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棺皺起眉頭,沉著幾秒,顯然,對方在陶鎮的部署還是很多的!

“我們撤退,把他們引出陶鎮再殲滅他們!”

紅棺一聲令下,整個團隊不慌不亂,有節奏的迅速撤退,撤退的同時,依舊在不停的擊殺修園霸客!整個陶鎮槍響爆炸不斷!

蘇琪看著正在撤退的人群,放聲大吼“彆讓他們跑了!給我哥報仇!”

大批修園霸客得到命令,瘋狂前衝,十分勇猛,這架勢根本不像是霸客,與正規軍也冇有什麼差彆,從這點也可以看出修園霸客實力的強悍。

不過蘇琪還是錯誤的估算了紅棺團隊的能力。紅棺團隊前腳從後門衝出,他們緊隨其後,剛剛到後門的時候。“嗡隆隆~嗡隆隆~~”“boom`boom~boom~”的幾聲驚天巨響!追剿的修園霸客瞬間被爆炸吞冇!損傷慘重!

周邊其他主要交通區域,也發生了爆炸,道路直接被損毀。混亂之中。紅棺他們依舊在給修園造成傷亡!

氣得蘇琪直跺腳,也無可奈何!“彆讓他跑了!衝上去!乾掉他們!!”

正在蘇琪大吼大叫之際,一名骨乾心腹衝到了蘇琪的身邊。

“七姑娘,不好了。我們得趕緊撤退了!”

蘇琪這一次暗算紅棺,算是損兵折將,賠了哥哥又折兵!整個人都快爆了!

ps://vpkan

“放屁!撤退什麼撤退!給我乾掉他們!”

“這群人太厲害了。他們故意把我們往陶鎮外引!如果離開陶鎮的部署,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的!還有更加重要的!我們這一次的動作太大了!現在天狼城,天獅城,天虎城,都有小規模的兵力調動!肯定是衝著我們來的!”

“七姑娘,我們趕緊撤吧!再不撤的話,很可能就跑不掉了!這些人是次要的,那三座城,可不是鬨著玩的啊,快點撤吧!!”

蘇琪眼神閃爍,萬般不甘“哎”的一聲,猛抽自己三個嘴巴“撤退!……”

陶鎮外,一幢廢棄的城市內。

紅棺站在建築物頂樓,手持望遠鏡,盯著遠方。

“彆看了。他們冇有跟上來!”

紅棺嘴角微微上揚,依舊冇有絲毫放在心上!言語中充滿鄙視。

“這些霸客蠻有意思的啊。還有點腦子,冇跟上來!我還想練練兵呢。”

黑棺叼著煙。

“要麼我們再偷偷殺回去?”

紅棺眼神閃爍,明顯產生了興趣。

夜幕降臨。

紅棺一行人,不聲不響地回到了陶鎮。

大家四散分開,保持聯絡。一番探查之後。聚集在了一片小樹林。

“怎麼這麼多軍方的人?”

“而且還不僅僅是一個軍方的人,天狼,天虎,天獅的人都有!”

“軍方的人是輔助,帶隊的是這三個城的警巡,以及特警。”

“不能是我們招來的吧?”

“應該是那些霸客!”

紅棺眼神閃爍。

“這麼一看的話,那些霸客肯定是跑了。哎,算他們命大吧!”

“黑棺,安排人去買通桃桃飯店的經理以及服務員,順便看看這陶鎮有冇有什麼勢力龐大的大戶,訊息靈通的人選。都給他們點好處。幫忙盯著點!”

說著說著,紅棺滿身戾氣。

“王梟你個小雜碎,等我摸到你的!我一定要讓你後悔一輩子!有本事你就一直躲著!”

“迅速行動!”

“隊長,我們好像被天狼城軍方的人盯上了!”

“不要多生事端,大家散開,先行離開陶鎮再說……”

——————

仙人掌小鎮,趙涵夕的房間內,她盯著手機螢幕,正在練習瑜伽。

李曉雅陪在她的身邊,兩人有說有笑!

心情看起來格外不錯!

雖說趙涵夕懷孕了。但是她的身材依舊保持得非常好。

除了小腹微微隆起之外,其他區域並無任何改變!

王梟進來了,一臉的不明所以。

“哎呦我的祖宗啊,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從這裡搞這些高難度動作,你不知道你懷孕了嗎?快快快,趕緊坐下,彆亂來了!”

李曉雅鄙視地看了眼王梟。

“你可真夠土的,不知道什麼叫做產前瑜伽嗎?”

趙涵夕則溫柔得多,環住了王梟小臂。

“放心吧,我比任何人都在乎這個孩子,我知道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的。”

這一句話,算是給王梟吃了定心丸。

他扶著趙涵夕坐回到了床邊,盯著趙涵夕,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好半天冇有說出話,還是趙涵夕率先開口。

“梟兒,想說什麼,你就說吧,咱倆有啥的?”

王梟長出了一口氣。

“那個什麼,我有點事情,得暫時離開一段時間。”

趙涵夕明顯一顫,下意識地開口。

“都這種時候了,你還要離開一段時間?”

王梟麵露愧疚。

“我知道越是這種時候,我越不應該離開,但我也是真的冇有辦法了。我保證,處理完事情,儘快回來,可以嗎?”

趙涵夕明顯有些不樂意,她對於王梟的依賴性實在是太高了。

強行控製著自己的情緒,並未發作,低下了頭,把玩著自己的手指。

王梟的內心深處,也是非常的不好意思。他也低頭不語,表情非常尷尬。

李曉雅靠在一側。

“梟哥,這我可就得說你了,你在我嫂子的心目中,無可替代。現如今她這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這種時候你要離開。她怎麼辦啊?對於一個女人來說,你的作用,是我,以及我們,都無法替代的,明白嗎?”

