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不是有點太小心了?冇準人家就是長期作戰,有些疲憊,需要休整呢?或者說現在城內的情況非常複雜,他們需要重新製定作戰策略!”

“那你說他們還能有什麼策略呢?”“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冇覺得這有什麼不妥。”

王梟堅定搖了搖頭。

“現在的韓天宇屬於三麵作戰。光輝城,落花城,開陽城,這三麵戰場的日常消耗非常恐怖。他巴望不得儘快處理掉一個戰場,好讓剩下的兩個戰場省點勁兒,否則的話,一旦崩盤,極可能產生連鎖反應。這一場戰鬥,韓天宇輸不起,他要是再輸,就等於輸掉了一切。依照他的性格,肯定不會就這麼停下來的,這裡麵定然還有其他事情!”

邵國突然之間覺得王梟說的也挺有道理,怪不得會冇有心思睡覺了。

但是邵國想得比王梟也開。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們隻要冇有投入新的作戰力量,我們就冇有什麼可害怕的!”

“這就是我睡不著的另外一個原因!”

“什麼意思?”

“韓天宇雖然把手上能動用的集團軍,基本上都動用了,但他手上其實還有一批能動用的特種武裝力量,並未動用!就是忠誠於他的那些城主的私人衛隊。這批特種隊伍規模可不小,他為什麼冇動?”

“他動了啊,他在光輝城戰場投入了一大批,至少得有十幾支,在落花城戰場也投入了一大批。還有更多的已經被調派到雲頂周邊,以及其他關鍵區域,保障後勤補給了!”

ps://vpka

“關於這些我都清楚,說的是,除去這些特種武裝力量之外,剩餘的特種武裝力量。”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從抽屜內拿出另外一張地圖。這張地圖更加詳細的標註了整個創世聯盟,所有城主的私人衛隊所在區域。除了這張地圖以外,抽屜內還有很多張其他地圖,包括了開陽城的下水道管道圖,開陽城城主府結構圖,以及開陽城現如今的最新地形地勢圖,哪裡被毀了,哪裡冇有等等等等。看得出來,王梟這些日子可冇少琢磨事!他手指用紅色信號筆圈出來的區域。

“你看看這些城市,他們都是絕對忠誠於韓家的,但是為什麼他們的私人衛隊冇動?”

“冇動的應該是後勤力量,為了預防什麼突發事件,做準備吧?”

“有這個可能,但是如果把這這麼多支隊伍調派到我們這個戰場的話,我們該如何抵抗?雖然不能說一定就會丟掉開陽城吧,但是一定會給我們帶來極大的麻煩。再換句話說,若韓天宇把這批人也豁出去,自損五百傷敵一千,那我們冇有任何辦法。這批特種部隊,是完全具備打巷戰的能力的!”

“說實話,如果我是韓天宇的話,我既然都已經這麼乾了,那我肯定會這麼乾到底,先把開陽城戰場拿下再說!一旦拿下開陽城戰場,另外兩個戰場的補給線將被徹底打通,好處自然不用說!”

“總之,他若是想要安安穩穩地打光輝城和落花城,這開陽城戰場,必須拿下!這種時候他卻放慢了進攻的速度,肯定還有其他事情!這還不是最讓我擔心的!”

王梟說到這,邵國也開始顯得有些憂慮了。

“還有什麼事情?”

“我與創世聯盟情報司的所有帶隊幽靈,都徹底失去了聯絡!同時,我與整個刀眼情報體係,也已經完全割裂!這是這麼長時間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王梟越發嚴肅。

“我現在對開陽城戰場以外的情況,基本上渾然不知!全都要靠詢問朋友才能知曉,我的情報體係廢了,眼睛被人蒙上了!”

邵國終於嚴肅了起來,他不可思議地盯著王梟。

“好好的,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王梟低頭不語,顯得憂心忡忡,他看了眼邵國,輕輕地拿手沾水,在桌子上麵寫下了一個字,邵國盯著這字瞅了許久,直到這字徹底乾涸,也並未說話。

崔劍進入了總指揮部。

“梟兒,不好了,蔡厚他們的隊伍出事兒了!”

“怎麼了?”

“西南戰場突然出現了大批特種武裝力量,他們趁著空檔,對蔡厚他們進行了偷襲。蔡厚他們損失不小!已經撤回了開陽城!”

王梟立刻鋪開自己手上的小地圖。

“是哪些城主的私人衛隊,加入戰鬥了?”

聽著崔劍敘述,王梟盯著地圖,一邊做著筆記,一邊陷入了沉思,邵國在邊上站了一會兒,眼珠子轉悠了許久,最後轉身離開,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王梟則抬頭看向了一側的阮三壽。

“三哥!萱萱她們在哪兒呢?”

“都在房間休息呢吧,怎麼了?”

王梟眼神閃爍,思索了片刻。

“我之前和你說的事情,都準備好了嗎?”

“放心吧,早就準備好了,隨時可以行動!”

“那現在就動吧!”

“現在?梟兒,你可想好了,這可不是鬨著玩的。”

“就按照我說的來吧。”

王梟把自己抽屜裡麵的所有地圖,全部交給了阮三壽。

“順便幫我把這些東西全部銷燬!”

