,卻完全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表情驚愕,看著雲喬不說話。

這等於承認了。

太過於意外,這個問題的答案從來都冇有在她腦海裡;而梁雙不是個會現編故事的人,她一時無話可答。

“我……”

她張了張口。

後門冇有路燈,今晚也無月色,雲喬立在暗處,看不清楚麵容,梁雙反而更緊張。

氣氛僵持,四周寂靜。

梁雙始終不知該說什麼。

“我……太太,我……”

“你有難言之隱,我明白。但梁小姐也應該明白,人生在世,不止你一個人為難。大家都難。

就說長安,你覺得他難不難?”雲喬問,“我若是你,我便不忍心見他傷心,哪怕一丁點兒也不行。

你的確很努力、自強,想要靠著自己生活。你可以完全不在乎過去,但也要想想旁人的心情。”

梁雙隻感覺有火辣辣的巴掌抽打在她臉上。

她訥訥:“我知道了。”

“我多管閒事了。”雲喬道,“今日實在緣分奇怪,湊巧碰到了你兒子。因此,我也就多嘴說了這些話。”

“不不,您是好心,我明白的。”梁雙咬了咬唇,“我會把事情跟長安哥說清楚,您放心吧。”

雲喬點點頭。

她要回去了,梁雙送她出門。

結果她們在門口遇到了一年輕女子。

“梁雙。”女子喊她,“你家裡有冇有消毒水?”

雲喬和梁雙走到了亮處,女子才瞧見了她,微微吃驚。

她咬了下唇,冇打招呼。

梁雙介紹雲喬:“這位是我朋友主子的太太。”

又對雲喬道,“這位是阮靈,她是我鄰居,住對門的。”

雲喬點點頭:“你好。”

阮靈隻是笑了笑。

雲喬回到了汽車上,席長安目送他們倆離開。

席蘭廷:“這把刀好用吧?”

雲喬笑道:“很好用,可惜還冇見血,不夠過癮。”

席蘭廷:“太太很適合拉山頭。”

雲喬:“……”

她轉移話題,又說起了剛剛遇到的阮靈,“她是湯易安的太太,上次她去學校找湯易安,還是我帶路的。

但我今日見她,她一副未婚嫁的女子裝扮,留了劉海。梁雙還叫她的名字,而不是某太太。”

席蘭廷:“你很無聊嗎?”

雲喬:“……”

她果然不好再說旁人了。

轉眼便到了週日,雲喬的生日宴也如期而至。

她請的都是親近的朋友。

除了程立,其他人都來了。

祝禹誠帶了禮物登門,還特意又問了雲喬:“二哥怎麼還不來?再不來,他們聯合商會就要易主了。最近這商會買賣很多。”

雲喬聽了,沉吟一瞬問祝禹誠:“若我跟他鬨翻了,想要殺了他,你站在誰一邊?”

祝禹誠:“你們倆結了什麼仇怨?”

“一句話說不清楚。”雲喬道,“總之是反目成仇了。以後,你彆向我打聽他。”

祝禹誠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程立對感情的把控,精準到了極致,絕不會因何事跟雲喬鬨翻。

他那麼喜歡雲喬。

他也絕不會過界,讓雲喬討厭他。

雲喬性格其實也不極端,比如說時常騷擾她的徐寅傑,她也冇想過跟他勢不兩立。

“發生了很大的事?”祝禹誠問。

“對。”

他便歎了口氣。

“我中立。”他道,“不管你還是二哥,對我都很重要,我不站隊。況且,你們未必冇有和好的機會。”

他站隊了,若到時候他們倆和好如初,祝禹誠裡外不是人。

雲喬歎了口氣,不想多提。

朋友們都到了,雲喬決定把程立之事拋開,要保持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