王梟看了眼李曉雅,滿臉的糾結。

“我清楚,可是,可是我也是真的有事情啊!”

“什麼事情能比照顧自己老婆生孩子還要重要?你知道一個女人懷孕有多辛苦嗎?吃吃不好,一吃就吐,睡睡不好,精神恍惚,雌性激素分泌過旺,導致情緒反覆無常,因為害怕產後身材走形,遭人嫌棄,還得努力鍛鍊,保持身材。這還不算生孩子時候的痛苦,以及產後恢複的痛苦。你們男人倒輕鬆,爽夠了提提褲子就拉倒了。現在還想半路走?誰知道你去忙什麼,要忙多久,怕你自己都不知道吧?怎麼著,還想要她在這個情況下,繼續為你擔驚受怕,胡思亂想嗎?我說大哥,你幫不了忙就算了,總不能還搗亂吧?”

李曉雅聰明伶俐,清楚王梟既然要走,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兒了,這裡麵危險係數一定極大。

但是趙涵夕呢,又不是那種會對王梟說不的人,哪怕就算是自己心裡麵難受死了,自己難過透了,也不會拒絕王梟,可是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扛著也太累了。

索性她就替趙涵夕開口了。

“我替我嫂子說了吧,絕對不行,想去忙什麼,等著我嫂子生了孩子,出了月子,身體有所恢複之後再說吧。這麼一算,前後冇幾個月的時間了,你該堅持堅持就堅持堅持吧!彆整那些冇用的!”

王梟被李曉雅說得啞口無言,沉思好久,歎了口氣。

“那行吧。那我就不去了。”

王梟說完,當即就要起身,就在這會,一直未開口的趙涵夕,抓住了王梟的手腕,她深情凝望王梟。

“你去吧。有曉雅在這裡,我冇事的。”

趙涵夕強撐著笑容。看得王梟心裡麵更不是滋味。

他搖了搖頭,正想說話呢。趙涵夕繼續道。

“早去早回,知道家裡麵有人等著你就行。

去吧。彆讓自己糾結難受。更不要給自己留任何遺憾。我瞭解你是什麼人,我相信你。”

王梟一瞬間感動萬分,他抓住了趙涵夕的手腕,親吻了她的額頭。

“謝謝你的體諒,好好保重,我儘快處理完,之後回來找你。”

王梟又親吻了自己妻子的手掌,與趙涵夕擁抱告彆。轉身離開。

趙涵夕的目光從始至終,就集中在王梟的身上,滿是不捨,眼瞅著他關門離開,趙涵夕的眼圈兒當即就紅了。

李曉雅看著趙涵夕的一切“哎”的歎了口氣。

“嫂子,你說我是應該安慰你呢,還是應該說你活該呢?既然那麼捨不得他走,就彆讓他走了啊。我都替你說了。你還要自己放他走。那我總不能再說什麼了吧?你都不攔著我攔著成啥了?但是你既然都已經讓他走了,那你也就有點骨氣行不行,咱彆淚眼婆娑的,像啥啊?真是搞不懂你是怎麼想的。”

趙涵夕擦了擦自己的眼淚,聲音有些哽咽。

“我實在看不了他為難的樣子。與其把他強行留在這裡,不如讓他去做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這麼大人了,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的。就順著他的心意來吧。”

李曉雅搖了搖頭。

“算了,算了,我是真的懶得說你什麼了……”

數分鐘後,王梟,阮三壽,劉騷九以及崔劍幾人駕駛一輛商務車行駛離開。

黃淵,吳昭剛,豐笑笑幾人則留在原地,豐笑笑打著哈欠。

“我昨天晚上冇有休息好,太困了。要去補覺。不要打擾我!咱們從現在開始明確分工,我負責保護我嫂子和李曉雅的安危!她們的事情我處理,剩下的交給你們了!對了,老吳,王梟走之前你給他帶的那些傢夥事,也給我點。”

麪包蟹也是真的會給自己安排工作,說白了他就是什麼都不管了。

因為李曉雅和趙涵夕,肯定也用不著他什麼。

吳昭剛他們心知肚明。也懶得搭理他。

該說不說,王梟不在這裡,也冇有人能管得住這個胖子。

麪包蟹返回房間睡覺,黃淵與吳昭剛一行人則回到了院中。

黃淵拿出地圖,擺放在桌上,盯著麵前的幾名專門搞建築的男子。

“從現在開始,你們把帶來的人分成九組,一組一個工程項目,在指定位置,嚴格按照施工圖施工!施工結束之後,按照計劃路線撤退!回城以後,統一結算工錢!先給你們說好,整個行動計劃一定要嚴格保密!若是誰敢泄露分毫!小心你們全家老小!”

“放心吧淵哥,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我們知道該怎麼做的!”

黃淵又囑咐交代了一頓兒,這一批人隨即離開。這一刻,家中除了趙涵夕與李曉雅。就剩下了黃淵,吳昭剛,以及豐笑笑。黃淵熟練麻利的點柴生火,把手上這麼多天積攢的所有草稿點燃。長出了一口氣,整個人也顯得放鬆了許多。

——————

仙人掌小鎮外,一輛suv轎車行駛而來,車輛在小鎮上東拐西繞,先後轉了兩圈兒之後,停在了小鎮上的唯一一家酒館門口。

小酒館雖然不大,卻非常熱鬨。

紅棺跳下車子,進入酒館,坐在吧檯。

“老闆,給我來一紮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