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04章 黃淵母子

-

這座城市之前受核輻射的影響並不是很大。

現如今已經完全恢複。

所以城市內新一輩的土著,都比較正常。

不正常的,幾乎都是從其他核輻射區流浪而來的。

王梟黑山蛇以及豐笑笑在集市上溜達。

亂七八糟的物品,眼花繚亂。

麪包蟹是看見什麼都想嘗一口,嘗過之後做一番點評。

卻有不少東西,對於他來說還真挺好吃。

是他以前從未吃過的。

王梟和黑山蛇嘗過幾種之後徹底放棄了。

黑山蛇古靈精怪,什麼東西都拿起來看看。

同樣的東西,在這裡售賣的價格,是光輝集市的二分之一,是光輝城的五分之一。

從這裡買東西,對於他們來說,就猶如撿東西一般。

黑山蛇一邊購買,一邊不停地點頭。

“早知如此,早點過來當二道販子好了,價格居然相差這麼多。”

“早那會兒正混亂呢,雙方還未簽署停戰協議,你過來就回不去了。”

王梟瞅著黑山蛇。

“你少買點,整那麼多乾嘛!”

“便宜啊,和白給似的,以後備不住都用得著。”

黑山蛇不理會王梟,自己又開始購買。

王梟也是瞎溜達。

但是越溜達,心裡麵感覺越不得勁兒。

周邊人群的穿著打扮,行為舉止。

說難聽點,都比不上光輝城的乞丐。

到處都是衣衫襤褸,麵黃肌瘦,年幼無助的孩子與老人。

他們坐在地上,可憐巴巴地看著過往的路人,懇求他們買一些東西。

由於價格實在低得可憐,王梟轉到一半兒,就控製不住了。

他開始購買孤寡老人麵前擺放的商品。

起初,他根本不看東西,看見可憐的老人,就直接買。

後來,他開始挑選東西,最起碼自己能湊活用到的,再買。

冇過多久,他停止了所有的購買行為。

人太多了,買不過來,自己也不可能天天來買。

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正在他思考自己言行的時候。

一個腿腳不方便,坐著小推車的老太太沖著王梟招手。

“年輕人,你是倒頭吧?那你應該看看我這裡的東西,去集市能賣上好價!”

倒頭,就是二道販子的意思。

王梟現在手上拎著幾兜子各種各樣的手工小擺件兒,啥玩意都有,都是剛收的。

看起來還真的挺像一個二道販子。

王梟本想拒絕,但是打眼一瞅。

老太太麵前擺放著的東西和其他小商販還真不一樣。

他上前一步,仔細觀看。

有狼牙,虎牙,還有象牙,鹿茸,熊皮,等等等等,皆是動物身體部件兒。

他順手拿起一顆虎牙。

“這個多少錢?”

老太太伸出一個手指。

“一萬!”

王梟也冇有買過這些東西,也不瞭解,下意識地開口。

“這麼貴嗎?”

“這還貴啊?年輕人你仔細看看,這可是正經的老虎牙!”

老太太搖了搖頭。

“這就是老了,行動不便了,換成我年輕的時候,咬咬牙,拿到光輝集市!彆的不說,輕輕鬆鬆翻倍出手!比你買那些東西帶回去倒賣要劃算得多。你一個倒頭,不懂這些?”

老太太不忘記撇了眼王梟手上的兜子。

王梟懶得解釋,也是好奇。

“您腿腳不便,那這些東西是哪兒來的啊?”

“我兒子是個獵人,這些都是他獵殺的,放心吧,東西來路乾淨!”

王梟“哦”了一聲。

“那差價既然這麼大,你們為何不去光輝集市自己賣?”

老太太上下打量著王梟。

“你們不是本地人吧。”

王梟笑了笑。

“對,我們是外地的。剛好經過這裡。”

“那難怪你們不知道呢。”

老太太歎了口氣,儘是無奈。

“雖說我們自己拿到集市去賣利潤可觀,但是承擔的風險同樣極大,一來交通不便,二來這半路的土匪太多了。”

“我們冇有汽車,隻能靠摩托車,人力車,或者馬車!”

“真遇見危險了,逃跑的機會都冇有!多少人一去不複返。連具屍體都落不下。”

“所以我們還是踏踏實實的從落花城吧,最起碼有執法隊,安全有保障,土匪不敢輕易靠近!”

老太太也是好心腸。

“小夥子,看你買東西這架勢,是想到手大賺一筆!”

“若要去光輝集市,你可一定要小心點!這附近的強盜土匪很凶,冇有人性的!”

聽著老太太這番話,王梟心裡麵蠻舒服。

任嘯天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站在王梟身邊。

“這些東西在集市上不是總有的。的碰。就這根虎牙,回到光輝城,至少翻四倍,若是真的碰見喜歡的,不差錢的,那多少錢都是他。”

老太太冇有看出來王梟和任嘯天認識,她笑了笑。

“還是這個朋友有閱曆,那你要不要帶些回去。”

任嘯天笑嗬嗬地搖了搖頭,直接離開。

王梟這一下心裡麵有數了,反正瓜牛是要來送食物以及物資補給的。順便帶點回去探探路也挺好,這是個商機。

想到這,王梟當機立斷。

“老奶奶,您這些多少錢,我都要了。”

老太太一聽,愣住了。

“小夥子,彆看我這裡東西不多,但是價值可不低!你手上的那些與我的冇有可比性。”

“我知道,老奶奶,您給我個合適的價格吧。”

老太太也是看出來了王梟是認真的,她趕忙點了點頭。

“小夥子,我住在三街,黃家衚衕,一零三號。”

“集市結束,你去那裡找我購買。我家裡還有些其他東西,你可以順便一起看看。”

“冇事,老奶奶,我就先買這些就可以。”

“小夥子,你就算是隻買這些,你也要去我家購買,這是對你負責。”

“什麼意思?”

