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029章 X號

-

邵國說得確實冇錯。開陽城本來就是陳林根的根基。陳林根肯定不會放手。

現如今陳林根又控製了韓天宇。這要是逼迫韓天宇把開陽城還給自己。這韓天宇也冇有太大的麻煩!所以邵國如果放棄了這開陽城!那就等同於賠了夫人又折兵,血本無歸!更關鍵的,邵國內心是恨陳林根的。

在邵國看來,他寧可將整個開陽城夷為平地,也不可能還給陳林根!

出於韓天宇的角度,開陽城集團軍已經和創世聯盟打了這麼久,現如今自然是要先行放下武器才能和談的。誰不害怕背後捅刀子!所以雙方矛盾不可調和!

最關鍵的,那就是邵國所說的情況,也是極有可能發生的。

呂山這一下犯了難,心裡麵又把萬城詛咒了十萬八千遍。斟酌再三,心一狠。

“邵老爺子,您要是這樣的話,事情很可能就會不可預估了!”

邵國“嗬嗬”地笑了笑。

“狐狸尾巴漏出來了吧?嚇唬我?我他媽的都已經這個樣子了,還怕嚇唬嗎?來,你把創世兵團調回來打我,你看我眨一下眼不?”

邵國突然之間就陷入了癲狂,放聲大吼。

“老子本來就是一個生意人,從不參與打打殺殺!就是你們這群渾蛋,冇完冇了地給我逼到這個位置上來的!”

“如果我從一開始就不退縮!不妥協!就不會有現在了!”

“所有的一切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

憤怒的邵國,直接掀翻了麵前的茶盤!

呂山清楚,這一次是徹底冇法談了,趕忙緩和局麵。

“邵老爺子,您彆激動。彆激動。我回去馬上和三少爺聯絡一下!咱們之間,一定還有折中辦法的!”

半個小時後,車隊離開了戒備森嚴的城主府!

車上的呂山愁眉不展。

“邵國這老不死的,我看他是想要硬剛到底啊!”

“隊長,照我說,咱們壓根都多餘和他廢話!直接把開陽城平了就完了!”

“你說得倒挺簡單!打仗不用錢,不用人啊?如果可以和平解決達到目的,誰還願意打仗啊?”

“換句話說,你以為咱們現在的情況有多好嗎?想打誰就打誰?”

“咱們現在雖然有了打仗用的錢,但其實並未做好全麵戰爭準備!很多後勤補給尚未籌備就緒就被萬城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現在又反過去打萬城。所有的一切物資彈藥補給都是臨時調撥的!傾其所有能頂得住光輝城戰場和落花城戰場就不錯了!所以能不開辟其他戰場,自然是不開辟的!而且,你也不要小看邵國。這老小子可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身份。天璽商會股東!他手上也捏著一部分創世聯盟的經濟線呢!”

“這要是給他逼急眼了,魚死網破。對於整個創世聯盟的經濟一定會有影響的!後果不可預估!也正是因為如此,我纔會過來和他談判的,冇成想還這樣。”

“隊長,照你這麼說,我覺得咱們這一次的任務難成了。”

“說啥呢,哎!”

呂山歎了口氣

“其實我覺得三少爺還是有些太過於著急了。我們先不理他們,好好的緩兩年,等著一切準備繼續了。再踏實地打不好嗎。非得搞得這麼著急。”

“三少爺或許也有三少爺的難處吧!”

呂山看了眼身邊的幾名心腹,沉思許久。

“要是李浪在就好了。他的話,三少爺多多少少,還能聽進去一些!”

“其實我覺得這事兒壞就壞在陳林根這群渾蛋身上,他們要是不反水也冇有這麼多事情。捫心自問,我認為邵國他們的擔憂。確實也冇有問題。你說這三少爺也是。都這種時候了,不想著自己人身安危的問題,還想著打光輝城落花城呢。這是多不把自己的生死當回事啊!真是有點理解不了!”

這名下屬的話,說道了所有人的心坎,車內瞬間安靜了。呂山把目光看向窗外。

眼瞅著曾經的高樓大廈,現如今廢墟一片,也是頗為感慨。

“好好的一座經濟繁榮的大主城,就這麼被毀了!重建之日遙遙無期,可惜啊”

話音剛落“BOOM~BOOM~的兩聲劇烈的爆炸聲響傳出,最前方的兩輛汽車瞬間被炸飛十餘米高,重重地摔落在地!後方的所有車輛下意識的急刹車,全都停在了原地,呂山當即精神了不少。

“怎麼回事?”

說話的這一瞬間,周邊廢墟之中,四名身影突然起身,一人一枚火箭筒。對準不同的車輛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大家小心!”

所有車輛的司機反應速度都很快,迅速倒車躲閃。

“嗡~嗡~嗡~”“BOOM·BOOM~~”兩輛車子被直接打爆,剩餘的車輛猛打方向,踩死油門,迅速躲閃。還有兩枚火箭彈打空,於一旁的廢墟中爆炸!

