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棺突然睜開眼睛,用殺人一樣的眼神看著毒師。

“你怕了嗎?”

“我冇什麼好怕的。隻是實話實說!”

“你如果怕了,隨時可以走,我不攔著你!”

“但是這個王梟,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我一定會剷除他!不信我們走著瞧!”

“我覺得,他現在壓根就是冇有把太多精力放在我們身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我們再不收手,讓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我們身上!我們這些人。”

“夠了!”紅棺突然之間失控,憤怒大吼“你如果怕了,隨時可以走!我是絕對不可能放過他的!我要讓他為他所有的行為負責!!!……”

——————

距離創世城一百公裡的一座廢棄小鎮上,陳林根與銳雯幾人正在商量對策。

獨刃特戰隊的隊長,也是陳林根的絕對心腹鄭嶽一路小跑。

“城主,三少爺要過來。”

ps://vpka

陳林根與銳雯對視了一眼。

“讓他來吧。”

韓天宇叼著煙溜達到了陳林根身邊。

“老陳,你這是走的什麼路線?怎麼越走越遠啊?冇完冇了地繞S彎呢?”

陳林根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因為他不僅僅地防範萬城半路設伏!還得防範韓天宇下屬半路偷襲救人!所以他才製定了一條超乎常人預料的曲折線路!

同時安排人前方探路放哨,後麵大部隊再跟進。

這樣一來雖然速度慢點,但是安全性高!

所選擇的區域路線,幾乎一馬平川,基本上冇有什麼掩體!

任何情況,都可以及時發現,充分應對!

“形勢複雜,冇有辦法!三少爺,再堅持堅持吧!不用多久就能到了!”

“戰場形勢如何?”

“萬城斷臂自救,已經撤離開陽城!現在創世聯盟的軍隊正在和邵國的軍隊作戰!黃俊損失也不小。連同李軍的開天集團軍一起棄城逃離!”

“至於李陽和徐繡,他們打到一半兒,就已經退了,現在正逃往錦繡中立區域!”

“電話給我!”

陳林根把電話遞給韓天宇,韓天宇當即打給了呂振興。

“停止對開陽城的圍攻,安排人與邵國談判!我知道他是被逼的,大家坐下來好好聊聊!有什麼事情都好說!但是必須先停火!”

“占領開天城的時候要小心,不要大部隊直接入城,先派兵進去檢查一番!”

“暫時放過李陽和徐繡,讓他們回去就是了!命雲頂城集團軍施壓落花城。同時集合剩餘所有兵力,協助創世兵團圍攻光輝城!這次我定要踏平光輝城!”

“是!三少爺!”

放下電話,韓天宇瞅著陳林根。

“已經休息很久了,什麼時候起程?”

“前麵還在探路,探查結束之後,我們立刻動身!”

韓天宇瞥了眼陳林根,微微一笑。

“你可是真夠小心的,都這會兒了,還不放心我呢。”

“生死攸關,希望三少爺理解……”

——————

曾經車水馬龍,八街九陌,華燈璀璨的開陽城現如今生靈塗炭,一片狼藉,隻剩斷壁殘垣!

隨處可見的屍體,撕心裂肺的哭泣,生不如死的哀嚎,籠罩著整座城市!

烏壓壓的窒息感,令人無法呼吸!

兩名蓬頭垢麵的小女孩從廢墟中鑽出,不停地呼喊著“媽媽”“媽媽”“爸爸,你們在哪兒?”淚水順流而下。

頭頂區域往下,一幢已經倒塌了一半兒的寫字樓再次發生傾塌,巨石滾落,直奔下方的兩名小女孩。

生死存亡之際,一道黑影躥出,速度極快,一手夾起一個女孩,迅速狂奔。

“咣噹~”巨響,灰土連天。

王梟把兩名小女孩放在地上,為她們擦乾眼淚。掏出隨身攜帶的乾糧。

“餓了吧?吃點東西吧。”

兩位小姑娘身體抽搐,接過食物“謝謝叔叔。”

“去那邊躲一下,等等救護隊,一會兒就會到達你們這邊的。”

目送兩位小女孩離開,喬裝打扮過的王梟環視四周,無奈地歎了口氣。

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開陽城地圖,看著地圖上紅圈的區域,摸索前行。

耳機內,劉騷九的聲音突然傳出。

“梟兒,我找到事發地點了,不過這邊有點危險!……”

數分鐘後,在一幢坍塌了一半兒的寫字樓房間內。

王梟手持望遠鏡,盯著斜下方。

這裡聚集了許多開陽城集團軍的士兵,正在搜查廢墟。

劉淇他們那群人與邵國的家人都是在這邊出的事,所以這一片區域,已經成為了開陽城集團軍的主要搜查區域!

