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門推開,秦塔端著飄香雪走了進來,陳林根微微一笑,抬手示意。

“諸位城主,這道菜,是我特意命令後廚做的,是這個酒店的鎮店之寶!嚐嚐!”

黃昏城的城主率先起筷,正想要夾肉呢,似乎發現了一些什麼。他隨即夾起一塊油菜,盯著油菜上麵的血跡,端詳了半天“這是什麼東西啊?”

他伸出舌頭,舔了舔這血跡,臉色瞬間就變了,他下意識的看向身後,還未來記得說話,秦塔的槍口就已經對準了他的額頭“砰~”的一聲槍響,鮮血四濺!

房間內所有人當即都慌了神,下意識地要躲逃!

秦塔掏出雙槍,不管不顧,對準房間內的人群就扣動了扳機“砰砰砰~”的槍響。一槍一個。陳林根的反應速度極快,看見秦塔掏槍,第一時間護住頭部,先前兩發子彈打中陳林根小臂,第三槍秦塔就調轉槍口直接對準陳林根心口。

“砰~砰~”的就是兩槍,陳林根應聲倒地,周邊人群四散而逃。房間內一片混亂,因為動靜過大,大門當即被推開,數名獨刃特戰隊士兵衝入房間!

秦塔經驗豐富,抬手勒住金屬城的城主,擋在自己身前對準門口士兵“砰砰砰~”接連幾槍,射殺數人,對麵士兵因為忌憚金屬城城主的安危也不敢隨意開槍。

子彈打完,秦塔麻利地扔下手槍,掏出手雷甩向門口,後麵數人剛剛趕到。

“BOOM~”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鮮血四濺,肢體橫飛!

藉此空檔,秦塔麻利割開金屬城主的脖頸縱身一躍撲向周邊正在逃散的人群!刀刀致命!完全就是雄獅進了羊群,這些平日呼風喚雨的城主在秦塔麵前根本冇有任何抵抗力,幾乎是頃刻之間,秦塔滿身鮮血,猶如死神降臨!

ps://vpka

眼瞅著就要把房間內所有城主屠戮殆儘!

獨刃特戰隊的士兵衝了進來,數把衝鋒槍對準秦塔就扣動了扳機。

秦塔自知已經冇有機會,抬手掀翻桌子的同時,縱身一躍撞碎玻璃,單手抓住外沿,藉著慣性以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向,踹碎下方玻璃,跳入房間。

屋內空無一人!但是衣架上卻掛著獨刃特戰隊的作戰服。

麻利地更換衣物,打開大門,走廊內已然有些混亂了。秦塔冷靜混入其中,經驗非常豐富!前行數米之後,趁亂用力一撞,進入斜對麵的房間。

剛剛關好大門,走廊外麵就傳出了叫吼聲“封鎖整個走廊,小心!他在這一層!”

秦塔這會兒已經走到了窗邊,站在窗沿,關好窗戶的同時,縱身一躍,抓住一側的空調外機,直接翻回到了樓上那一層。

推開窗戶,躍入房間,聽著外麵雜亂的聲響,秦塔深呼吸了一口氣,躲進了這間衛生間的房間內,不緊不慢地開始洗臉!極其的從容淡定!

秦塔現在藏身的房間,距離陳林根他們吃飯的包房,不過三米的距離!

這是真正的藝高人膽大!

從衛生間走出,靠在了房間拐角區域,攥緊匕首,與黑暗渾然天成!

外麵的動靜兒越來越大,秦塔不停地調整呼吸。

數分鐘後,大門“咣~”地被踹開,兩名獨刃特戰隊士兵衝入房間。

經過秦塔身邊的這一刻,秦塔猶如一隻獵豹,瞬間躥出,迅如疾風!

隻見他從身邊士兵麵前一掠而過,輕而易舉地劃開其脖頸,順勢就把匕首刺入了稍遠處士兵的脖頸。原地站穩的這一刻,用力一撞!

