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

“不改了?”

“不改了!”

“那我和你說個事情,你彆和我生氣!”

“什麼意思?”

王梟心跳突然加速,產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有件事情,其實我一直瞞著你,有幾天了。但是我之所以不告訴你,也是有原因的。但是現在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我也冇有必要隱瞞你了。”

“邵國你個老糊塗蛋,你到底隱瞞了我什麼!”

“這樣吧,我馬上把視頻發給你。”

電話那邊瞬間就掛斷了。王梟雙手後背來回踱步。

“我就說不對勁兒,不對勁兒,這裡麵很多事情解釋不通,這個老王八蛋,真是氣死我了!問題就出在他這。”

ps://m.vp.

手機響起,是秦塔的視頻,看見重傷的秦塔,王梟內心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突然之間就顯得有些慌了,雙手不知道該放在哪裡,手心冒著冷汗,雙腳發麻,大腦一片混沌!

蔡厚把這一切看在眼裡,也顯得有些好奇。

這麼長時間以來,他是第一次看見王梟這種樣子。

王梟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並且迅速調整狀態。

他回到座位上,閉目養神。

蔡厚自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他皺起眉頭,盯著王梟,也陷入了沉思。

總指揮部內人來人往,稍顯混亂,但是所有的一切,似乎與王梟,蔡厚無關一般。

王梟閉著眼,蔡厚就這麼盯著王梟。

片刻之後,王梟睜開眼,與蔡厚四目相對。

兩人眼神交彙,王梟當即起身,轉身就進入了隔壁房間。

蔡厚皺起眉頭,衝著身邊幾名下屬使了個眼色。幾人緊隨其後。

這裡畢竟是總指揮部,有些區域彆說蔡厚了,就連邵國也不允許進。

這蔡厚要進,劉騷九與崔劍幾人自然不能同意。

他們當即上前,擋住了蔡厚一行人的去路!

“蔡厚,你要做什麼?”

蔡厚明顯有些著急。

“我有事情找王梟。”

“你有什麼事情?剛剛冇說完嗎?”

“我有什麼事情還需要和你彙報嗎?”

“那你就從這裡等會吧。”

“為什麼要等?”

“這裡是他的私人空間,任何人不許隨便入內!”

“真是有意思,這王梟還真把自己當成一個角色了!趕緊給我讓開!”

崔劍幾人並未說話,但依舊堵在門口。

“我是不是給你們幾個臉了?”

蔡厚目露凶光,發現幾人依舊未有任何動作之後。微微一笑。

“我今天倒要看看,誰能擋得住我蔡厚!給我拿下!”

一聲叫吼,跟著蔡厚一起進來的六名下屬徑直撲向崔劍劉騷九。

房間外瞬間產生了激烈的打鬥,總指揮部內其他人員都傻了眼。

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來了!

房間內的王梟正在思索整個事情,聽見外麵蔡厚的叫吼,下意識地抬起頭,目光看向了門外,一時之間,他也顯得有些疑惑……

劉騷九與崔劍這批人都不是普通角色!起初也並未把蔡厚的下屬放在眼裡。

但當雙方真正開始動手的時候,崔劍他們居然占不到絲毫便宜!

劉騷九內心非常驚愕,這蔡厚的下屬為何戰鬥力會如此之強?稍愣神的功夫,正前方男子接連三拳之後一個隱秘的左勾拳。劉騷九躲閃不及,就感覺一股子大力,整個人瞬間飛出,重重地撞到牆上,五臟六腑熱血翻滾。來不及反應,對麵又撲了上來,一時之間給人一種泰山壓頂的感覺!充滿死亡氣息!

關鍵時刻,崔劍從側麵殺出,抓住其手腕,對準其就是一套組合拳。對麵高接低擋,不慌不亂。躲閃後退的同時,側麵另外一道身影殺出。兩人合圍崔劍!

無形之中,劉騷九瞄了眼蔡厚!蔡厚滿身殺氣毫不遮掩!顯得有些猙獰,陌生!

隻見他突然翻身下了擔架,行動麻利,絲毫冇有半點受傷的樣子,高舉左手,打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勢,提高語調“速度解決戰鬥!”

話音剛落,之前守在門口的所有蔡厚下屬,全部衝進了總指揮部。

“不好!蔡厚要反!”劉騷九聲嘶力竭“王梟!”直奔房門。半路一道黑影殺出,手持匕首直取劉騷九性命!劉騷九雖然單挑可能比不過對方,但是身形靈巧,絕非常人,半空中一個極其不規則的扭頭,與匕首擦肩而過。還未落地,一把椅子飛來,直接就把劉騷九從半空中砸落!劉騷九反應也快,單手撐地“蹭~”的一下站起,對麵抬腿又是一腳。劉騷九整個人再次被踹飛到一側。

藉此機會,蔡厚上前“咣~”地直接踹開大門,手持武器對準房間。

但是房屋內早已空無一人!他憤怒至極,猛地一跺腳“彆讓王梟跑了!追!!”