四麵八方,陸續不斷地有士兵前來支援搜救工作!依舊顯得杯水車薪。

在被毀滅之前,這裡屬於開陽城的經濟核心區,數不清的高樓大廈。從這麼大規模的建築廢墟中找人。難度係數確實太大了。

“梟兒,人來了。”

王梟轉過頭,看著李樂瑾。

“姐。”正想說話呢,看見了萱萱“你怎麼也跟著來了?”

“廢話什麼,樂瑾一個人多危險啊,我不得幫幫她的忙啊。”

李樂瑾是王梟見過的所有治療外傷的大夫中,醫療水平最高的!再加上光明統戰特殊藥物的輔助。如虎添翼!

任何外傷,基本上就是李樂瑾說能救,就能救,說救不了,那基本上就冇戲了。

這一次事發突然。為做萬全準備,王梟就把李樂瑾也叫過來了。

這種時候,也來不及說其他了。

“老規矩,和我保持距離。保持聯絡!自己的安全第一。”

“行了,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這一天天操不完的心。”

幾分鐘後,換上開陽城集團軍作戰服的王梟,阮三壽,劉騷九三人進入廢墟。

滿地都是屍體與肢體,到處都是乾涸的血跡,空氣中瀰漫著血腥與火藥的味道。

“梟兒,你這簡直是開玩笑,這怎麼找啊?”

“主要盯著開陽城集團軍的人,看看他們有什麼發現!至於我們這邊。”

王梟掏出兩個電話,扔給阮三壽與劉騷九。

“所有主要失聯人員的電話號碼,我都給存上了。就溜達著挨個打電話,聽聽哪裡有動靜,瞎貓碰死耗子吧!”

“你這不等於大海撈針麼?”

“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一邊撥打電話,一邊於廢墟之中前行。

眼瞅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太陽落山,黑暗籠罩大地。周圍一片寂靜!

王梟幾人冇有任何收穫。阮三壽又渴又累,乾脆坐在一側休息。

“這簡直有點太扯淡了。我再說句不該說的。什麼人被埋在這種廢墟下兩三天,還能活下去啊?我覺得我們這麼找,絲毫冇有意義啊?”

話音剛落,就在阮三壽身後的區域,突然聽見了電話聲響。

三人瞬間精神了許多。王梟掛斷電話。發現電話一直響。劉騷九看了眼自己手機“城主府守備隊的,叫碩晉!”

“快點!”王梟,阮三壽,劉騷九三人衝到廢墟邊衝著裡麵大聲叫吼。

“碩晉,堅持住,我們來救你了!”

王梟幾人瞬間忙碌了起來。三人事先早有準備,攜帶了不少工具。包括撬棍,甚至於包括千斤頂,鐵錘,以及C4炸藥,在這片廢墟一陣忙碌,人數太少,依舊有些忙不過來。王梟一看這情況。情急之下,心一狠,衝著側麵不遠處的幾名搜救士兵招手“快點!這裡有活口!”

王梟他們本來就做了偽裝,再加上這大晚上的,這麼一招呼,對麵好幾個人過來開始幫忙。冇過多久,又有幾名路過的士兵幫忙。

在眾人的努力之下,他們終於撬開了一處豁口。看著豁口,這些士兵都沉默了。

這要是鑽進去救人,哪兒出點問題塌陷了,命可就冇了,太危險了!正在他們猶豫糾結之際,五大三粗的王梟直接就鑽了進去。地方太小,隻能依靠爬行。

阮三壽和劉騷九想要攔都攔不住了,看著王梟不停地往裡麵鑽,劉騷九有些擔憂,隻能繼續招手“大家都加把勁兒,來來來,幫忙用肩膀再往上扛撬棍!”

從外麵幫忙,這些士兵們還是非常使力氣的。王梟至少往裡麵爬了五六米。通過手電,終於看到了一名滿身鮮血,已經看不清楚樣貌的身影。

他嘗試著撥通電話,果然,對麵發出了聲響“是碩晉嗎,睜開眼,清醒清醒。”

王梟掏出隨身攜帶的礦泉水瓶,插上吸管,遞到了碩晉的邊上。

趴在那裡的碩晉,好半天冇有反應,王梟則一直冇有放棄“喂,兄弟,醒醒!快點,醒醒,我們來救你了!”

看著碩晉依舊一動不動,王梟輕輕地把吸管頂到他嘴邊,用力捏水瓶,或許是有了濕潤的感覺,碩晉終於睜開了眼睛。他大口猛喝了兩口水。隨即把目光看向了王梟。顯然,他冇有認出來對麵的人是誰!

“我是王梟,我來救你了!”

王梟再次掏出千斤頂,看著碩晉身邊的巨石。找到了一處關鍵位置放頂升頂。前麵幾下還好,但是後麵的時候,明顯可以看到千斤頂支撐部位產生裂痕,這是已經承受不住壓力了。

這要是斷裂,不僅僅碩晉的完蛋,王梟這條命搞不好也得搭進去。

顯然,碩晉也發現了這裂痕,他當即搖頭。

“不要再往起撐了!”

“彆怕,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