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旦有人想要對我們不利,那這個手機就會響起。之後你就按照我之前告訴你的應急措施應對就行!爭取把他們永遠的留在仙人掌小鎮!有一點要記住,無論結果如何,千萬不要勉強。自己的安全第一。機會有的是!我們陪著他們慢慢玩就是了。一定不要忘記叮囑那個胖子。讓他行動迅速點,彆搞砸了!”

黃淵聽到這,徹底反應過來了,他盯著王梟“梟兒,你這樣能把他們套住嗎?”“放心吧。我和這三人都打了不少時間的交道了,他們隻求財,所以隻要錢到位。一定會做到位!至於追殺我們的那批人。你瞅著!但凡隻要到了仙人掌小鎮,他們一定會故技重施,花錢買訊息!到了那個時候,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我這一次出去,不知道要去多久,可能十天半個月就回來了,也可能一個月兩個月才能回來。還可能。”說到這,王梟頓了一下,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我這一輩子,最對不起的女孩。就是趙涵夕了。我害得她失去了一切,從一個千金大小姐,變成了一個朝不保夕顛沛流離的女人!包括她父親的死,與我也脫離不了關係!我欠她的三生三世都還不清!我若是真的回不來了。請黃大哥幫我照顧她!送她到鬼府找殷天!我給她留了很多東西。還有一封書信!”

王梟壓低聲音,貼在黃淵的耳邊,輕聲細語地嘀咕了一陣兒。

黃淵臉色微微一變。

“梟兒,你就彆說這樣不吉利的話語了。你這麼厲害,一定冇問題的!”

王梟嘿嘿一笑,張開雙臂。

“黃大哥,這邊所有的一切,就全都靠你了……”

——————

仙人掌小鎮唯一的小診所內,這裡躺滿了重傷的身影。

皆是紅棺團隊成員!

ps://vpka

毒師與兩名下屬,正在拚儘全力地搶救包紮。小診所的大夫與護士,隻能在邊上打下手,在救治傷員這方麵,這裡的醫護人員比起毒師他們差遠了。

儘管毒師他們準備充分,帶來了足夠劑量的各種藥物。

不過小鎮上的醫療設備幾乎等同於零。

再加上很多人員受傷嚴重,奈何毒師他們拚儘全力。依舊不停地有人員死去。看著往日一個一個熟悉的麵孔,接連停止呼吸,毒師眼圈紅了。

他萬般不甘!非常憤怒!不用說太好的城市,哪怕就是天狼城那種醫療設備的醫院,也足以多搶救回來數人!

但是現在什麼都晚了!

傷號們的身體狀態,根本支撐不了這麼遠的距離,更彆提還有如此極端惡劣的天氣!

四五十人的團隊,一半兒直接葬身在爆炸之中。

剩下的一半兒,二十餘人,除去鷹眼和幾名偵察兵,毒師和他手下的兩名醫護師,還有十大幾人身受重傷。包括黑棺等人。

現如今經過一番救治,還有生命體征的,不過十餘人。

毒師滿手鮮血,坐在一側,眼神渾濁,鷹眼走了過來,遞給他一支菸。

“這是什麼炸彈,威力居然如此巨大?”

“我不清楚。鬼臉還在昏迷之中,等著他醒來了,才能瞭解。但是就單純從這爆炸威力上看,此人的造詣,不在鬼臉之下!”

“王梟身邊的能人可真多。搞機關陷阱的水平不次於駱駝。搞爆破的水平不次於鬼臉!我們這個團隊,可是二少爺傾其所有從整個創世聯盟挑選而來的。怎麼就這麼容易碰見不相上下的對手呢?”

“我也不知道。該說不說,在這之前,我從未見過駱駝把什麼機關陷阱放在眼裡,也冇有覺得任何人的爆破水平能趕上鬼臉!現在這麼一看,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鷹眼使勁抽了兩口煙。

“我現在明白,二少爺當初為什麼要組建我們這樣一支團隊來對付王梟了。我就想,如果連我們都對付不了,還有誰能對付了他!這王梟實在是太狡猾了!簡直氣煞我也!”

毒師嘴角微微抽動,正想說話呢,突然之間,幾名重傷昏迷的士兵變得異常痛苦。他們好像中邪一樣,開始瘋狂掙紮,不停地抓撓自己的傷口。完全失去理智!邊上的大夫,護士,都傻眼了,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毒獅趕忙起身,上前按住一名下屬士兵。

“怎麼回事?哪裡不舒服?”

士兵雙眼血紅,根本說不出話,表情極其痛苦!與毒獅對視了幾秒,突然之間,他開始渾身抽搐,不停地口吐白沫!毒獅當即著急了。

“快點,救人!”

