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距離酒店不遠的另外一幢建築物內,陳林根站在窗邊,臉色煞白,不停地撫摸著自己胸前的防彈衣。

“我還是小看了韓天宇了,這小子還真不是一個任人宰割的羔羊!千萬彆讓他跑了!給我乾掉他!否則後患無窮!”

話音剛落,酒店東南方區域,天璽營如潮水般殺出,勢不可當!

他們正前方就是一支剛剛集合好的小城特種武裝力量主力部隊!

人數規模遠超他們!

原本以為天璽營會繞開這支主力部隊,從防禦相對薄弱的地方突圍。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陳林根大跌眼鏡。

隻見天璽營冇有任何猶豫的直接撲向了這支主力部隊!

不僅僅冇有任何躲避的意思,整體進攻姿態更是有一種要殲滅這支特種武裝力量的架勢!

混亂密集的槍響聲中,天璽營分成數組,猶如數把尖刀,直刺敵人心臟!

這支小城特種武裝力量主力部隊猶如多米諾骨牌般成片倒下!

ps://vpka

不能說是完完全全的單方麵屠戮,但也絕對可以用砍瓜切菜來形容了!

天璽營的進攻節奏越來越快!越來越凶!小城特種武裝力量已經有了潰敗的跡象!目睹了這一切,陳林根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好強悍的一支武裝力量!諸如鬼府,戰府,也達不到這種程度吧!”

他仔細認真的看著戰場,試圖要尋找韓天宇的身影,但並未發現任何蹤跡!

在天璽營殺出的這一刻,酒店周邊其他特種武裝力量就已經開始支援圍剿了。

隻要這支小城特種武裝力量能拖住天璽營一小會兒,那天璽營戰鬥力再強悍也避免不了被圍剿覆滅的命運!

但這支小城特種武裝力量在天璽營麵前根本冇有產生任何有效抵抗。

甚至於連一波衝鋒都冇有抗住,就開始大範圍潰敗!這種潰敗不僅僅影響到了其他友軍的士氣!更是直接影響到了其他友軍的圍剿部署!

卡著這個機會,天璽營一鼓作氣直接殺出了包圍圈,隻留下了一地屍體!

陳林根站在窗邊,嘴角微微抽動,既憤怒,又無語,又無奈!

“他們是奔著創世城內逃亡的!應該是想要從城內逃離我們的包圍圈!”

鄭嶽深呼吸了一口氣。

“天璽營的戰鬥力太過強悍,絕對不是我們能正麵應對的,就算是把血海頂上去,也不是對手!要想辦法利用人數優勢打他們的伏擊,纔有機會取勝!”

“現在最關鍵的不是天璽營,是要剷除韓天宇!”

陳林根沉思了片刻“有冇有秦塔的訊息?”

“暫時還冇有,但他大概率應該還藏匿在酒店!”

“說實話,他確實太難對了!不僅僅自身戰鬥力相當強悍,更致命的是他的臨場應變能力!這無數生與死,血與火之間實踐總結出的作戰經驗,對我們來說,實在是太致命了!為了抓他,我們已經損失了很多兄弟了!”

陳林根倒也不覺得意外,畢竟秦塔當初可是孤身一人攪和的整個光輝城都不得安寧!他眼珠子不停地轉悠,斟酌許久,掏出電話,打給了萬城!

“萬城,是我。陳林根!”

“什麼事?”

冇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

大人物的格局眼光與市井平民永遠不同!

萬城剛剛被陳林根算計,栽了這麼大一個跟頭,現在與陳林根通話,依舊平淡如水,冇有任何憤怒!

陳林根也表現得好像開陽城的所有事情都與他無關,兩人是好朋友一般!

“韓天宇從我手上跑了,正在逃亡創世城,估計很快就會入城!入城之後,他肯定會第一時間想辦法離開創世城,返回雲頂城!”

“如果讓他扛過這個坎兒,返回了雲頂城,那我們以後想要在除掉他,難比登天!雲頂城無論是城防體係,亦或者是集團軍裝備戰力,特種武裝力量,各種物資儲備,都絕對超過了光輝城!”

