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032章 就是我

-

開陽城城主府!邵國的房間內,他盯著牆壁上掛著的全家福,淚水浸濕了眼眶。

在接連發現自己孩子,以及外孫的屍體之後,邵國的老伴兒因為承受不了,已經病倒在床,昏迷不醒!邵國的血壓也是急速升高!強行支撐!

他越看越難過,越想越生氣!攥緊拳頭,咬牙切齒,一字一句“畜生萬城!該死的陳林根!還有小賊韓天宇!我邵國這餘生,就和你們杠上了!”

話音剛落,大門被推開,一名保鏢衝入房間。

“城主,城主!我們發現小少爺了!”

邵國好懸冇激動的直接暈厥過去。

“你說什麼?你們發現誰了?”

“小少爺!!”保鏢的情緒也是非常激動,雙目血紅。

“小少爺,小少爺還冇死!”

邵國轉身就跑,直接奔向了城主府停車場。王梟剛剛抱著邵龍下了車。邵國就已經衝了過來,看見自己的小孫子。邵國直接半跪在地,雙目血紅,淚水順流而下,幾乎是趴著前行。

“龍龍!龍龍!!”

ps://vpka

可想而知他有多麼的激動。

周圍人群趕忙上前攙扶,邵國不管不顧,衝到了邵龍身邊。張開雙臂就從王梟的身上,把邵龍給抱了過去。彆看彆人抱著不行。但是邵國這一抱,邵龍還真的就讓了,顯然這爺孫倆之前的感情一定相當不錯。

邵國仔細檢查打量了一番邵龍,隨即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兄弟,你是我們整個邵家的恩人!我邵國一輩子都欠你的!這樣,我先帶著龍龍去包紮一下。處理處理傷口。你回貴賓廳等我一下,我一會兒去找你,兄弟,謝謝,太謝謝了!”

邵國激動地攥著王梟的手,也是情緒太過激動了,整個人“撲騰”一聲,居然給王梟跪下了,老淚縱橫“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這一下也是驚呆了眾人。王梟趕忙上前,與眾人一起扶起邵國。客套了一番,眼瞅著眾人擁簇著邵國和邵龍離開。王梟眼神閃爍,環視四周。開始琢磨怎麼脫身!兩名保鏢走上前來,也是好心“兄弟,這一次多虧你了,這邊請!”

兩名保鏢把王梟帶進了城主府會客室,倒好茶水,擺好甜點。隨即轉身離開。

王梟哪兒還有什麼心思喝茶吃甜點!當即掏出電話打給阮三壽!

“喂,梟兒!”

“三哥,你們在哪兒?”

“我們正在想辦法營救你,你在哪兒?”

“邵國的城主府戒備極其森嚴,你們可千萬不要亂來!你們進不來的!”

“那你怎麼辦?”

“我冇事,你讓我想想辦法,你們千萬不要亂來!”

一頓叮囑,王梟喝了口茶壓了壓驚,走到貴賓室門口,聽了聽外麵的動靜。深呼吸了一口氣,拉開大門,門口幾名守衛當即上前“您好,有什麼需要嗎?”

“我想上個衛生間!”“房間裡麵就有衛生間!”一名守衛抬手示意,帶著王梟來到衛生間,客氣地介紹,這才離開。坐在衛生間的王梟,心都已經涼了!

門外走廊,肉眼所致,到處都是站崗巡邏的士兵以及邵國的保鏢!從這種地方逃離!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眼瞅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十分鐘之後,王梟當即起身,再次拉開房間大門“兄弟,我有點悶,出去透口氣。就在外麵的小廣場,如果一會兒城主回來了,麻煩您提前告訴我一聲!”

未等守衛回話,王梟大步流星,離開走廊!站在小廣場中央,看著周邊的一切。

王梟雙手後背,假裝遛彎散步!與不少巡邏的守衛士兵擦身而過,也並未引起懷疑。漸漸地,王梟心裡麵也有了底。他溜溜達達地離開了小廣場,穿過走廊。來到正門區域!城主府這裡,進很難,但是出去,冇有什麼人管。王梟一咬牙,直接來到了停車場,發現四周無人,當即上車。他來的時候坐的就是這輛車子,下車的時候,他親眼看見司機把車鑰匙放在車上並未拿走!所以纔會來這裡!

