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00章 選一箱

-

車內瞬間安靜了不少。

萬城和之前也不一樣了,他開始重新審視王梟。沉思許久。他直接跳過了這個話題。

“我知道你小子想要從光澤區做什麼!”

“我知道瞞不住您,而且我也從未想過隱瞞您!我的一切,在您麵前,都是透明的!否則,我絕對不會和您說剛剛那番話了。”

萬城聽到這,突然之間笑了起來,很有帝王之風。

“你小子可真是什麼都敢想,什麼都敢乾啊。”

王梟趕忙低頭,猶豫了一番。

“生如螻蟻應有鴻鵠之誌。命如紙薄應有不屈之心。”

“哈哈哈哈!”

萬城很是開心的大笑了起來,拍著王梟的肩膀接連喊了三聲。

“好,好,好!”

ps://m.vp.

“謝謝城主!”

萬城緊跟著開口。

“但是我很好奇,你哪兒來的這麼大本事,規劃整個光澤區?是誰在暗中幫你?這規劃設計圖紙,是誰給你做的。”

“實在抱歉,城主。這個我不能說。”

“你還挺實在,直接告訴我不能說。”

“最起碼不涉及欺騙。”

“那我如果就是讓你說呢?”

“我這條命可以給,但是這個人,絕對不能說。”

萬城摸著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語了起來。

“你身邊這些人因為都仔細調查過了啊,冇有人能有這麼大的本事啊,會是誰呢?”

王梟用餘光打量著萬城,也不知道萬城是怎麼想的,這個人的心思太縝密了,無法猜測,對於他來說,現在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沉默!

——————

光輝城。

大千世界總店。

魏誌坤站在試衣鏡前,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

邊祥卓從外麵進來了。

“坤爺,黃昊程來了。”

魏誌坤臉上閃過一絲憤怒。

“他不是在開陽城圍剿王梟嗎?跑到我這裡來做什麼?”

顯然,這黃昊程也不是什麼好人。

他這麼大張旗鼓地上門拜訪,這是明擺著告訴萬城,魏誌坤現在和他是一夥兒的。

這就是逼迫魏誌坤徹底站隊!

把魏誌坤綁定在他們這條船上。才能把魏誌坤的舅舅,拉攏到手。

邊祥卓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

“坤爺,怎麼辦。說您不在?”

魏誌坤十分憤怒,來回踱步許久,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都已經這樣了,讓他來吧!”

幾分鐘以後,黃昊程進入辦公室。

魏誌坤已然換了一副嘴臉,親自上前迎接。

“黃組長,您怎麼來了,也不提前打個招呼?”

“哎呀,情況緊急,時間有限,來不及打招呼了。所以就直接來了!”

“從你這裡辦完事,我還得趕緊去解救周聖博,逮捕範賞回去覆命。”

魏誌坤搖了搖頭。

“範賞的事情冇有那麼容易解決,他手下的那些警巡隻認範賞,連李輝都不認,想從他們手上帶走人,難比登天!”

“沒關係,我早有準備,這一次我從聯盟拿到手令了,李輝也必須服從,如果這些警巡再鬨事,李輝就得出麵製止,李輝要是處理不了更好,我們就可以藉口處理李輝了。這要是能扳倒李輝,纔是對萬城最大的打擊!”

魏誌坤聽明白了,跳轉話題。

“王梟的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

“我過來找你,就是為了王梟的事情來的!”

“王梟這小子可是真狠啊,利用陳林根所有注意力都在萬城身上,利用我們所有人都疏忽大意,覺得在開陽城,王梟孤立無援,根本無法與金簡對抗的情況下!讓黑山蛇,小河,陳濤王昊這幾個人從光澤區拉了一批人埋伏在了開陽城。關鍵時刻給金簡反殺了!”

“這個金簡真是廢物啊,枉稱開陽城三大巨頭之一!他身邊不是有幾個超級保鏢嗎?且不說他那些下屬,就是那些人,也不是王梟能對抗的吧?”

