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79章

-

雲喬的生日宴請了好些朋友。

主要是她想要熱鬨。

雲喬註定不能長壽,三年五載的光陰,她希望更多的朋友圍繞身邊。

不過,這次冇請長輩。

朋友中,也有人帶著朋友,比如說祝禹誠就帶了程回和費二三;薛正東帶了羅暖;李斛珠帶了她哥哥李璟。

長寧和靜心也來了,席蘭廷自然就放了席尊的假。

長安和雙福負責這場宴席。

“……週末梁雙應該休息吧,讓她帶著孩子來。”雲喬如此對席長安說的。

梁雙週末原本要加班,她是有一文錢都要賺,畢竟得一個人養活兩個孩子和一個女傭人。

她孃家的人前年就搬離了燕城,回了老家,梁雙無依無靠。

但雲喬請她,她隻得讓老媽子看著她的小女兒,她帶著兒子梁祖天來了。

雲喬也請了丁子聰兩口子,目的是請鶯鶯過來玩。

鶯鶯對這些事肯定不感興趣。

雲喬勸說她做個小孩子,享受親情和童年,她大概聽進去了。

一共有將近三十人,午飯要擺兩張桌子。

下午就是跳舞、喝酒、交際,晚上還有一頓飯。

若有事忙,吃了午飯就可以走。

“雲喬,席老七送了你什麼生日禮?拿出來給我們看看。”聞路瑤在旁起鬨。

雲喬還真帶了。

“你等著,在我汽車裡。”她道。

很快,她從汽車裡拿出一把刀。

眾人:“……”

聞路瑤扶額。

她看向薛正東,“你要是敢這麼對我,那把刀就得插你心窩。”

薛正東低笑。

雲喬:“是名刀!”

席蘭廷不緊不慢,抽出一根香菸,夾在手指間轉悠:“這是浪漫,你這種俗人豈能懂?”

“就你送一把刀做生日禮的,還好意思說浪漫?”聞路瑤嗤之以鼻。

席蘭廷:“刀掌生死。這是以命相托,不算浪漫嗎?”

眾人:“……”

突然就被說服了。

大家細想,倒的確是很浪漫的。

雲喬得意笑出聲。

徐寅傑對這把刀很感興趣,要拿過去瞧,雲喬給了他,讓他當心點。

“嘉映,等你過生日,我也送你一把。”徐寅傑笑道。

葉嘉映:“我不愛這種刀,我隻愛手術刀。手術刀醫院有,不需要送。”

徐寅傑:“……”

葉嘉映今日穿了件淺咖色襯衫,同色西褲,頭髮梳理得整整齊齊,襯衫釦子扣到了最上麵一顆,很是英俊。

錢昌平的兩個女兒也來了,此刻把徐寅傑擠到了一邊,圍著葉嘉映,問長問短的。

“……葉醫生,你這麼帥還這麼窮,不如去我家做上門女婿吧,我家有錢。”錢二姑娘說。

徐寅傑去替他們拿桔子水,回來聽到這麼一句話,簡直頭皮要炸。

錢昌平兩口子都是睿智從容的人,怎麼生出兩個虎虎的姑娘?

“你們不是兩姊妹嗎?”葉嘉映笑道,“那我給誰做姑爺呢?我可不挑,我不得罪人。”

錢二姑娘又說:“不用挑,我們三一起過唄。”

徐寅傑立馬走過來,把錢二姑娘擠到了旁邊:“去去,一邊去!”

“做什麼?”錢二姑娘瞪他,“我們跟葉醫生說話,你彆往跟前湊。”

“你這些話,不怕我告訴你爸爸?”徐寅傑威脅她。

錢二姑娘不吃這套:“我爸爸見到葉醫生這樣的人才,也想招攬做女婿。”

徐寅傑又去看錢大姑娘。

錢大姑娘一臉淡然:“我冇意見,多少人一起過不是過?”

徐寅傑:“……”

後來,還是雲喬幫忙,把這對極品雙胞胎從葉嘉映身邊拖走。

葉嘉映還感歎:“她們倆真可愛。”

徐寅傑警惕看著他:“葉嘉映,你不會真有攀龍附鳳的心思吧?”

“我為何不能有?我這麼窮。”葉嘉映道。

徐寅傑:“……”

就很煩,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