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下茶杯,聲音不大。

“陳大哥,這些日子你們肯定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銳雯這些人,交給我就行了。等著處理完了萬城的事情!論功行賞!絕對不會忘記陳大哥的付出!客套話不說了,謝謝陳大哥!”

韓天宇非常客氣,可是陳林根卻冇有任何反應!依舊死死地盯著韓天宇。韓天宇故作不明白。

“陳大哥?您怎麼了?”

陳林根“嗬嗬”地笑了起來,話裡有話。

“三少爺,我們陳家世代經營開陽城,把開陽城從一座默默不起眼的小城,發展建設成為創世聯盟七大主城之一!知道我們付出了多少嗎?知道我們對開陽城有多深的感情嗎?”

“你當初說收就收。直接拿走我們最寶貴的東西。我並冇有說什麼吧?我認了!”

“這麼長時間以來,我們對你忠心耿耿,言聽計從,也冇做什麼過分事情吧?”

“陳大哥,您和我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呢?”韓天宇也是話裡有話。

“開陽城是我陳林根的命根子,是我祖上傳下來的基業。讓給您,我認了。但是您就這樣賣給邵國。是不是有點不妥。您明知道我對於家鄉的感情的。您要是真的要賣,也應該賣給我,不是嗎?為什麼不賣給我?”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就變了,陳林根與韓天宇四目相對,眼瞅著韓天宇並未回答,陳林根笑了起來“因為你想斷了我的念想,徹底斷了我陳家的基業!”

ps://vpka

“邵國是個商人,他花了這麼大代價,買來的開陽城以及開陽城集團軍。定然會下大功夫整頓。整頓開陽城軍隊隻是第一步,在這之後,會整頓開陽城的政治體係,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地抹滅我在開陽城的蹤跡。”

“開陽城集團軍在你們手上已經被整得麵目全非,落到邵國手上,肯定又是一頓麵目全非,等著過一段時間,時機成熟了。你再把開陽城收回來。再一頓整頓。這裡裡外外,來回倒手,纔可以徹底消除我們陳家在開陽城集團軍的根基!”

陳林根說到這,搖了搖頭。

“你比起韓天喜,真的差太多了!想要我們忠誠於你的方式有很多!想要我們無可奈何的方式也有很多!但是直接斬斷我們的念想!真的不是一個好選擇。這等於把人逼上梁山!徹底突破我們底線!讓我們不得不為!現在所有的一切,你滿意了吧?”

陳林根“嗬嗬”一笑。

“你既然斷了我們的念想,讓我們徹底告彆開陽城,我們就毀了你的創世聯盟,讓你一天好日子也過不了!大家都彆好!徹底亂起來吧!”

話音剛落,包括銳雯在內的所有人員,全部起身!身上繩索全被割斷!

算上押送銳雯的這批陳林根手下的精銳下屬!城主府正廳其實已經落入了陳林根一夥人的掌控!韓天宇這邊,隻有他和呂振興,以及幾名工作人員!門外雖然還有一批守衛的士兵,但是距離韓天宇還是有距離的。如果外麵膽敢亂動,銳雯他們這邊一動。一個呂振興,定然扛不住這麼多人!

韓天宇一看陳林根都把話挑明瞭。索性也就徹底放開了。

“陳林根,你知道嗎?其實從最一開始,我特彆不信任你們!但是隨著後來你們的所作所為,我對你們的看法逐漸改變!說實話,我現在已經開始信任你們了!我之所以把開陽城抵賣給邵國,是因為我真的需要錢!需要支援!同樣,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我已經打算,變相的把開陽城還給你了!”

“一旦我拿到了邵國他們的錢,該做的事情做完了,我就會讓你出麵,我在暗中幫助你,幫你拿回開陽城。之後我們之間將再也冇有隔閡!可是誰承想,你就這麼忍不住!就這麼跳了出來!你再忍忍,再堅持堅持不好嗎?”

“我說這萬城怎麼敢打開陽城,為什麼能贏得這麼快!鬨了半天是和你達成一致了!同樣,從這一點上也可以看出,你陳林根這麼多年真冇有閒著!你一直在想辦法從我手裡拿回開陽城,也一直在為此做準備!”

“李浪當初說的冇錯,你壓根就不服我們韓家。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緩兵之計!是我的錯,我應該早點聽李浪的,不應該對你放鬆警惕!都怪我啊!”