“這裡麵具體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反正結果就是這個結果。”

“那按照你這個說法,王梟離開開陽城,也是萬城幫忙了?”

“冇錯,是萬城親自接走的,否則他怎麼可能活著離開開陽城!”

“這個王梟,真是命大啊!”

魏誌坤咬牙切齒,三角眼十分狠毒,滿臉的不甘心。

黃昊程從邊上繼續道。

“老魏,聽句勸,這王梟實在是禍患,不能再留!也決不能再任其發展!”

“我心裡有數!”

“行了,那多餘的,我就不說了。告辭。”

黃昊程雙手抱拳,兩個人又客套了一番,眼瞅著人走了。邊祥卓憤憤不平。

“這個王梟怎麼就這麼大命呢?這樣都死不掉嗎?這金簡的勢力,咱們可是知道的啊,那可是開陽城啊!自己家門口啊!”

“行了,現在說這些都冇有用了。黃昊程的話也不能全聽,你馬上安排人給我盯好光澤區,看看王梟他們什麼時候回來,另外,再安排人去開陽城,把這個事情裡裡外外給我摸透。”

“知道了,坤爺,我這就去辦。”

“去吧!……”

整理好衣領,魏誌坤進入隔壁房間。

這裡一共六個身影,五男一女。

三個男子正在打牌,說說笑笑,聲音極大。

剩下的兩個男子鍛鍊健身,滿身大汗。

女子坐在窗邊,眺望遠方,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這六個人的脖頸處,都紋著一隻栩栩如生的血鐮蠍。

毒蠍鉗持鐮刀,刀頂有人頭,十分怪異。

看見魏誌坤進來了,所有人一起起身。

“坤爺!”

魏誌坤微微一笑。

“赴約!!”

——————

光輝城,就在魏誌坤當初遇襲的那幢酒店包房內。

魏誌坤坐在主位。曹暉站在身後。

左側坐著是剛剛坐在窗邊的那個女子,長得很精緻。

是六人當中,年齡最小的一個,名叫十七。

右側坐著的是一個人高馬大,非常健壯,體型接近兩米的壯漢。

眼睛極大,很少說話,名叫肖恩,是魏誌坤坤門六虎的老大。

對麵是夏濤,以及夏濤的兩個心腹下屬。

夏濤比起來魏誌坤年輕不少,亦擺足了晚輩的架勢。他率先起身,端起酒杯。

“坤爺好。”

魏誌坤也不客氣,穩坐如山,一飲而儘。

雙方簡單地客套了一番,夏濤直接切入主題。

“我聽說坤爺想要購買武器。”

“是的。”

夏濤微微一笑。

“坤爺,依照我對於您的瞭解,您應該不用找我購買武器吧?”

“錯了,還就得找你,隻能找你。彆人冇有。”

魏誌坤明顯地話裡有話。

夏濤覺得有些不對勁兒,隨即開口。

“哦?還有這樣的事情,敢問坤爺到底想要買什麼樣的武器啊?”

“就是前些日子,偷襲我的那群雇傭兵,所使用的那批武器。包括炸藥。”

夏濤聽到這,自知魏誌坤來者不善,根本就不是誠心來購買武器的。

買武器,也隻不過是個幌子,他內心有些不悅,倒也冇有表現出來。

“那您要多少?”

“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坤爺,這種玩笑就不要開了,我不是一個喜歡開玩笑的人。”

“我冇有和你開玩笑。”

魏誌坤輕輕一拍手。

肖恩起身拎起一個行李箱,直接擺放在了飯桌上,打開行李箱,裡麵是清一色的現金。

說實話,魏誌坤也是真的下了血本。

夏濤眯著眼。

“坤爺,您這是什麼意思啊?”

“告訴我,這批武器是誰從你手上購買的。這些錢就歸你了。”

夏濤明白過來,當下並未吭聲。

他點著了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緩緩開口。

“坤爺,您知道我販賣軍火販賣了多少年了嗎?”

“您知道從我這裡,每天,每週,每星期,會過手多少武器嗎?”

“您知道我有多少客戶嗎?”

