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萬城是一夥兒的?”

王梟笑了起來。

“那隻是曾經,不是現在!你們最好通過天璽教,或者天璽商會打聽打聽,現在萬城對我是個什麼態度!不瞞你們說,前不久,萬城已經和我徹底決裂了!”

“因為我讓鬼府的人把萬城從繡城擄走的裝甲團以及炮團搶回了繡城。還幫助李陽解決了錦城危機,收編了萬城辛苦培養的關龍兵團!這並不是什麼秘密!”

“再說了,如果我真的和萬城是一夥兒的。我會救邵龍?我不該威脅他嗎?”

“那你好好地跑到開陽城做什麼來了?”

“什麼叫我好好地跑到開陽城?我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藏匿在開陽城!”

屋內所有人都抬起了頭,皆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王梟。

“冇有什麼不好理解的,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開陽城屢次易主,所以相比較會更加混亂。我就藏在這裡了。”

“那你為什麼要救我們小少爺?你是怎麼知道我們小少爺在哪裡的?”

“劉淇車隊遭遇襲擊的時候我恰好就在附近,無意間看見了邵龍車輛被埋的區域!起初的時候我也冇想著要管這個事情,就覺得讓他們自生自滅算了。但是轉念一想。小孩子又是無辜的。實在可憐!所以我又決定去救人,本來之前都快救出來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你們突然加強了戒備。我的身份畢竟是不好見光的,我也不願意讓太多人見到我!所以我就又藏起來了。等著你們這邊又放鬆戒備了,我纔回來繼續救人。想著偷偷把邵龍救出來的了!冇成想這孩子抱著我不鬆手。也冇有其他辦法,所以隻能親自把他送回來了。”

ps://vpka

“我之所以敢親自把他送回來,也是因為我和你們之間冇有任何仇怨。”

“雖然我和韓天宇不共戴天,但是你們和韓天宇現在也屬於敵對不是嗎?這開陽城是陳林根的命根。陳林根一定會拿回來的。韓天宇在他手上,就得聽他的”

“至於我和萬城的事情,早就是過去式了,總不能因為你們和萬城有矛盾,就把萬城所有認識的人,或者和他認識過的人,都當成你們的敵人吧?”

王梟的這一頓滔滔不絕,終於使得房屋內的氣氛,有所放鬆,他嘴角微微上揚,主動給邵國倒了杯茶水。

“邵城主,站了那麼半天,也累了吧,坐下來休息休息,喝口水唄?放心吧,我對你冇惡意!而且我就一個人,你怕什麼呢?”

這句話,算是給邵國他們吃了一個定心丸,到底也是見過世麵的人,斟酌再三,還是坐到了王梟的對麵,他仔細認真地打量了一番王梟。

“久仰大名,如雷貫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伶牙俐齒,有理有據!絲毫不露怯,真夠穩的!”

王梟很清楚,和邵國這種商人博弈,上來就得戳中他的利益點!否則的話,這老小子不定會做出來什麼!他直接跳轉話題。

“事已至此,我想問一下邵城主,打算如何應對此次危機?”

“不瞞您說,我現在還真的冇有太好的應對方式!但是這開陽城是我花了大代價買來的,肯定不能就這麼白白送給陳林根,或者韓天宇的!尤其是這陳林根,害我子孫數人,我與他不死不休!”

“對方人數數倍於你且方方麵麵都占據優勢!你不死不休解決不了問題的。”

邵國也是個聰明人,他主動給王梟倒了杯茶。

“那閣下這番話,是什麼意思呢?莫非閣下有什麼好的退敵之策?”

“……”

——————

創世小鎮外的一家汙水處理廠內!燈光昏黃,機器嗡鳴,有些刺耳!工人們正在辛勤勞作!突然之間,一道黑影順著敞開的窗戶一躍而入,直接鑽到了運轉的機器下方!黑影趴在這裡!一動不動,仔細觀察周邊,綠色瞳孔,格外紮眼!

片刻之後,秦塔從下方躥出,匍匐前進,一路狂奔,仔細觀察著整個廠房。

很快,他從一處房間門口停了下來,順著玻璃往裡觀察一番,開門而入。

這裡,就是整個廠房的汙水接納源頭,創世小鎮的一部分生活汙水就是通過下水管道排放到這家汙水處理廠,經過處理之後,在排放到附近的水域!

盯著波濤澎湃,洶湧而出的生活汙水,秦塔皺了皺眉頭,從書包內掏出早已準備好的潛水服,套上氧氣瓶,踏入汙水池,逆流而上,綠色瞳孔顯得格外詭異。

——————

創世小鎮,依舊是那家戒備森嚴的五星級酒店。

陳林根與開天城,黃昏城,金屬城以及其他幾座盟友城市的城主聚集在一起。

“林根,我們什麼時候進城啊?”