“落花城周邊強盜土匪眾多!他們經常會安排人在落花城盯梢!一旦不小心被他們盯上,離開落花城就會出事!真碰見那些喪心病狂的,在城內都可能下手!”

“所以在落花城,有錢一定要低調,不能太過張揚。容易給自己引來殺身之禍!”

顯然,光明統戰與創世聯盟的城市方方麵麵都冇有可比性,包括治安!

老太太說到這,話鋒一轉。

“你就瞅那邊那兩個,一看就是財大氣粗的主兒!毫不收斂!這樣的最容易出事。”

王梟轉過頭,剛好看見黑山蛇站在一個攤位前。

攤主滿臉笑容,拎著袋子。

黑山蛇一個一個地往裡麵扔,根本不看價格。

至於麪包蟹,這貨走到哪兒吃到哪兒,啥都拿起來嚐嚐。

不好吃就直接扔掉,甩下錢的同時,還得橫橫地告訴攤主。

“不用找了,老子冇零錢。”

王梟這一刻有些壓抑。

“這倆也是我朋友。我趕緊去提醒提醒他們。”

老太太臉上露出了些許尷尬……

落花城紅燈街。

這裡名副其實。

街道兩側竟是招攬顧客的站街女。

濃妝豔抹,都很年輕,不少人頗有姿色。

肖宇浩帶著二棒槌哼唧著小曲兒,一邊走,一邊打量周邊。喃喃自語。

“如此的物美價廉。要是能帶進光輝城就好了。開個妓院,豈不是人間快活!”

“你要真這麼乾,晴晴姐快不讓你活了。”

“二棒槌你他媽腦迴路難得正常一次,就不能說句我愛聽的嗎?”

肖宇浩停在原地,看著人群最集中的一片區域。放眼望去,滿滿的大長腿。

“你,你,你不要!剩下的,跟著我來!”

肖宇浩順手舉起一把錢。

周邊頓時之間歡呼雀躍。

簇擁著肖宇浩前行。

二棒槌屁顛屁顛地跟在身後,亦是滿臉笑容。

旅店內,小河打了一盆水,擺放在馬小天身邊,一點一點地給馬小天擦洗身體……

——————

夜幕緩緩降臨。

王梟按照老太太的話。

來到了三街黃家衚衕。

這裡都是最古老的泥土房。

抬手敲門,冇有任何應答。

輕輕一推,大門開了。

一個小院子,一間正房,就是這裡的一切。

“老奶奶,我來了。”

王梟叫喊了一聲,冇有任何應答。

他正想繼續叫喊呢,發現正前方有血跡。

他趕忙蹲下,仔細一看,時間不長。

他瞬間謹慎了不少,帶上鐵拳套,拿出手槍。

順著血跡走到正房門口。

踹開大門,縱身一躍,跳入正廳。

廳內一個男子躺在地上。

十分狼狽,看似剛剛經曆了一場惡戰。

鮮血流的地上到處都是。

他臉色煞白,表情極其痛苦。

幾次想要起身,但卻無能為力,整個人極度虛弱。

王梟第一時間再房間內轉了一圈兒,發現並無他人之後,回到男子身邊。

男子也就是四十歲左右的樣子。

胸前腰腹幾道深口,觸目驚心,染紅了衣裳。

看這傷勢,不像是人為的,但現在這情況,若不及時救治,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顧不上思考太多,收起武器。

“大哥,堅持住。”

言罷,王梟抬頭四處張望,正在考慮該如何救人的時候。

男子輕輕抬手,指向角落的一個小櫃子。

王梟心領神會。

打開小櫃子,裡麵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藥品以及各種醫療工具。

他想要的,想用的,這裡都有。非常齊全。

這可是真的救了人命。

王梟撩起袖子,按照秦塔當初教他的方式配備藥材,熟練麻利的拿起剪刀繃帶酒精。

回到男子身邊就開始給男子消毒包紮縫合傷口。

男子忍耐性極強,從頭到腳,冇有吭一聲。

終於處理包紮完畢,兩個人皆是滿身汗水。

王梟把男子抱回到床上,擦了擦自己額頭,深呼吸了一口氣。

房間外麵傳出了老太太慈祥的聲音。

“淵兒,是你回來了嗎?”

老太太雙手拄著柺杖,很是吃力的走近房間。

看見自己兒子的這一刻。

整個人一驚。

柺杖落地,人也跟著栽倒。

腦袋直接衝著凳角就過去了。

這麼大歲數了,這要是磕上去,後果不堪設想。

躺在床上的黃淵看見這一幕,當即起身。

他的身體狀態確實不好,這一著急,整個人直接翻摔到了地上。

關鍵時刻,王梟大跨一步。

一隻手墊住了老人的腦袋,另一隻手扶住了老人的腰。

生生的拖住了老太太。

“淵兒!”

老太太顧及不上自己,又要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