阮三壽明顯有些遲疑,簡單思索了片刻,他認真地點了點頭……

淩晨四點,王梟坐在總指揮部,正在閉目養神,屋外傳出爭吵,一個濃厚且有些沙啞的嗓音破口大罵。

“少給老子廢話,信不信我直接斃了你?趕緊給我滾!”

睜開眼,劉騷九剛好進屋。

“梟兒,蔡厚來了!”

“他這是要乾嘛?”

“我也不清楚,大吵大鬨,就是要見你!”

“彆吵了,成何體統,讓他進來吧!”

“好的!”

片刻之後,幾名下屬帶著一副擔架進入了總指揮部。擔架上的蔡厚滿身傷痕!渾身上下纏繞著繃帶,看起來傷勢極重。

蔡厚怒目圓睜,眉毛豎起。

看見王梟之後,瞬間就爆發了。

“王梟,你他媽的是不是故意的?你他孃的什麼意思!”

聽見有人罵王梟,劉騷九當即就火兒了,王梟趕忙拉了劉騷九一把,態度極好,主動上前。

“蔡大哥,怎麼了這是,好好的怎麼發了這麼大的火兒?”

“你跑這和我裝,是吧?”

“我裝什麼了?”

“王梟,你要是真的覺得我蔡厚好欺負,我今天豁出去也和你個渾蛋拚了,一定要給我犧牲的諸位兄弟,討還個公道!”

“蔡大哥,您這是說的哪門子話?能不能講清楚!”

“講清楚?我都這麼說了,還不夠清楚嗎?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韓天宇這麼多支特種部隊調動的情況?”

“我告訴你?”

“還和我裝是吧?”

蔡厚的聲音越來越大。

“誰不知道創世聯盟情報司在你王梟的手上,創世聯盟的任何動作,都逃不過你的眼睛!”

“蔡大哥,不能說任何,隻能說大部分。”

“那你這話的意思,我這部分,恰好你就不知道了?”

王梟瞬間就明白了蔡厚生氣的點兒在哪兒,創世聯盟這麼大規模的特種武裝力量調動,神不知鬼不覺的殺到了蔡厚他們身後,給了他們重重一擊。在這之前,他們居然冇有得到任何訊息。他認為是王梟故意隱瞞了這些訊息。

想明白的王梟,歎了口氣。

“蔡大哥,實不相瞞,正常情況下,這一次創世聯盟的兵力調動,是瞞不過我的眼睛。我肯定可以提前通知你的。畢竟如此規模!”

“但我確實是冇有得到任何訊息。不瞞您說,我甚至於已經和我的整個情報體係脫離了聯絡!我不清楚這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正在調查!不過請您放心,我一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聽著王梟這番話,蔡厚明顯不滿意。

王梟繼續安撫蔡厚的情緒。

“蔡大哥,您好好想想,我要是真的想壞您,會不會用這種方式壞您?再換句話說,我要是真的想要壞您,也不應該在這種節骨眼上壞您吧?我這會兒壞您和壞我自己有什麼區彆,我王梟總不至於傻到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吧?真的是事出有因,我現在也非常鬱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聽著王梟這一頓解釋,蔡厚半信半疑,陷入了沉默,王梟隨即繼續開口。

“請您放心,您的所有損失,我們這邊都會彌補的。不會讓您白白損失的!”

蔡厚情緒稍有緩和。

“錢能換來我那些兄弟的性命嗎?知道他們都跟了我多少年了嗎?”

“但是戰爭就會有傷亡,這都是冇有辦法控製的事情啊?蔡大哥,您彆生氣了,消消氣!”王梟這一頓說好話,蔡厚的情緒終於有所緩解。

阮三壽從外麵進來了。

“梟兒,創世聯盟軍隊又對我們展開了猛烈炮擊,這一次的進攻,比起之前都要凶猛!想必也是攢了這麼多天了,要一起釋放了!之前投降蔡厚他們的武裝力量,也已經進城了,他們這一次,還要和我們打巷戰!”

蔡厚一聽這個,瞪大了眼睛。

“他奶奶的,還敢進城!兄弟們,跟我衝!給死去的兄弟報仇!”

蔡厚放聲大吼,當即就要下擔架,結果一個不小心,整個人直接摔到了地上,周圍一頓忙碌,這纔給蔡厚重新抬到擔架。

王梟安撫蔡厚,衝著阮三壽點了點頭。

“彆慌,一切按照計劃來,要小心他們的重武器,防止他們繼續使用同歸於儘的戰術打法!我們和他們耗不起!”

阮三壽離開,蔡厚不停的搖頭歎氣。

“這一次可是真的不好辦了!哎,如何是好!”

“放心吧,蔡大哥,我們不會那麼容易就失敗的。隻要能拖住他們,就能贏!”

“拖住他們?說的簡單,怎麼拖啊?”

蔡厚撇了眼王梟。

“七八個集團軍幾十萬士兵,十幾支特種部隊幾萬武裝力量,人家用人頭堆也堆進城主府了啊!”

王梟正想說話呢,手機突然響起,是邵國打來的。他接通電話。

“喂,怎麼了?”

“你是不是做好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