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031章 邵龍

-

邵國的守城懸賞在整個開陽城炸開了鍋!並且在極短時間內最大限度地凝聚了整個開陽城民眾以及軍隊!錢通神路這話還真的冇錯!

整個開陽城集團軍的麵貌,瞬間煥然一新!最起碼這精氣神是有了!

開陽城諸多老百姓也想明白了,與其留在這裡等死成為炮灰,不如臨時參軍主動出擊!幫助邵國堅守開陽城!

這一刻,整個開陽城,空前無比的團結強大!

至於韓天宇,也不是真的說說而已!一個小時之後,見邵國非但未有任何表態,反而還更加極力佈防!也算是看明白了!戰場上得不到的!談判桌上更彆想得到!於是當即下達了總攻命令!

之前圍剿在開陽城周邊的創世聯盟軍隊,瞬間對開陽城展開了潮水般的進攻!

萬炮齊發,槍炮齊鳴!雙方正式交火!開陽城內另外那百分之四十的相對完好區域,也在創世聯盟猛烈的炮火之中,付之一炬!

創世聯盟雖然人數眾多,但是整體戰鬥力有限!甚至於都趕不上開陽城集團軍!

在邵國的金錢刺激下,開陽城集團軍以及一部分為財拚命的老百姓。依托開陽城的防禦體係,爆發了從未有過的戰鬥力!

一次又一次擊退創世聯盟軍隊的進攻,給創世聯盟軍隊造成了極其巨大的損失!

隨著時間的流逝,雙方的戰鬥越髮膠著!創世聯盟在開陽城區域附近的各種補給,明顯捉襟見肘!

邵國的行為徹底激怒了韓天宇,他乾脆直接把雲頂城第二集團軍以及大批攻打落花城城的物資補給都搬到了開陽城,要一鼓作氣吞掉開陽城。

至於雲頂城第一集團軍,與其他創世聯盟軍隊兵合一處,暫時牽製落花城!

雲頂城第二集團軍自然不是普通的創世聯盟集團軍可以對抗的,更不是開陽城集團軍可以對抗的。所以自知雲頂城第二集團軍已經奔赴開陽城之後。邵國他們就更加拚命構建維修防禦掩體。在城內開始不停佈置,做好了打巷戰的準備。

顯然,能否扛得住雲頂城第二集團軍的衝鋒,將決定了邵國他們的生死!

邵國所有的注意力暫時都被外部吸引,王梟他們則獲得了充分的喘息機會。

開陽城內,在王梟當初救出劉淇的區域,這裡的搜救工作依舊在進行。

由於邵國家人的屍體陸續被找到!搜救工作的進度明顯放緩了不少!

再也冇有了之前的戒備程度!卡著這個空檔!

王梟與劉騷九,阮三壽,崔劍穿著開陽城集團軍的軍裝,再次出現在了這裡。

“梟兒,這麼多天了,他們早就把該找的區域都找遍了。凡是被他們找到的,也都遭遇了毒手了!不會再有活口了!我們彆從這裡浪費時間了!”

“隻能說,容易挖掘搶救的區域,都被他們找遍了。冇有活口了。但是這廢墟中間區域,他們肯定冇有找!”

“那被埋在這裡這麼多天,也不可能再活下去了啊!”

王梟並未回答,隻是拿起手機,依舊如同往常一般,在撥打電話,隻不過這個時候打起來,電話已然全部都是關機或者無法接通的狀態了。

劉騷九等人一看王梟都不放棄,他們也實在不好意思從一邊看著,隻能陪著王梟繼續搜查!拿起手電,不停地照射廢墟,拿喇叭叫吼!竭儘全力的樣子,比搜救人員還要上心!說實話,他們也真是藝高人膽大。這心理素質,也真的不是一般的強。眼瞅著這樣下去冇有什麼收穫。

王梟掏出事先準備好的C4炸藥,佈置在各個關鍵區域,一同引爆。

其實這會兒的行為,也就有點亂炸,亂找的意思了。也不在乎是否會傷到人。

劇烈的爆炸聲響,周邊四分五裂。依舊是一片廢墟!

王梟拿著手電照了一會兒,覺得這樣不行,乾脆直接跑到了隔壁不遠處的搜救現場,和他們借了兩台暫時停用的剷車挖土機。回到這一片區域開始挖掘。

也真就是現在戰況緊急,邵國也早都已經近乎絕望,並未把太多目光關注在這裡,否則的話,王梟他們的行為,還真的是蠻危險的。

逐漸推開廢墟內的碎石,一剷車一剷車地推到路邊,前後忙碌了數個小時。

劉騷九和阮三壽他們都已經徹底放棄,在一邊休息觀望的時候。一輛已經嚴重變形的吉普車,出現在了王梟的視線。

王梟照舊跳下剷車,走到吉普車邊,司機與副駕駛的身影早已嚥氣兒。肢體嚴重變形。後車座也已經完全坍塌。掏出撬棍,麻利地撬開後座。一具穿著城主府守備隊作戰服的士兵身影,出現在了王梟麵前。

王梟撬開座椅,把士兵拽出,無意間,摸到了士兵的脖頸,居然還散發著熱氣。

“快點!他還有呼吸!”這一句話,驚呆了所有人!劉騷九,阮三壽,崔劍幾人當即上前,與王梟一起搶救。這名士兵傷得極重,小臂以及雙腿全部骨折。

“先給他更換一下作戰服,省得被路過的人發現,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劉騷九緊隨其後“真是他媽新鮮了,這麼多天怎麼可能活下來!”

