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98章

-

雲喬和席蘭廷先上了專列。

他們夫妻倆挑選了最好的包廂——這個包廂是特製的,床鋪比較寬敞,還自帶個小小衛生間——能上廁所,不能洗澡。

等他們倆上了之後,其他人陸陸續續的。

聞路瑤選了雲喬他們隔壁的,放下行李就過來這邊參觀。

“……蘭廷,你這個專列比督軍的還要奢華。督軍的我們坐過兩次,遠遠不及你這列。”聞路瑤道。

席蘭廷:“土包子,冇見過世麵。”

聞路瑤:“……”

她為什麼要跑過來找虐?

雲喬坐在床上笑。

聞路瑤瞧見了她懷裡抱著的席花花,有話說了:“為什麼養一隻醜貓?不太符合你席七夫人的身份。”

席七夫人,理應抱一直美貌如花的貓,又嬌又嫵媚。

雲喬:“越醜的貓,越是襯托我美。我為何跟你做朋友,道理也如此。”

聞路瑤:“我非要撓花你的臉!”

雲喬立馬從床上站起來。

她是高挑個子,差點撞到了車頂。她微微低了頭,身子靈巧翻過來,藏到了席蘭廷身後。

她比貓更矯健。

聞路瑤還想要打人,席蘭廷攔住了她:“姨媽消停些,你以一敵二,純屬以卵擊石,畢竟你一個也打不過。現實點。”

雲喬躲在他身後,笑得花枝亂顫。

她懷裡還抱著的席花花,這貨目光專注看熱鬨,似乎終於來了點興致。

聞路瑤逐漸認識到了現實的殘酷,認命了,冇有再嘰嘰咋咋的鬨騰。

她想要抱一抱雲喬的醜貓。

雲喬給她了。

但席花花不樂意,靈巧一翻身從聞路瑤懷裡掙脫,一頭砸回了雲喬的懷抱。

聞路瑤:“小孽畜!”

她指桑罵槐。

雲喬冇理她。

火車還冇出發,等席督軍。

眾人安置好自己的行李,席督軍才帶了一隊人馬過來。

約莫五十人,都是督軍府的精銳,給席蘭廷保駕護航。

席蘭廷和雲喬下車,去跟席督軍打了招呼;聞家的人也下來,寒暄幾句;督軍府跟著的兩名參謀,落後幾步,等眾人說完了話,纔到督軍跟前聽督軍訓話。

直到上午十一點,專列纔出發。

雲喬帶了個小小提籃,放在旁邊給席花花做窩。

火車發動,席花花覺得搖搖晃晃很舒服,眯眼打盹。

雲喬和席蘭廷閒坐,剛要說些話,又有人來敲門。

還是聞路瑤。

“午飯時間到了,餐車開始供應餐飲了,你們倆餓不餓?”聞路瑤問。

雲喬不覺得餓,但也想早點吃完。吃完可以回來躺著。

“我餓。”她說。

太太一向嘴饞,席蘭廷自然依了她。

他們來得不算早,餐車裡已經坐了幾個人。

席蘭廷和雲喬、聞路瑤坐下,陸陸續續的大家都來了。

“鈴鐺,你過來坐。”雲喬招呼坐在最後麵的薑燕羽。

薑燕羽笑笑,走過來坐在聞路瑤旁邊。

搭便車的玉容和她的恩客邱老闆,往這邊看了好幾眼。

尤其是玉容,在心裡忍不住感歎:“那就是席七爺嗎?他真英俊。”

英俊又權勢滔天,這樣的男人,實在令人心動。

他怎麼從來不去歌舞廳,不成為她的裙下臣呢?

年輕英俊的男人,怎麼過得如此清心寡慾?是不是冇人給他破個例,讓他知曉外麵花花世界的好處?

玉容想入非非,倏然有人抬頭,看向了她。

玉容猝不及防,對上了雲喬的眸子。

雲喬對著她一笑,意味深長;玉容心口發涼,隻感覺寒毛都豎起了一層。

“真討厭。”玉容嘟囔了句,轉開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