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92章

-

端陽節一過,燕城正式入梅了。

梅雨天又悶又熱,總是一身薄汗;每天都要下雨,饒是出太陽,也可能是下太陽雨。

處處濕漉漉的,打掃得再精心,也有無法遮掩的黴味。

一年中最糟糕的季節。

雲喬最恨梅雨季,不停跟席蘭廷抱怨:“我們去廣州生活吧。”

“廣州也有這樣多雨悶熱的季節。”席蘭廷道,“時間可能更長。你需要天高氣爽的話,咱們去北方生活。”

“不行,北方冬天太冷了。”雲喬道。

席蘭廷輕輕撫摸她露在外麵柔膩的手臂:“過幾日去。”

“學校還冇放假。”她嘟囔。

席蘭廷:“我半個月後要去北平,給姨媽送嫁。你若是想去的話,我讓醫學會通知學校,提前給你安排期末考。”

雲喬:“……”

這太特權了吧?

“……會不會不太好啊?”她問。

席蘭廷:“我會讓學校通知你們全班,誰想要提早畢業、提早期末考,報備一聲。”

雲喬:“……”

如此一來,看上去要公平不少。

雲喬摟住他脖子:“你琢磨很久了吧?思路都這般完善了。”

席蘭廷在她唇上輕啄:“這一趟,來回少說一個月。長時間離開你,我受不了……”

“受不了”這幾個字,他把尾音拖得很長,聽在耳朵裡格外綺靡,酥酥麻麻的颳著耳膜。

雲喬含住他的唇。

席蘭廷手一揮,大門砰的關上,把院子裡的席尊和席榮嚇一跳。

然而,兩人心領神會,各自躲回房了。

一個小時後去洗澡,雲喬昏昏沉沉的,依偎在他臂彎裡,手腳都軟了,腰簡直要斷。

待洗了澡,席蘭廷端了茶給她喝,她緩過來幾分,開始跟他抱怨:“我不要那樣,我太累了。”

席蘭廷:“習慣就好了。”

“不好。不體麵。”她嘟囔。

“寢臥內還需要什麼體麵?這是最自然的空間,不受製於任何道德。”他咬了下她的耳語。

雲喬:“……”

“一個從小習武的人,怎麼好意思在床上喊累?”他又道。

雲喬捏他的耳朵,又在他下巴上輕輕啃咬了口:“我喜歡看著你,背對著不行……”

喜歡看著他收緊的下頜、微亂的眸子、從額角沁出的薄汗。

喜歡他目光癡迷糾纏著她。

喜歡看他為了她而狂。

“好,以後不那樣了。”他道,“太太說什麼就是什麼。”

雲喬笑起來。

兩人甜蜜相擁著,睡了個午覺。

雲喬下週去上學,故意在教室裡跟薑燕瑾和徐寅傑閒聊,說:“我在申請提前期末考試,因為我要出門一趟。”

“還可以這樣嗎?”徐寅傑問。

雲喬:“試試看。我成績一直很不錯,學校可能會破個例。”

他們交談的時候,雲喬故意放大了聲音,前後左右的人都聽到了。

一上午,全班都知曉了此事。

有人還過來跟雲喬打聽。

“……光你一個人提前考試嗎?”同學問。

“我隻是嘗試著申請,教學秘書還冇答覆我。”她道。

又過了兩日,教學秘書終於有了答覆。

“……醫學係可以提前期末考,想要提前考試的同學報名。提前考試、正常期末考試,隻能選一個。若這次提前考試不及格,就算這學期不及格,計入學檔。”教學秘書道。

同學們議論紛紛。

“報名時間截止這個週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