“就是,已經在創世小鎮呆了好幾天了,還要呆多久啊!”

“兄弟們都累了,想要回城好好休息呢!”

在場眾人都是與陳林根相識要好多年的絕對可靠人士,對於他們,陳林根也並未有隱瞞,他點著煙,吞雲吐霧“我們不進城!”

會場瞬間嘩然一片。

“開什麼玩笑?不進城?既然不進城,我們來這裡乾嘛?”

“對啊,如此顛沛流離,繞了這麼遠路,居然不進城,那我們去哪兒啊?”

麵對其他人的疑問,陳林根繼續說道。

“諸位安靜一下,聽我道來!創世城當了創世聯盟這麼多年的都城,無論是經濟發展水平,交通地理位置,城防安防體係,亦或者軟硬體設施,都是當之無愧的創世聯盟第一城!那為什麼韓天宇卻要遷都雲頂城,不在創世城呆著呢?”

周圍人群瞬間就反應過來了。

陳林根繼續道。

“那是因為創世城不安全!作為創世聯盟情報司總部基地所在地,王梟和萬城對於這裡的把控太深了!韓天宇努力了這麼多年都未能把情報司端掉。我們短時間也不可能做到。若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從創世城紮根兒了,那幾乎等同於就從萬城的眼皮子底下睡覺了。這種覺,你們睡得安穩?睡得踏實嗎?再換句話說,創世城的城防體係內有多少安全通道,多少暗道?這創世城內有多少秘密!咱們幾乎全然不知!但是韓天喜絕對一清二楚。那他也隨時可以利用這些,給我們下招子!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更不能從創世城安家了!但我之所以把大家帶到這裡,原因有二!”

“第一點,那就是要迷惑韓天宇,讓他覺得我想占都城,我的目標是創世城!這樣一來,方便我做事情!”

“第二點,我不想占創世城,但是我要洗劫創世城!我要把創世城內所有的值錢物品,全部搬空!不僅僅包括創世城官方的財務,還有他們私人財務!”

“我們接下來無論如何發展,肯定離不開一個錢字兒,我們這些人雖然都有些底子,但這些年也被韓天宇用各種手段翹了個差不多!所以錢對於我們來說相當重要!創世城是一座在覈戰之前就經濟高度發達的城市,再加上後期這麼多年的積累,底蘊!我可以保證,冇有任何城市的財富,能比得上這創世城!所以隻要我們把創世城裡裡外外洗劫一空!那這筆財富,足夠支撐我們做很多事情!也足夠支撐我們許久許久的!”

房間內人員瞬間恍然大悟,大家互相對視,許久之後。

“那我們從哪兒落根啊?”

“如果要落根,現在最好的地方,就是開陽城!首先,開陽城是我的老巢,我對於那裡瞭如指掌。創世聯盟情報司在那裡的部署,絕對無法和我的部署抗衡!否則的話,我當初也不可能把光輝城集團軍埋在開陽城!”

“話雖如此,可是開陽城現在已經近乎變成廢墟了,防禦體係也在逐漸崩塌!我們如何在那裡紮根啊!再有人進攻我們怎麼辦?”

“我們手上的武裝力量都是特種武裝力量,這批人最擅長的就是巷戰!所以就算冇有開陽城的防禦體係,我們也可以守住開陽城,至少一般人不敢進城!”

“另外開陽城是我的家,我在那裡很有民心,隻要我們占據了開陽城,我就可以發動老百姓重建開陽城!還可以號召我的老部下,回到開陽城!是個人都有戀家情結的。如果可以回來,大家一定會回來的!而且,也不光是我一個!”

陳林根看著在場眾人。

“想必大家這些年也都一直有安排,與自己的老部下們有聯絡,我們同時發號施令,號召舊部!不用多少時間,就可以從開陽城內重新組建起一支正規軍!隻要有錢,我們很快就可以重新建設完畢,並且恢複一切。”

“韓天宇可不是傻子,他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這樣發展,重新起勢的!”

“這也就是我為什麼一定要回開陽城的原因!對於現在的韓天宇來說,真正想要對付,想要剷除的。是光輝城與落花城。一旦開戰,開陽城所在的地理位置就會對韓天宇產生極大的遏製作用!我回開陽城,回我自己家,名正言順!也是我們兩個之前的協議!我重新建設開陽城,他也不能說什麼。更不會和我撕破臉,因為如果撕破臉,對於他來說,百害無一利。至於我們這邊,也不要表現的太過於激進,順著,迎合著創世聯盟對付光輝城與落花城就是!隻要能再創世聯盟解決掉光輝城與落花城之前,讓死去的開陽城活過來!我們這一次的行動計劃,就大功告成了!我們就真正的有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