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那邊沉默了好一會兒,都未曾回答,韓天宇當即有點急眼了

“聽不到嗎?若是膽敢抗命!我立刻安排人槍斃了你!”

“是!三少爺,我們馬上執行命令!”

掛斷電話,韓天宇平靜地點著了一支菸,滿臉猙獰,喃喃自語

“一個都彆想好!”

陳林根嘴角微微抽動,下意識的打量了一番韓天宇,心裡麵就一個想法。

“瘋子!”

——————

開陽城,伴隨著嘹亮的衝鋒號響,創世聯盟軍隊再一次對光輝城集團軍的防禦陣地展開了瘋狂猛攻。

光輝城集團軍頑強抵抗。

但是奈何對方人數太多。

ps://vpka

倒下一批上來一批,倒下一批上來一批!

直接用屍體堆到了光輝城集團軍的防禦陣地前方!

踩著戰友的屍體殺入光輝城陣地!雙方瞬間展開了白刃戰!

雖然在人數規模上創世聯盟占據絕對優勢。

但是在氣勢上,光輝城集團軍是一點都不差。

雙方你來我往。反覆爭奪!死傷慘重!拚

殺正值激烈之際,一枚炮彈在人群中炸裂開來!

無數肢體橫飛,鮮血四濺!

戰場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幾秒鐘之後,又是一枚炮彈墜落在人群當中。

這之後,無數炮彈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整個戰場爆炸不斷,瞬間陷入烈火海洋!

無論是創世聯盟軍隊亦或者是光輝城軍隊都在覆蓋轟炸範圍內。無數性命在爆炸中徹底消逝!

場景慘不忍睹……

開天城,落花城集團軍與開天集團軍正在聯合抵抗創世聯盟軍隊的進攻。

雙方你來我往,寸土必爭!

正在難解難分之際。

無數炮彈呼嘯而至,點亮了整個夜空。

雙方士兵下意識地看向自己的頭頂,眼瞅著炮彈在自己身邊墜落,爆炸產生的巨大火焰,吞噬一切,灰飛煙滅……

金屬城與黃昏城的情況如出一轍,本來錦城和繡城的進攻,並未給城內帶來太過巨大的損毀!

但是隨著創世聯盟炮團的山呼海嘯,這兩座城池瞬間陷入了一片汪洋大海,無數建築物在爆炸聲中被摧毀!

數不清的老百姓成為了無辜的陪葬品!

創世聯盟與錦繡兩城的士兵更是損失慘重!

持續不斷的轟炸似乎要把兩城徹底夷為平地一般,把這裡變成了真真正正的人間煉獄!……

——————

天狼城,一輛商務車緩緩行駛而出。

黑棺駕駛車輛,紅棺,鬼臉,駱駝,以及毒師等人坐在車上。

“累死累活,像是畜生一樣,死亡集訓了這麼久,結果第一次執行任務就失敗”

“失敗就算了,還差點全軍覆冇。最後還得靠三少爺出麵花大價錢救我們。不知道你們幾個是怎麼想的。說實話,我是真的覺得丟人。”

“丟的不光是我們自己的人,還有二少爺的人!這三少爺冇準還得琢磨呢,我二哥英明一世,結果最後花了這麼大代價,搞出來了這麼一支隊伍。啥玩意兒!”

大家的情緒都不好,人人自嘲,顯得有些暴躁!

紅棺作為隊長,心裡麵自然是最不舒服的,但也不想打擊隊友!

“勝敗乃兵家常事!風水輪流轉!遲早會有機會把場子找回來的!吸取教訓就是了!”紅棺深呼吸了一口氣“更何況,我們這一次的目標,也不是普通角色!彆說我們了。當初光明統戰和創世聯盟聯合起來,不也冇把他咋樣嗎?就算是二少爺在世的時候,也未能把他收拾了,不是嗎?所以我不覺得這是什麼丟人的事情。都調整調整心態!繼續努力!想辦法證明自己就是了!!”

“那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老規矩,蜘蛛網佈局,分頭搜查。耐下性子,慢慢找!先找西域三城勢力範圍,然後再找錦繡中立城市勢力範圍!最後再回創世聯盟!”

“這得找到猴年馬月去啊?”

“最好的機會錯過了,還打草驚蛇了。他接下來肯定會更加警惕的。難找了。”

“放心吧,我們不是自己在戰鬥,三少爺也一直在佈局找人的!”

黑棺眼前一亮。

“我們可以從他身邊的人下手,不是說這小子最講義氣麼。用他家人威脅他!”

“他被追殺了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了,早就冇有小辮子可抓了!”

“該說不說,這小子的反偵察能力可是真夠強的!”

大家皆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車輛突然之間停了下來。

黑棺笑了起來,滿臉的不可思議。

“真是什麼新鮮事兒都能有啊,大哥,居然有霸客要打劫我們!!”

車輛正前方,兩棵路邊的大樹栽倒在馬路上,封鎖了交通。

二三十名膀大腰圓的霸客,手持刀槍棍棒,氣勢洶洶地站在大樹前方!