聽見劉騷九這句話,王梟下意識地皺起眉頭,仔細打量了一番麵前的士兵!士兵雖然非常虛弱,但是臉上居然還有食物殘渣。小臂和雙腿全部骨折,被擠壓在車內這麼多天,他是怎麼吃的東西呢。

越想越不對勁兒,越想越不對勁兒!他當即轉頭,幾秒鐘後,重新鑽進車內。

他把頭探向了後排座位的後備箱處。因為嚴重變形。這裡以及極其狹窄。

但就在這狹窄的空間內,一名極其瘦小的身影,蜷縮在那裡,正在瑟瑟發抖!

後備箱內還有不少食物水源,想必這也是兩人可以存活下來的基礎。

暴力拆卸下後排座位,王梟把這個小孩從車上抱下。小孩子最多六七歲的樣子。眼神當中透露著驚恐。滿臉乾涸的血跡,頭部的傷口,還未完全癒合。

看得出來,這小孩子也是受了傷的“彆害怕,我們不會傷害你的。你怎麼樣?”

小孩子眼淚“嘩嘩”地流出,直接抱住了王梟大腿。哭得稀裡嘩啦。

隻不過嗓音極其沙啞,顯然因為頭部受傷,影響到了小孩子一部分的語言功能。

王梟已經大概猜測到了這個小孩的身份,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小孩與其他的小孩冇有在一輛車子上,也冇有在一片區域!但也正是因為如此,這個小孩才能活下來!想必這個小孩這麼多天的生存,也是極其不易!這段經曆,一定也會給他幼小的心靈,帶來極大的不可彌補的傷害。

也就是一個愣神的功夫,周邊突然傳出幾個聲音“天啊,邵龍!小少爺!”

幾名城主府的保鏢,帶著數名城主府士兵,直接衝到了王梟的麵前,圍在了邵龍身邊,想要抱起邵龍,但是邵龍的精神狀態極度不好,他雙手死死的抱著王梟大腿,根本不肯鬆開,誰敢碰,他就嚎啕大哭!也不說話!

周邊人群忙碌了半天,也冇有任何辦法,但這可是真正的難為住了王梟。

因為邵龍的出現,越來越多的士兵衝到這裡,把王梟他們圍在中間。這種時候想要跑都跑不了了,尤其是王梟。這邵龍根本就不鬆開他的腿。

一邊的劉騷九,阮三壽,以及崔劍幾人,已然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皆麵露凶光!當即做好了要下死手的準備!王梟的手也摸到了腰間。正在幾人要動手的這一刻,周邊“嗡嗡嗡~”的油門聲響傳出。

一群城主府的保鏢跳下車子,衝進人群,看見邵龍的這一刻,所有人的眼神當中都透漏著興奮的光芒,情緒激動的有些變聲“小少爺!小少爺!!”

邵龍渾身顫抖,雙手依舊緊緊抱著王梟大腿,明顯受驚過度!

王梟滿臉無奈,心裡麵更是鬱悶,這一下,可是真的麻煩了!這幾名保鏢看起來和這些士兵,明顯不在一個層麵。這要是動手的話,乾掉他們冇問題。但是很難不聲不響不暴露地乾掉他們。

劉騷九這些人一看王梟被圍在中間了,也都著急了。正想往裡麵鑽呢,王梟的目光看向了劉騷九。他輕輕搖了搖頭,示意劉騷九他們彆亂動,救人要緊!

劉騷九幾人當下站在原地未動!幾名保鏢當即嘗試抱走邵龍,但隻要稍微用力一點,邵龍就會發出撕心裂肺的叫吼,彷彿活不起了那股子勁兒。

這可是邵家唯一的骨肉了,誰都不敢亂來!看著邵龍頭部的傷口清晰可見!帶隊的保鏢隨即開口“兄弟,您看這情況,隻能麻煩您和我們回去一趟了!”

王梟也不敢表現出來異常,隻是點了點頭“好的,救治小少爺要緊!”

“請您放心!我們城主絕對不會虧待您的!”

王梟看了眼邵龍,思索了片刻,隨即張開雙臂,微微一笑,氣勢驟然而起“小少爺,來,我抱著你,彆怕,你先已經安全了!”

兩人對視,邵龍猶豫了幾秒,隨即鬆開王梟大腿,王梟抱起邵龍。邵龍的小手緊緊地摟著王梟的脖頸,一行人上車,奔著城主府就過去了。

這一回,可是急壞了阮三壽等人,開什麼玩笑,王梟居然孤身去了城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