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91章

-

兒子太慫,做媽的臉上無光,雲喬恨不能揍它一頓。

錢嬸嗬斥雙胞胎,讓她們把貓抱走。

“下午去看龍舟賽嗎?”錢大姑娘還問。

雲喬不免想起了去年。

一年時間,物是人非,中間夾雜了遠古的回憶,讓雲喬有點恍惚。

她的確是再世為人了,去年的記憶,都像隔了一世那樣遙遠。

尤其是二哥。

想到二哥,那麼優秀、善良、心懷天下蒼生的二哥,被噁心、自私的半魂驅使,雲喬既憎恨又心疼。

“不去了,吃飯了蘭廷有事跟錢叔商量。”雲喬道。

錢大姑娘好奇:“什麼事?”

“長寧的婚事。”

錢大姑娘在旁邊喜滋滋。

雲喬:“你樂什麼?”

“長寧那麼傻,都有人要。我覺得將來我也不愁了,所以開心嘛。”錢大姑娘說。

雲喬立馬告狀:“錢嬸,鼕鼕說長寧是傻子。”

錢嬸沉了臉。

“你胡說什麼?”錢嬸嗬斥女兒。

錢大姑娘目瞪口呆。

喬姐姐你太不要臉了,這麼大人,為什麼還能做得出告狀如此惡劣的行為?

簡直無恥……

這招必須學會!

席蘭廷圍觀了全程,感覺太太實在可愛得很,還保留了童趣。

下午商量了長寧的婚事,錢昌平對男方冇什麼要求:“房子、車子、店鋪,我都陪嫁。隻要長寧喜歡。”

義女有點傻,所以作為義父,就需要多花錢。

席蘭廷:“現如今這世道,房子、鋪子都不保險,一旦打仗全是廢品。汽車要一輛,剩下的陪嫁換成金條吧。”

不管什麼世道,金條都不會錯,永遠也不會貶值,隻有價格稍微低迷的時候——又能低到哪裡去。

從古至今,黃金是最保險的財富。

席蘭廷看透了,一出關就弄了好幾處金礦。

他用不同的名義,把黃金存在各處,甚至還藏了些在古墓裡。

比如說現在很時髦的鑽石,席蘭廷就看不上眼,他還是老思想,覺得黃金更值錢、更穩定。

鑽石礦他可以讓出去,金礦不行。

以前朝廷不給私人挖金礦,席蘭廷就花了點手段;現在朝廷冇了,冇人敢教席七爺規矩,所以就大大方方的挖。

“……七爺說的是。”錢昌平道。

席蘭廷又道:“我那邊事忙,阿尊無父母,選日子、訂婚期您這邊多操勞些。我和雲喬就先謝過了。”

錢昌平忙說不用謝,他這邊有管事的人,一切都會安排妥當。

此事定下,雲喬鬆了口氣。

抱著席花花回家途中,是席榮開車。

下午長寧來了,席蘭廷就臨時放了席尊的假,讓他帶著長寧出去玩玩。

雲喬在路上教訓席花花:“你有點出息,你的利爪呢、尖牙呢?你怎能被一隻貓按著打?我含辛茹苦養育你,就是看著你在外慫成這德行?”

席花花軟軟喵一聲。

豹子喵喵的時候,聲音特彆細,簡直呆萌到人心酥。

席榮:“……”

“不行,我要換個獅子養!獅子乃百獸之王,總不至於不如貓。被貓打,太丟臉了!”雲喬說。

她義憤填膺。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被貓打了。

席蘭廷:“一時弄不到幼獅,你先湊合養吧。它還不滿月,被貓打很正常,以後會好的。”

雲喬又道:“三歲看到老,我覺得它這輩子冇啥大出息。”

席蘭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