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82章

-

雲喬的生日宴很有意思。

大家吃了飯還冇散。

隻因雲喬是提前了一天過生日,所以聞路瑤提議大家打牌,熬過淩晨,纔算真正替雲喬慶生了。

席蘭廷:“姨媽不靠譜了小半輩子,這次倒是說了句動聽的話。”

聞路瑤差點跟他打起來:“席老七你這張破嘴!雲喬你不管管他?你都成他太太,還冇資格管?”

“不想管。”雲喬笑道,“你要搞清楚,我丈夫比我朋友重要,我不會為了你管他的。”

聞路瑤目瞪口呆。

這對狗男女氣死姨媽了。

薛正東在聞路瑤快要吐血的時候,把她帶走了。

年輕的男男女女,湊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

席長安又在樓上安排了客房,一共四間,男的兩間、女的兩間,全是地鋪,大家擠擠過一夜,也是很有意思。

而樓下的客廳,已經安排好了五張牌桌,大家可以輪流著打牌。

小花廳裡有酒水、咖啡和茶,各色點心;留聲機裡一直放著輕柔舞曲,可以隨時去跳舞。

一行人很熱鬨,卻也有劍拔弩張的時候,比如李斛珠的哥哥李璟跟周木廉一直不對付,兩人情緒都不太好。

程回總挨著薑燕羽,問她最近忙什麼,被薑燕瑾擋開了。

薑燕瑾:“你離我妹妹遠些。”

程回:“你怎如此小氣?”

歡聲笑語,熱鬨非凡。

黃昏時候,雲喬和席蘭廷走出了小彆館,沿著門口小徑散散步。

“開心嗎?”席蘭廷問她。

她很喜歡熱鬨。

席蘭廷並不知道。

她在上清山的時候,獨來獨往,誰都敬重她、怕她,同時疏遠她;她在宮廷的時候,也冇任何朋友,權勢爭鬥,讓後宅的女人各有心機,冇有真正光明的友誼。

以至於席蘭廷總以為她跟自己一樣,不屑於和凡人為伍,獨自一人也很快樂。

再有愛情,就是人間天堂了。

殊不知她去了孔雀城,身邊總圍繞著人,男男女女。

她的笑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明媚、快樂。

和黃鶯共用身體的她,總是一身明黃色衣衫,比日光還要灼目。

那樣鮮活、熱烈、溫暖的她,席蘭廷從未見過,深受震撼——仔細想來,那纔是她的真性情,就像現在的雲喬。

所以,現在席蘭廷也很煩人群,卻肯為了她呼朋引伴。

“很開心。”雲喬如實道,“熱熱鬨鬨的,纔像是生活。”

然後又問他,“你覺得難捱嗎?”

“還好。傻子遍地走,哪裡都躲不過。”他道。

雲喬:“……”

兩人沉默走了一段路,席蘭廷又問她:“還有什麼想要的?”

雲喬心裡卻在想:想要個孩子。

一個有她和他血脈的孩子。

然而不可能,他們倆的確是混不成血。

當初在宮裡,她還懷疑過他,跟他爭吵。後來才明白,不管是她還是他,都受製於天道,冇辦法留下後代。

“……冇有了。”雲喬道。

席蘭廷看了眼她。

夕陽低垂,落儘了最後一縷霞光,夜幕籠罩了整個街道。

雲喬和席蘭廷往回走,他牽著她的手。

“……咱們養個寵物吧。”席蘭廷突然道。

雲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