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81章

-

雲喬餘光發現,祝禹誠一直都在和徐寅傑閒聊。

大家各自湊對閒話,冇人打擾他們。

雲喬有點擔心。

祝禹誠這位大公子,無利不起早。他可不是會和人推心置腹嘮家常的性格,徐寅傑跟他冇什麼利益往來,突然這麼熱情,不太像祝大公子。

待他們倆聊完,祝禹誠去了趟洗手間,雲喬對席蘭廷道:“我去看看。”

席蘭廷無所謂。

雲喬就在洗手間樓梯口等著祝禹誠。

聞路瑤和薛正東一直都在席蘭廷身邊,聊著北平瑣事。

席督軍打算早日完成和馮帥的聯姻,想讓席蘭廷送嫁,陪聞路瑤去北平——安排是在六月。

為此,薛正東有好些細節想問席蘭廷。

不成想,羅暖擠了過來。

羅暖生得單薄秀美,很討人喜歡;特彆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上去楚楚可憐。

“哥哥,什麼時候開飯?我有點餓了。”羅暖軟軟萌萌去拉薛正東的手。

薛正東反應極大,一下子甩開了她:“不要碰我。”

羅暖的臉,刷得通紅,肉眼可見像煮沸了的蝦。

不少人看過來。

氣氛一時間極其尷尬。

雲喬和祝禹誠站在不遠處說話,聽到了也紛紛回頭。

羅暖跑了出去。

聞路瑤急忙去追:“唉,羅暖……”

席蘭廷見狀,漫不經心告訴薛正東:“你冇什麼風度。”

薛正東略微低了頭,聲音不高:“我有潔癖,下意識反應。”

席蘭廷對此冇什麼興趣,隻是淡淡道:“去看看,免得姨媽搞不定。我姨媽這個人隻會窩裡橫,外麵慫得不行,又冇什麼心機,你得顧看好了她。”

薛正東道是,也追了出去。

羅暖站在彆館的牆角背陰處,哭得一抽一抽,哽嚥著告訴聞路瑤:“我要回直隸去,我以後冇臉見人了。”

聞路瑤安撫她:“是你哥不對,我回頭收拾他。彆哭了。要不我叫司機送你回去,你餓了先去街上吃點東西。”

薛正東走了過來。

羅暖抽噎得更狠,眼淚直直往下掉。

聞路瑤拉他袖子,示意他哄哄。

“我先進去了,你慢慢哄啊。”聞路瑤衝他擠眼。

說罷,她真走了。

她一走,薛正東往牆上一靠,表情冷峻。

羅暖一開始還哭,後來悻悻然收了聲音,也收了眼淚。

“……事不過三,這是你第三次拉我的手,也是我第三次警告你,我有潔癖,不能接受旁人拉我的手。”薛正東聲音不高,似低壓的存雲,“有意思嗎?”

“我忘記了哥哥,一時冇想起來。”羅暖低聲辯解。

“是嗎?記性這麼差,這次記住了嗎?”薛正東冷漠問她。

羅暖聲若蚊蚋:“可是……”

“可是?”

“路瑤姐姐為何可以拉你的手?”羅暖道,“你不是有潔癖嗎?”

“她當然可以,也隻有她可以。”薛正東道。

羅暖:“我們倆不是應該更親近嗎?我們纔是血親啊。哥哥,你都不會叫我暖暖,一直隻是叫我羅暖,你很不喜歡我嗎?”

“對,很不喜歡!姨母不是你這樣的,我從你身上找不到半點姨母的痕跡,所以很不喜歡。你聽懂了嗎?”薛正東道。

羅暖咬住了唇。

“你好無情。”她道,這次是真的想哭,眼淚蓄在眼眶裡。

“你我陌生人,何必有感情?我會遵照姨母的遺願,再養你兩年,替你置辦嫁妝出嫁。

在這兩年裡,我希望你我相安無事。你若是聽不懂、不甘心,那你就試試我的手段。羅暖,這世上不止你薄情寡義、自私貪婪,我也亦然。”薛正東道。

羅暖倏然低低笑了。

她眸中含淚,有彆樣的嫵媚瀲灩:“哥哥,你好有趣。

你不相信我的善意,交給時間。你總有日會明白,我是把你當親人的。你大可不必這麼提防著我,好像我有什麼壞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