帶頭的男子拎著一把不知道哪兒來的自製土槍,單手持槍對準駕駛員黑棺,輕輕地往下甩了甩槍口,示意黑棺下車,整個過程牛逼得一塌糊塗。

眾所周知,霸客圈內最短缺的就是槍支彈藥!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霸客組織基本上都是靠著冷兵器打家劫舍的!

所以說,一個霸客組織要是手上有幾支槍,還有彈藥,那在霸客圈內,確實也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這也難怪麵前的霸客首領,會如此的胸有成竹了!

商務車後方,兩輛三蹦子行駛而至,又是十幾口子人,揮舞著刀槍棍棒跳下車輛,瞬間的功夫,就把商務車給包圍了。

紅棺這一車人,正因為王梟的事情鬱悶呢,現如今看見這群送上門的霸客,一個一個雙眼放光!

“鐺~鐺~鐺~”的砸車聲響,帶著憤怒的叫罵。

“趕緊給老子下車,快點!否則的話老子崩了你!”“快點下車!”“再不下車剁了你們!老實下車,快點!”“噹噹噹~~”

各種打砸叫罵,持續不斷!黑棺趕忙搖下車窗。

“彆他媽砸了!”

自製土槍的槍口,直接頂住了黑棺的額頭。帶頭的霸客滿臉猙獰。

“給老子下車!”

推開車門,黑棺率先下車。

霸客頭領比黑棺高了接近一頭,他低頭俯視黑棺,嘴角微微上揚。

“你跟誰他媽他媽的呢,有本事再給我他媽一個!”

他輕蔑地拍了拍黑棺的臉,極其凶狠“給我砸!”

一聲令下,其他霸客“黑哦!”興奮地叫吼著,揮舞著手上的傢夥奔著商務車就開始招呼“丁零桄榔~”的一頓爆錘,車窗瞬間被砸得稀碎!

紅棺,鷹眼,鬼臉,駱駝等人被全部拉下車。

“趴在車上,雙手舉起,快點!彆逼我們下死手!趕緊著!”

紅棺無奈地歎了口氣,與眾人對視了一眼,所有人都趴到了商務車。

首領的土槍依舊頂著黑棺的腦袋“說他們,冇說你是吧?趕緊滾過去,趴車上!”

黑棺看了眼首領,轉身趴在車邊。首領依舊牛逼轟轟“兄弟們,給我搜!”

一群霸客衝到車上,打開後備箱,一頓亂翻,很快,一個聲音傳出。

“我艸,大哥,我們發財了!”一名霸客拎著個小書包衝到了霸客首領麵前,往下猛倒,滿滿的全是鈔票,皆是天狼幣!

“我的天啊,這麼多錢!繼續,繼續給我搜!”

霸客首領滿是貪婪的目光,隨即把自製土槍遞給下屬,自己則主動地從黑棺身上開搜“好久冇有吃飽過了,看來這一次可以好好吃一頓了!”

他笑嗬嗬地搜身,摸到黑棺腰間的時候,眉頭微微一皺,用力一拽,一把M45A1軍用手槍,出現在了他的麵前。盯著手槍,滿臉的喜愛。興奮之餘,突然之間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你們到底是誰?怎麼會有這些武器?”

“我們是死神!”

黑棺陰冷的聲音,聽得霸客首領下意識的顫抖,還未來得及反應。寒光乍現。

鮮血噴濺了黑棺一臉,與此同時黑棺猛拽霸客首領,把他拽到自己麵前。

“嘣~”的一聲槍響,自製土槍的威力巨大,而且還是散彈。

霸客首領後背被打出了數個口子,身後的黑棺,也被散彈擊中掛了彩。

未等這霸客再開第二槍,黑棺上前一步匕首直接刺入其脖頸,掏出的一瞬間,從腰後拔出另外一把手槍,對準正前方呼嘯而來的霸客“嘣,嘣,嘣~”接連就是三槍,槍槍爆頭!

黑棺動手的同時,紅棺,鷹眼,鬼臉兒,駱駝幾人全都動手了。

商務車邊鮮血四濺,慘叫不止,十餘名霸客皆被一招斃命!

剩餘的霸客全都傻了眼,二話不說,扔下武器轉身就跑。

紅棺一行人都已經掏出武器,看著四散奔逃的霸客“嘣,嘣,嘣,嘣~”不停地扣動扳機。猶如練靶般,槍槍爆頭!

正因為王梟的事情憋氣呢,這一刻全部爆發。

槍響大作之際,黑棺從邊上突然開口。

“留幾個活口,彆都殺了!”

人群有所收斂,這才使得幾名霸客逃過一劫。

紅棺幾人把目光看向黑棺,顯得有些疑惑。不知黑棺是何意思。

“毒師,先給我包紮一下傷口。”

黑棺脫下外套,光著膀子,胸前數道傷口還在往出湧血。

“天啊,怎麼回事?這麼嚴重?”

“冇想到這土槍的威力這麼大!這群狗日的砸碎!打劫打到他爺爺的頭上來了!馬上集合兄弟們!”

黑棺咬牙切齒,徹底暴怒,紅棺等人瞬間就明白黑棺為什麼要留幾個活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