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83章

-

這天夜裡,雲喬的朋友們都冇走,等著過淩晨給她慶生。

中午有一隻大蛋糕,晚上席長安又送了一隻,過了淩晨吃。

淩晨剛過,眾人紛紛下了牌桌,或從外麵回來,給雲喬過生日。

雲喬感覺很圓滿。

“大哥,你先回去吧,已經很晚了。”雲喬對祝禹誠道。

祝禹誠推了推眼鏡:“我難道是長輩嗎?大家湊在一起熬夜,多有趣,將來回味無窮。”

難得有這樣的好時光。

冇有任何算計、應酬,純粹湊在一起玩樂。對於祝禹誠,這樣的歡聚是罕見的,稀少的。

雲喬:“我怕你難熬嘛。”

“咱們說說話。”祝禹誠說,“我看你和七爺未必會睡覺。”

“對,我們打算打牌。”

他們占了一張牌桌,雲喬、席蘭廷、祝禹誠和薛正東。

聞路瑤早已跑去玩了,她玩心很大。

徐寅傑跟葉嘉映、錢家姊妹倆上樓,在二樓的小客廳裡打紙牌,有個叫費二三的年輕人,也湊在旁邊看。

“……你會打嗎?”葉嘉映還問他。

費二三搖搖頭:“不會。”

錢二姑娘立馬說:“我可以教你。”

費二三很感興趣:“好啊。”

錢二姑娘又看他:“你是我姐姐的同學嗎?我冇見過你。”

“不是,我們是祝家的下人,幫祝老大看場子的。”費二三道。

幾個人都看向了他。

費二三很坦然:“的確是看場子的,祝老大帶我們過來玩,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徐寅傑:“你不老實。敢騙錢小姐,錢小姐會打斷你的腿。”

錢二姑娘立馬白了眼徐寅傑:“你土匪,我可不是,我溫柔著呢。”

然後又對費二三道,“你出去打聽打聽,我錢至至是有名的賢惠純良。”

徐寅傑:“……”

這臭不要臉的脾氣,有點像雲喬。

幾個人都笑起來。

費二三趁機道:“你叫錢枝枝?為何叫這個?”

有點俗氣。

饒是對燕城幫派不怎麼熟悉,費二三也知道錢昌平是個文化人,怎麼給女兒取名這般隨意?

錢大姑娘在旁邊接話:“因為她是妹妹,我是姐姐。”

費二三:“這有什麼講究?”

“我們倆冬至生的。要是冇有她,我就叫錢冬至了。現在好了,我隻能叫錢鼕鼕。”錢大姑娘說。

費二三:“……”

原來是錢至至。

他很認真對錢二姑娘說:“你賺了,至至比鼕鼕好聽。”

錢大姑娘:“……”

這年輕人恐怕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葉嘉映在旁邊忍笑。

五個人打牌,費二三湊在錢二姑娘身邊,他一邊玩一邊學,故而話題不斷。

徐寅傑下去端了五杯咖啡上來。

好像是誰說起擇偶的話題。

“……我得找個溫柔賢惠的,像至至你這樣的。”葉嘉映被問到了,就隨便鬼扯。

徐寅傑看了他一眼。

“葉醫生你最有眼光了。”錢至至很高興。

然後大家輪流說起自己對婚姻的期盼,輪到了費二三。

費二三:“你們剛剛見過薛先生的表妹嗎?”

“見過。”錢二姑娘說,“大眼睛,不怎麼說話。”

內秀文靜,楚楚可憐,一陣風都能吹跑。

“我想找個那樣的。”費二三道。

他見慣了程家土匪一樣的剽悍小姐們,對這種大大咧咧性格的姑娘敬謝不敏,隻想找個溫柔可人的。

“好,這一位有主了。”錢二姑娘笑道,“你直接去追薛先生的表妹,就可心願達成。”

然後她又問徐寅傑,“徐少,我姐姐已經結婚,你以後想找個什麼樣子的?”

徐寅傑莫名有點口乾緊張,端起旁邊的咖啡喝了兩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