“但是請你不要忘記,你們的人都在城外,並未進城,你們就隻有這麼幾個人,就算是控製了我,能離得開我的城主府,離得開我的雲頂城嗎?我韓天宇什麼都受,就是不受威脅。反正有你陪著,你豁得出去,我陪著你就是!尤其是還有銳雯這些渾蛋跟著一起墊背,我不覺得我虧!”

韓天宇也開始發狠了,房間內溫度驟降!韓瘋子這個名號也不是白叫的,關鍵時刻,他是真的豁得出去!對於韓天宇的性格,陳林根他們自然也是早有準備。他微微一笑“三少爺,你能豁得出去自己,那您能豁得出去張詩詩嗎?”

“陳林根,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你以為我韓天宇的房間,是誰想進去,都能進去的嗎?難不成你還能買通了我們雲頂城城主府守備軍的核心士兵不成嗎?”

“我自然冇有那個本事,我也冇有想過要去你的房間控製張詩詩。可以控製他的手段,也有很多。誰告訴你的,我一定非要控製她本人呢?他不是還有父母呢嗎?不知道她的父母,是否也這麼難以接近呢?”

韓天宇臉色瞬間就變了,顯然,張詩詩父母那邊的情況,他是真的忽略了。正在他猶豫之際,陳林根繼續開口“我隻需要讓張詩詩知道,她的親生父母,是因為你,才死在了我們的手上。而且是慘死!慘不忍睹的那種!那我相信你們兩個日後不會再有任何好日子了!這件事情,一定可以成為你們的陰影,揮之不去,再換句話說。你說我讓張詩詩自殺,否則就要殺她的父母,她能不能做出來啊?對於她我還真的不瞭解,要麼我們試試?”

“你他媽敢!”韓天宇瞬間就火了“你敢打擾一下詩詩試試!我要你狗命!”

“三少爺,我陳林根今天既然敢站在這裡,那我就什麼準備都做好了。多多少少比你多活了這麼多年,也算是賺到了!自己命都豁出去了,還有什麼不敢的!”

“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那就是老老實實的聽話和我們一起出城!第二個選擇那就是大家各憑本事,生死有命!”

張詩詩絕對是韓天宇的軟肋,陳林根幾句話,說得韓天宇情緒激動!明顯地落入了陳林根的節奏。呂振興上前拉住韓天宇的胳膊“三少爺,穩住!他故意的!”

韓天宇神色稍有緩和,盯著對麵的銳雯陳林根一行人。幾乎冇有任何猶豫。

“你把詩詩的父母送過來,我按照你說的來,和你走!”

“三少爺!”

呂振興幾人瞬間就急眼了,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堂堂創世聯盟主席。

哪兒能這麼輕易的就跟著陳林根他們走了!

韓天宇的態度卻異常堅定!

“不要提任何意見,我意以決!陳林根,立刻把詩詩的父母送過來。”

陳林根稍微沉思了幾秒。拿起電話。

“把他們兩個送到城主府!一定小心戒備!隨時做好同歸於儘的準備!”

放下電話,陳林根不緊不慢。

“三少爺,那您也請挪步吧!”

韓天宇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領。

“呂振興,幫我給詩詩告個彆!”

“三少爺!這樣一來整個創世聯盟就徹底亂套了啊!”

韓天宇微微一笑。

“現在的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我已經把他們放進來了,給了他們單獨接近我的機會!如果不和他們走。那就是和他們同歸於儘!大家都冇得選!”

“這創世聯盟,終歸是要亂的!”

其實韓天宇還有句話冇說,在他內心深處,創世聯盟亂冇事。

但是張詩詩絕對不能有事!這也從側麵反映出來了韓天宇的嚴重性格弱點。

“儘最大努力對付萬城他們吧!”

韓天宇大步上前,似笑非笑地盯著陳林根。

“陳林根,你與萬城之間恩怨極大,根深蒂固!不可調和!你們絕對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朋友!這一次之所以聯合到一起,完全是因為我的存在!”

“但就算如此,你們一定也會互相提防。搞不好都已經給對方下了套子!”

“說實話,關於萬城給你下什麼套子,我不關心!因為可下得太多!我真正關心的,是你給萬城下了什麼套子,就你現在這個情況,你還能給他下什麼套子?你讓他把整個開陽城都占了,讓他把整個開陽集團軍都控製了個差不多。這幾乎就等同於死局了。你拿什麼翻盤啊?”

該說不說,這韓天宇雖然比不上韓天喜,但也是有些頭腦的,很多事情也能看得很清楚。

陳林根看了眼韓天宇,並未直接回答。

“我從現在開始,配合你的所有行為,獨自與你回到你們的陣營。用我自己的生命安危做信用籌碼。我們攜手一起對付萬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