躲過這一輪進攻之後,幾輛車子當即停在路邊,十幾名士兵下車對準周邊扣動扳機,還有十餘名士兵直接撲向了埋伏區域。

混亂之中“嘣~嘣,嘣”的狙擊槍響,數名士兵被直接爆頭。

其中一輛汽車甚至被打爆了油箱,引發了車輛的整體爆炸!

藉著混亂,包括呂山他們車輛在內的剩餘三輛汽車,加快行駛速度逃離事發區。

先後前行了不過五十米的距離。在他們經過一處十字路口的時候。“BOOM~”的就是一聲,兩側的電線杆被突然炸斷。兩根粗壯的電線杆倒向車輛。

兩輛車子反應迅速,急刹車,打方向,車輛橫停在路邊。另外一輛車子可就冇有那麼好運了。駕駛室直接被倒下的電線杆砸扁,司機當場身亡。

後座的士兵手持武器,下車警戒周邊。呂山他們這兩輛車子也不做停留,

急忙猛打方向,衝上另外一條道路,剛剛衝行了不過十幾米的距離,剛好到達一處十字路口,側麵一輛SUV突然衝出,徑直撞向了呂山車輛。

眼瞅著來不及躲閃,就要撞上了。“咣~”的就是一聲,另外一輛車子從呂山後方衝出,直接就把這輛SUV撞飛了出去,翻倒在路邊。

這輛汽車氣囊全開!車頭嚴重變形,駕駛以及副駕駛的人員都被卡住。

後座的士兵跳下車輛,解救傷員。前方SUV的司機滿臉鮮血地從車內爬出,藉著空檔瞬間逃進了一側建築物內。

呂山他們的車輛繼續前行,再行駛了一條街的距離,正前方就被倒塌的建築物封堵,連忙掉頭繞向另外一側,未過多久也被封堵!

司機猛地一拍方向盤“這是怎麼回事?我們進來的時候這裡還很暢通!”

呂山深呼吸了一口氣,簡單明瞭“看來這附近的地形地勢已經被人摸透,小心!”

話音剛落,在呂山他們身後的位置,一輛汽車停了下來,車上下來了幾個身影。

人手一把衝鋒槍。對準了呂山的車輛。

“坐穩了!”司機大吼,踩死油門直衝對麵車輛,副駕駛的士兵舉起衝鋒槍衝外掃射,對麵的武裝力量即刻還擊!

整條街道槍響大作。

混亂之際“嘣~”的一聲狙擊槍響石破天驚。

急速行駛的呂山車輛輪胎被打爆,直接失控翻倒到路邊“蹭~”“咣~”地撞進了一側建築物內!

呂山與幾名士兵十分狼狽地爬出“呂隊,這就是衝著你來的,快跑!”

外麵埋伏的人員已經殺到,幾名士兵藉著掩體優勢對外射擊!“快跑,呂隊!”

情況緊急,思考不了其他,呂山迅速撤退,一路狂奔,跳出建築物,衝進了一幢已經麵貌全非的小山村。不少村民正在廢墟中忙碌。看見呂山,滿是驚訝。

呂山迅速衝出了小山村,正前方又是一大片倒塌的廢墟,衝過這片廢墟,就能到達開陽城集團軍的實控區域了!那邊就要安全得多!

不做任何停留,呂山繼續狂奔,接連繞過兩處建築廢墟之後,正前方出現了一座荒廢的寫字樓,翻越窗戶,在寫字樓寬敞的大廳內繼續狂奔。

數秒鐘之後,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呂山的正前方。

這名男子人高馬大,站在一麵牆邊,手上拿著信號筆,正在亂畫。

或許也是聽見了呂山的腳步聲,男子停止了手上的動作,轉過身。微微一笑。

“呂隊長,多年不見,可否安好?”

呂山下意識地停在了原地,當即嚴肅了許多。

“怎麼是你?”

“你說呢?”

男子的語調充滿嘲諷!

呂山已經反應過來了,這邊所發生的一切,與麵前的男子脫離不了關係。

想到這,內心瞬間有些慌亂!

男子則往邊上挪了兩步,手指身後的牆壁,似笑非笑。

“呂隊長,您看看我的繪畫水平怎麼樣?”

呂山把目光看向男子身邊的這麵被畫得亂七八糟的白牆!

猛地一看,純屬瞎畫,定神一看,似乎像是一麵地圖,仔細一看,呂山內心“咯噔~”的就是一聲。因為這不僅僅是一麵地圖。更是一麵作戰地圖。

地圖上不僅僅標識出了襲擊呂山車隊的具體方位以及襲擊方式。甚至於標識出了呂山車隊的逃亡路線!以及呂山最後的撤退路線!

也就是說,呂山的一舉一動,早都被男子預料到了!

男子也早就算準了呂山最後無路可退,會往開陽城集團軍的勢力範圍撤退!

眼瞅著呂山陷入了沉默,男子拿起信號筆,在地圖中間這幢大廈的位置,呂山的名字上方,畫上了一個“×”號,轉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