“所以你們在創世城的內部情報網,是除掉韓天宇的最後機會!”

“這種時候,我們是不是可以合作一下!”

“你怎麼能讓他從你眼皮子底下就這麼跑了?”

“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的。但問題是事先有人把這裡攪和得一團糟。差點把我們整個管理層屠戮殆儘!我們迫於無奈,為了自保,首先要確定自己安危!所以纔給他們鑽了空子,不然的話,我們至少有機會提前控製住韓天宇!”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

“陳林根,你小子的心可是真夠狠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無論敵友,皆可出賣,我可真是小看你的人性了!”

“你在亂說什麼?”

“是不是亂說,你自己心裡麵有數!但是不得不承認,你這招借刀殺人做得是真漂亮!”

“偷偷給秦塔創造空間,製造機會,把他引到你們的聚餐區域,通過秦塔的手,光明正大地剷除所有城主!”

“想必在做這件事情之前你也已經做好充分準備!給他們所有人都埋坑了吧?比如說讓他們召集他們的舊部。或者如何等等。”

“這些人一死,他們手上的武裝力量,就全都歸你陳林根一個人了!你還可以利用給他們複仇的說辭,大肆收編他們舊部!”

“這是讓你陳林根恢複元氣,甚至於更勝一籌的最好方式!”

“萬城,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有什麼證據?”

“我相信依照秦塔的能力,可以摸進酒店。但是我不相信他就能這麼巧地摸到你們聚餐的區域,還恰好就把你們聚餐的人群近乎斬殺殆儘!”

萬城的反應速度是真快!這番話說完,陳林根這邊也沉默了。

很快,萬城繼續開口。

“我在這裡推測一下事發現場吧!你為了把戲做足,做好!自己肯定也會承擔一定的風險!但是你認這份風險,畢竟收益太大了!你也隻有這麼做,才能不丟了你老祖宗的基業!纔有機會繼續生存下去!”

“歸根結底,你們這支隊伍僅僅是聯盟,並不是鐵板一塊!如果利益一致的時候,肯定都會支援你的各種政策方針,但如果時間一久,利益相違,大家利益不同,或者收益不同的時候,內部一定會發生問題!”

“畢竟一山不容二虎!更彆提你這裡十多個人了!”

“所以你必須要在利益一致的時候,不惜代價做這些事情,錯過這次機會的話,你也未必再能遇見更合適的機會了!”

萬城的言語之中,充滿嘲諷。

“陳林根,你是不是也中了秦塔的槍?隻不過不知命啊?”

陳林根眼神閃爍,緩緩開口。

“萬城,不要用你的小人思想,來度量他人內心。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無恥!殺害我這些兄弟的直接凶手,是秦塔,間接凶手。就是你萬城和黃俊!日後時間還長,你們一個都跑不掉的!不信咱們走著瞧!”

“哈哈哈!”萬城放聲大笑,片刻之後“陳林根,你記著!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咱們遲早有功夫要算清一切的!”

“我非常期待那一天的到來!但是現在,還要合作嗎?如果不合作的話,我們可就要就休息搜查酒店了。我可不信秦塔剛剛能混在天璽營的隊伍中逃走!那些都是金瞳的,他一個綠眼怪,太紮眼了!”

“創世城正門以及城防體係,已經落入你的掌控了,是吧?”

“是的,不過並不牢固!”

“先放開戒備,讓秦塔走,然後讓銳雯抽調血海精銳!我會安排人與你對接!”

“我不可能光明正大地放了秦塔,不要忘記他剛剛做了什麼。但是我可以給你指一條路,讓他從我們開陽特戰隊的視力範圍內逃竄!”

“就像是你們當初想方設法把他引進來時候那樣,是嗎?”

萬城話裡有話,又帶著一絲嘲諷,陳根林也並未和萬城爭執。

“天璽營並未從正門區域進入創世城,看來他們應該是通過其他地道回到的創世城!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