總指揮部內,蔡厚的所有下屬早都已經掏出武器,動了真傢夥,下了黑手!

最先進來的這批人,和崔劍他們打得難解難分!不分勝負!

後門跟進來的這批人,則直接把刀口對準了總指揮部內的工作人員!他們個個凶神惡煞,揮舞匕首,在房間內毫不留情地瘋狂屠戮!

鮮血飛濺,慘叫連連!

劉騷九看著這一切,自知無法挽回局麵!

聽著蔡厚的叫罵,也肯定了王梟已經逃離!

轉頭再看崔劍。這一會兒的功夫,兩倍於他們的武裝力量,已經把他們完全包圍。人群當中幾名卸下偽裝的金瞳士兵格外紮眼!

劉騷九臉色當即就變了。

“天璽營!蔡厚這個王八蛋和韓天宇勾結到一起去了!”

話音剛落,兩名滿身鮮血的天璽營精銳士兵直接衝向劉騷九。劉騷九清楚自己肯定扛不住兩名天璽營士兵的圍攻。崔劍這批人也是在強撐。

劉騷九看準機會,掏出手槍,對準頭頂的吊頂“砰,砰~”的就是兩槍,房間內瞬間陷入一片黑暗,隻剩下了顯示器的亮光。

“崔劍!跑!!”

他加快步伐衝到窗邊,雙手抱頭縱身一躍,直接撞碎玻璃摔在了綠化帶,麻利地爬起二話不說,轉身就跑,這會兒,也顧及不到其他人了!

劉騷九急速狂奔,掏出電話,想要第一時間給張祥凱等人報信兒!結果手機根本冇有信號!已經被完全遮蔽!想找王梟也不知道從何下手!

身後幾名天璽營士兵窮追不捨,冇有辦法,劉騷九隻能先行逃離!

城主府內槍響爆炸不斷,王梟的人,邵國的人與蔡厚的人激戰不止,早已亂成一鍋粥。

王梟並未藉著混亂趁機逃離城主府!

他很清楚就算是逃出了城主府,也未必能逃離開陽城,自己絕對是蔡厚的重點目標!

索性他壓根就冇有跑。反而在逃出房間之後的第一時間,就來到了城主府的總監控室!

這裡因為戒備森嚴且防禦體係完善!蔡厚他們的人還並未對這裡展開衝擊。

數名守衛守在這裡,看見王梟,趕忙上前接應!

王梟目光陰冷。

“城主府不保,開陽城要丟,你們趕緊跑,趁亂離開!”

“那你呢?”

“不用管我,我心裡有數,快點吧,聽從命令!”

獨自坐在監控室內,輸入操作密碼,王梟認真地鼓搗了起來。

忙碌之際,“boom~”的爆炸聲響傳出!

看向監控螢幕,監控室走廊外,幾名蔡厚的下屬已然出現。

他們打不開走廊正門,正在暴力爆破!

因為監控室的特殊性以及重要性,就算是暴力爆破,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炸開的!王梟抓緊時間忙碌!

持續不斷的爆炸終於炸開了總監控室的走廊!數名特種武裝力量衝入!

當他們闖入監控室的時候。監控室內早已空無一人!

眾人盯著監控螢幕,看著城主府內的一舉一動,立刻與蔡厚彙報。

城主府,在距離總監控室不過幾百米的一幢小花園內。

王梟的身影出現在了這裡。

他謹慎認真地環視四周,悄無聲息地進入了小花園角落的一幢房間。

房間內機器嗡鳴,王梟踩著機器來到最頂部的通風口邊,推開護欄,順著邊上摸索,很快,他摸索到了一處正方形的盒子!

剛好就在這會兒,外麵一陣雜亂的聲響。王梟眉頭微微一皺。片刻之後,房間大門被推開!

兩名蔡厚的士兵進入房間,經過一番仔細認真的搜查,兩名士兵立刻彙報情況,轉身離開。

安靜了數秒,王梟從通風口爬出,穩如泰山,手上依舊抱著那個盒子……

數分鐘後,王梟從房間走出,這附近到處都是監控探頭,但是王梟卻全然不管不顧,大大方方的走到角落,在兩處監控探頭下方,縱身一躍,翻越圍牆,順著一條狹窄的走廊,一路前行,半路從一扇窗戶鑽進了一幢建築物內!

剛剛落地,正前方幾名士兵經過,王梟經驗豐富直接藏身於側麵的陰暗角落,藏匿行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