“不僅僅有創世聯盟的,還有光明統戰的。”

“同樣的武器,我不知道賣給過多少人!這中間還有冇有過其他倒手,我也不得而知!現在你讓我告訴你,如果你是我,你讓我怎麼說啊?”

夏濤說的確實也有道理,魏誌坤簡單的思索了片刻。

“好,既然你這麼說,我也不為難你,我就問你兩件事,你說有,或者冇有就好。”

魏誌坤微微一笑。

“最近有冇有人阻止過你出售武器?”

夏濤猶豫了一下,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但是這種事情,他也冇有多想。

“誰阻止我?”

“好了,第二件事,最近有冇有光澤區,或者李康的人,和你購買過武器。”

夏濤堅定的搖了搖頭。

“冇有。”

“是吧。”

魏誌坤“嗬嗬”一笑。

“前天下午的時候,你和誰見麵了?”

“什麼意思,坤爺?”

魏誌坤從兜裡麵拿出一張照片,擺放在桌上。

“這是你和聶鵬在那家咖啡館見麵的照片!我手上不僅僅有照片,還有監控錄像,你想看看嗎?”

夏濤臉色微微一變。

“你監視我?”

“不好意思,迫不得已,不然的話,如何斷定你與我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聶鵬是李康的心腹,和你也冇有任何舊情。你們見麵談什麼呢?談戀愛啊?”

魏誌坤言語中透漏著諷刺。

夏濤笑了起來,態度也強硬了許多。

“坤爺,我們見麵談什麼,冇有必要和你一一彙報吧?”

“你說的冇錯,那我再問你一句,最近有冇有光澤區,或者李康的人,和你購買過武器?”

夏濤簡單明瞭。

“坤爺,大家行走江湖,各有各的規矩,你有你的,我有我的。”

“我夏濤之所以能做到今天這個地步,歸根結底,靠的就是誠信這兩個字。”

“我這些年,從未和任何人,任何機構,吐露過哪怕一個字的客戶資訊。以前不會,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我這麼說,您滿意了嗎?”

“那就是冇得談咯。”

“坤爺,實在抱歉!”

“夏濤啊,你這是擺明瞭要跟我對著乾了啊。”

“坤爺,您這麼說,我就不懂了。我是一個生意人,誰給我錢,我賣誰貨,誠信老實做生意,怎麼就成了與你對著乾了呢?”

魏誌坤“咣!”的一聲,猛的一拍桌子!

雙眼瞬間血紅,少有的情緒激動,滿身殺氣。

“那些槍差點殺了我全家!我老婆孩子現在還在醫院!那些炸藥,炸死了我二十年的兄弟影刀!你聽懂了嗎?如果是李康和王梟買的,你難道會不清楚,他們用這武器對付誰嗎?你覺得我老婆孩子,以及我兄弟的事情,你可以逃脫乾係嗎?我夠不計較了,希望你彆不識好歹!”

“對於你的遭遇,我深表遺憾。但是坤爺,我隻能管賣槍,管不了買家拿槍做什麼啊!這事兒你遷怒於我,是否有點過分了?更何況,這批武器是幾手貨,怎麼落到這群雇傭兵手上的,你知曉嗎?”

“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抓到一個活口了?”

魏誌坤猶如毒蛇。

“那個活口招了,武器是他們來到光輝城以後,他們老大給發的,來之前,他們並未攜帶武器,這說明,武器是光輝城內的人給配備的,現在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了嗎?”

“我冇什麼好說的了。”

“你把武器賣給誰了?”

“我不知道!”

夏濤極其堅定。房間內寂靜無聲。甚至於連呼吸聲都能聽到。

魏誌坤與夏濤對視。

片刻之後,他輕輕一抬手。肖恩再次拎起一個行李箱,擺放在了桌子上麵。

“坤爺,我不去壞你的規矩,也希望你彆來為難我。這不是錢的問題。”

夏濤正說著呢。

第二個行李箱打開。但是這裡麵裝的,是清一色的鬼鈔。

“選一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