把身邊士兵直接撞飛到了床上,這名士兵躺在床上,不停地掙紮,很快便冇有了呼吸!另外一名士兵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感覺自己脖頸處一股子熱浪。

抬手一摸,滿是鮮血。秦塔一邊整理脖頸一邊走到其身邊,順手拿過他手上的衝鋒槍,摘下其耳機,輕輕一撞就把其撞到了牆後側!

所有的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打開虛掩的房門,看著走廊內來回奔跑忙碌的眾人,秦塔不聲不響地混入人群之中!

整個樓層很快檢查完畢,帶隊的小隊長抬手示意,眾人迅速分散,有人去乘坐電梯,有人前往安全通道。秦塔根本看不懂獨刃特戰隊的手勢命令。

隻能憑藉著感覺,跟在幾名士兵身後來到電梯門口。

電梯大門打開,另外一支搜查小組衝出,小組長不停地打著手勢,諸多士兵再次奔向剛剛的房間,進行二次搜查!

秦塔這批人進入電梯,他故意擠到了電梯角落。

大門剛剛關閉的這一刻,所有人耳機中皆響起警報!

顯然,房間內的事情已經露餡兒!

電梯內眾人正要做出反應,秦塔的槍口就已經舉起。因為所有人都穿著防彈衣。

所以秦塔直接就把槍口舉到了眾人頭頂的位置“砰砰砰砰砰~~”

電梯內瞬間鮮血四濺,頃刻之間,七八名士兵皆被射殺。

秦塔經驗極其豐富,射殺這群士兵之後,第一時間抬槍對準電梯攝像頭。

“嘣~”的一聲槍響,緊跟著對準電梯按鈕區域一頓掃射,上前對準電梯門“咣,咣~”的就是兩腳。電梯當即停在了半空中。

秦塔卯足力氣,又是接連兩腳,抬手扒住電梯縫隙,用力猛拽,生生地把電梯門拉開,從電梯內的士兵身上搜颳了一番武器裝備,爬到電梯頂部,觀察了一番周邊情況,跳到中間挑空區域。

眼瞅著下方另外一部電梯正在急速上升,秦塔把槍口對準下方“砰砰砰砰~”持續不斷地扣動扳機,一梭子子彈打完,立刻更換,繼續射擊!

電梯頂部被子彈完全穿透,內部士兵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直接射殺!

秦塔當即跳到了對麵的挑空區域,槍口對準下方正要射擊,發現電梯突然停了下來,顯然,對麵也意識到了危險,全部離開了電梯。

秦塔一看這情況,內心當即一驚,迅速跳回到了之前的電梯頂部,翻身鑽回到了最起初的那部電梯內。他故意往臉上塗抹了一些血跡,靠在角落,偽裝死人。

秦塔這作戰經驗真的不是一般的豐富,就在他剛剛進入最開始那部電梯的時候。

在他之前所處區域的周邊所有電梯大門,全部被暴力推開,數十名獨刃特戰隊的士兵,跳入了電梯井內。他們有的從上往下,有的從下往上,搜捕秦塔。

秦塔則依舊靠在電梯井,等待機會,片刻之後“咣噹~”的一聲,能明顯聽到自己頭頂的腳步聲。

因為他所在的這幢電梯是卡在中間的,所以上下電梯口都看不到電梯內的情況。隻能進入電梯井,翻入電梯才能檢視裡麵的情況。

片刻之後,一名士兵翻入電梯內,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間,秦塔的槍口就對準了他的褲襠。聲音極小。充滿冷酷“命是自己的,冇有重新來過的機會!”

秦塔指了指自己的耳機“不許使用暗語,不許打手勢,好好說話!”

就在這會兒,上方一個聲音傳出。

“怎麼樣了,裡麵是什麼情況?”

這名獨刃特戰隊的士兵深呼吸了一口氣。

“所有人員都被殺害了。冇有其他發現!”

“真是奇了怪了,剛剛還在這電梯井,現在就冇有蹤影了,難道他還會瞬間轉移不成!”

“行了,上來吧,我們走!”

這名士兵與秦塔對視了一眼,秦塔示意他背過身去。

就在士兵剛剛轉身的這一刻,秦塔揮舞匕首刺穿了他的脖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