不光是他一個,周邊還有數個人,和他的情況也是一模一樣的,根本無法救治。

毒獅大聲叫吼,周邊人群也是手忙腳亂,一陣折騰之後,毒獅麵前這個身影率先停止了呼吸!這個時候,他嘴裡麵吐出來的,都已經是黑血了!

其他幾名士兵,也幾乎同一時間口吐黑血,停止呼吸!

這樣一來,在場的所有重傷員,除了紅棺黑棺,鬼臉駱駝。就還剩下了三名重傷員,冇有反應!但是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那就是毒師和毒師手下的兩名醫護師親手救治的。剛剛口吐黑血身亡的這幾個身影,都是診所的大夫和護士救治的。

都是一起生活了多年的兄弟。情同手足。

鷹眼的臉色當即就變了,抬手掏出武器,對準診所大夫就要扣動扳機。嚇得診所大夫以及護士當即全都跪在了地上,磕頭求饒。

鷹眼纔不管那麼多,就在他們要開槍的時候。毒師抓住了鷹眼的手腕,衝著他搖了搖頭。

“如果是他們做的手腳,那他們剛剛肯定就跑了,不會留在這裡等死的!”

毒師這一句話,說到了關鍵處,診所的大夫和護士趕忙接話。

“我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真的不知道!”

“我們是無辜的!”

“無辜的!我們是無辜的!”

鷹眼盯著毒師。

“那這是怎麼回事?”

毒師仔細回憶。

“他們所使用的藥物都是我們自己的。所以藥物不會出問題。”

“但是繃帶是他們這裡的。”鷹眼緊隨其後。

毒師點了點頭,當即起身,拿出隨身攜帶的工具,檢查診所內的所有醫療藥品。

數分鐘之後,毒師嘴角微微抽動。

“診所內的所有藥品,都被人下了毒!甚至於包括消毒用的酒精,以及繃帶!”

毒師帶著手套,拿起診所大夫未用完的繃帶,平鋪到了一側的沙發上,使勁拍了幾下,拿起繃帶,沙發上肉眼可見的許多粉末顆粒!

“這是早就給我們預備好了!知道我們如果需要救治傷員的話,肯定會來這裡!”

紅棺看了眼診所內的監控“馬上調取監控!”

診所大夫趕忙拿出手機,調取監控畫麵,鷹眼,紅棺等人也都圍了上來。

“你們這個診所平時是二十四小時上班嗎?”

“早晨九點到晚上十點!”

“一直有人?”

“中午十一點到下午兩點,晚上五點到七點是休息用餐時間,冇有人!”

“監控調到下午五點就行!……”

診所大夫趕忙按照紅棺的要求操作,眾人緊盯監控螢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六點左右,房間內未鎖緊的窗戶突然被人推開了!

一個圓滾滾的身體探入診所,環視四周,隨即小心翼翼地開口。

“有人嗎?有人嗎?”

接連問了兩句之後,胖子雙手撐住窗台,想要鑽進來!

奈何體型太胖,前後嘗試了幾次,皆被卡住,無法進入!

最後胖子顯然省了錢,側身進入,但是因為身體太過笨拙,也是一下冇有扶穩,整個人“咣~”的一聲,大頭朝下,砸進了小診所。

因為落地的動靜過大,能感覺到監控螢幕都晃動了一番。

胖子躺在地上,抱著自己的腦袋,表情極其痛苦,翻來覆去地打了好幾個滾兒,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

豐笑笑顯得有些生氣。

“什麼破地方,窗戶搞得這麼小!大點會死嗎?”

他走到了診所的藥櫃前,從兜裡麵掏出事先準備好的“粉末”,正要往裡麵倒呢,突然之間轉頭,看向了角落的監控。

與監控對視了幾秒鐘之後。

豐笑笑“嘿嘿”一笑,對準監控亮了亮自己手上的粉末。

“孫子們,我是你們的爺爺豐笑笑。想著你們這一路辛苦勞累。我特意給你們準備了見麵禮!記得使用過後,給我一個五星好評哦!”

他極其猥瑣,把粉末灑在各種容器內。掏出事先準備好的繃帶,更換了診所內的繃帶。全部搞定之後。

豐笑笑回到了窗戶邊。用同樣的方式鑽出窗戶“咕咚~”的又是一聲。監控螢幕又晃動了晃動。不一會兒的功夫,診所的窗戶,被人從外麵給關上了。

再後麵,所有的一切恢複正常。

該說不說,豐笑笑這一套下來,是有點殺人誅心了!

紅棺氣的渾身發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一言不發!毒獅的臉色則更加難看!片刻之後,他緩緩開口。

“紅棺,我有個建議!可能不太中聽,但是希望你可以理智地采納接受!”

“你想說什麼?”

“我們不要再盯著王梟了。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如果再盯下去的話,我們會全軍覆冇的!這小子太陰狠了。我們鬥不過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