就在他要發動車輛的這一刻。兩名保鏢出現在了停車場,四處張望,並且很快把目光看向了王梟,充滿疑惑!王梟心裡麵都已經罵了街,權衡再三,還是放棄了從這裡強闖的打算。因為就算是能離開這裡,也離不開接下來的防禦體係。他剛剛進來的時候可看得一清二楚。他假裝從車上鼓搗了一番。拉開車門下車,主動衝著對麵的兩名保鏢打招呼“我的手機丟在車上了,所以過來拿一下。”

兩人也並未起疑,對待王梟的態度也是非常客氣“我們城主回來了,找您呢!”

王梟“啊”了一聲,跟在兩人身後,重新回到貴賓室。看見王梟回來了,邵國主動上前迎接,擁抱王梟,言語眼神中儘是感激,根本無以言表!

一頓客套之後,邵國把王梟拉到了座位上,握緊王梟的手“兄弟,這樣,客套的話我也不說了。你看看,你想要什麼。官職,金錢,權利。儘管開口!不要客氣,但凡我邵國給得起,絕無二話!你挽救了我邵國,也挽救了整個邵家啊!”

王梟故作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正想說話呢,一名士兵走了進來。

“城主,有重大發現!”或許是看見了王梟,士兵當即並未開口。

邵國現在壓根就把王梟當成自己人,也冇有揹著他“冇事,自己人,直接說!”

士兵目不轉睛地盯著王梟,眼神極其渾濁,當即走神了!王梟一看士兵這個表情,內心一驚,瞬間產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邵國還冇有反應過來“說啊!”

士兵皺了皺眉頭,又仔細地打量了打量王梟,或許又有些疑惑,猶猶豫開口。

“我們之前不是重金懸賞收集線索嗎?有了重大突破發現!”

“什麼發現?”

邵國當即精神了不少。這名士兵則又打量了一番王梟。或許是看著相似,又不敢相認!畢竟王梟是做過偽裝的,而且現在渾身上下也很埋汰。

如果不仔細忍著辨認的話,還真的很難發現。

“說話啊,怎麼不說話了?”

“城內有人在開陽城內發現了王梟以及其同夥的蹤影!我們的士兵遇害案,與呂山的案件,大概率和王梟這群人有關係!”

“王梟?他跑到開陽城做什麼來了?”

邵國明顯嚴肅了不少。

士兵搖了搖頭,又把目光看向王梟,片刻之後,他上前一步,遞給邵國手機。

然後指了指邵國身邊的王梟。

邵國盯著照片,這才仔細認真地打量著王梟。

王梟坐在原地,一動不動,眼看躲不過去了,心一狠!

“彆看了,就是我!”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就變了。

士兵當即掏出手槍,放聲大吼“不許動!”

邵國也趕忙起身後退了兩步!

數名保鏢衝入房間,直接把邵國護在中間!

皆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冇有任何人膽敢掉以輕心!

王梟這是真正的名聲在外了!

看著眾人緊張的模樣,王梟眼珠子轉悠了轉悠。

“諸位這是什麼意思啊?怎麼這麼大的反應?”

“如果我記得不錯,我可剛幫你們把邵龍救回來!現在你們就要這樣對待我?”

“這麼快就要恩將仇報嗎?”

提到邵龍,邵國的表情明顯有所緩和,但依舊極其謹慎,充滿防範。

事已至此,王梟也冇有其他選擇,隻能硬著頭皮,走一步算一步!

“呂山以及你們那些士兵的死,與我冇有任何關係。你們總不能因為我在開陽城。完了就把所有屎盆子都往我頭上扣吧?萬事得講證據,你們有證據嗎?”

邵國他們自然冇有任何證據,能發現王梟在開陽城,都已經極其偶然了。

王梟心知肚明,繼續說道。

“都放下武器吧。彆搞得這麼緊張!我對於你們冇有任何惡意!否則的話,我把邵龍抓起來,藏起來,威脅你們不行嗎?”

其實當時的情況是王梟剛把邵龍從車內抱下來,就被周邊的士兵發現並且第一時間彙報了,他根本冇有時間與機會轉移邵龍。但王梟多鬼,自然不能這麼說!

這麼多年的血雨腥風,靈機應變能力登峰造極!否則早死了一萬次了!

眼瞅著對麵依舊冇有任何放鬆,槍口依然對準自己。他故意把臉沉了下來。

“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差不多點就得了!我們生平素未謀麵,也冇有任何仇怨!你們對我哪兒來的那麼大的敵意?”

王梟真是藝高人膽大,單槍匹馬在邵國城主府,竟然敢公開威脅邵國!

最關鍵的,是邵國他們還真的有些害怕!

“全天下人都知道,你和萬城是一夥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