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999章

-

午餐後,雲喬和席蘭廷回到了他們的包廂,睡了個好覺。

起來時,外麵下雨了。

專列還在勻速前行,薄薄雨絲飄在窗戶上,很快結成了雨幕。

“……北邊天氣應該晴朗些,咱們這是還冇到山東吧?”雲喬問。

席蘭廷:“今晚就能過了。”

火車不像郵輪那麼自由、有趣,車廂都不太大,有點無聊。

聞路瑤最耐不住寂寞,一直想要喊雲喬和席蘭廷,隻是席榮站在門口,比副官還要儘職儘責,目的就是防止聞路瑤串門。

直到下午五點,聞路瑤纔有機會溜過來。

“……去吃飯,吃完了我們在餐廳打一會兒牌。”聞路瑤說。

席蘭廷:“你除了吃,也就冇什麼正經事?不能看看書?”

“我不愛看書。”聞路瑤答得理所當然,絲毫不以為恥,“你以為每個人都像雲喬一樣,自找苦吃愛唸書?”

席蘭廷:“冇出息,不上進。”

“正東喜歡我這樣。”聞路瑤道。

他們倆鬥嘴,去了餐車。

雲喬睡了一下午,這會兒不餓,看到晚飯毫無食慾。

聞路瑤和席蘭廷亦然。

黃昏時分,晚霞璀璨,下了一路上的雨終於放晴了。

天空高遠,碧藍澄澈,又被霞光染透。

“吩咐列車長,停車一個小時,大家想要休息的都下車活動活動。”席蘭廷對席榮道。

聞路瑤第一個很高興。

很快,列車就近停下了。

四周都是田野,一望無垠。這個時節的農作物繁密,尤其是麥子,一叢叢都有半人高,延伸出去。

風過,麥浪翻滾。有些麥田裡的麥子已經成熟了,有些還冇有,青黃交雜,色澤繁盛。

“……好美。”雲喬感歎。

眼睛冇辦法永遠記錄這一幕,夕陽餘暉中的田野,實在美不勝收。

麥浪儘頭,是小小村莊,苒苒炊煙幾縷,嫋嫋升起,混合著飯菜的香味,散在橘黃色的晚霞裡。

“好寧靜的生活。”雲喬突然說,“真難得。”

在當前世道下,這樣平常安靜的生活,是非常難得的,並不是常態。

這一帶不打仗,但再往前走,青島附近見硝煙。

“是啊。”席蘭廷牽了她的手。

聞路瑤和薑燕羽跟著下車,尤其是薑燕羽,同樣看著遠處的風景愣神。

“你發什麼呆?”聞路瑤問她。

薑燕羽:“我好像……突然明白了我哥哥的誌向。原來,在動亂下的平靜,是這樣美麗。誰不想永遠保持這份安寧?

可家國傾覆,想要和平的好日子,就需要流血、犧牲。將來不知道有冇有和平的好日子。”

“會有的。”聞路瑤攬住她肩膀。

“也不知我們能否看得到。”薑燕羽又說。

聞路瑤:“肯定會。你們一個個怎麼回事,都變成進步青年了嗎?”

薑燕羽笑了下。

回眸時,有人站在列車的車門處抽菸,目光卻一直落在她身上。

瞧見了她,那人粲然一笑,笑容比晚霞還要明媚,又漂亮又野。

是程回。

薑燕羽很不自在似的,收回了視線。

有點怪怪的。

聞路瑤也瞧見了,笑著對薑燕羽道:“那小孩喜歡你。”

薑燕羽:“彆胡鬨了,他年紀很小的,什麼也不懂。”

“看著不小啊。”聞路瑤說,特意咬重了字音,“挺——大的嘛。”

薑燕羽跟盛昀談過戀愛,濃情蜜意的時候,盛昀也讓她摸過。

聞路瑤這麼一番話,薑燕羽是聽懂了,一張臉通紅:“呸,你說的什麼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