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這群士兵走遠,王梟看了眼自己正前方的監控,熟視無睹,急速步行。

順著側麵樓梯進入地下室,在地下室內一陣忙碌,隨即從地下室的通風口,爬到建築物後方,順著排水管道,趴到建築物頂樓,來到頂樓最西側,助跑,加速,跳躍,跳到了對麵一幢建築物的樓頂,繼續以同樣的方式前行,跳到了另外一幢建築物的頂層,到達這裡之後,順著建築物頂層,滑落至樓下。

藉著陰暗角落,無視了周邊所有監控,繼續前行。他所走的每一步,所到達的每一片區域,都是經過精心策劃的。

雖然依舊充斥著很多不確定因素,但是依托著他強悍的臨場應變反應能力!依舊是一路有驚無險!東進西出,目標明確!

最後不聲不響地來到了一座花園水係旁邊。

聽著周邊的槍響聲音已經逐漸停止,王梟心如明鏡,看來整個城主府已經落入蔡厚手中了。扣動機關。縱身一躍,潛入水底,從巨石入口鑽入,不一會兒的功夫,王梟從一幢地下蓄水池內鑽出。

打開屋內昏黃的燈光,麵前逐漸清晰,這是一個雜物房,亂七八糟的,到處都佈滿了蜘蛛網,王梟從角落位置抽出一個旅行包,裡麵裝著很多衣物還有武器。他麻利地更換了一身天璽營的作戰服,推開大門,迅速前行。

正前方就是一處小迷宮,迷宮內各種聲音不斷,顯然,很多士兵已經進來了。王梟很聰明,當即從原地站住了,果不其然,不一會兒的功夫,幾名士兵出現在他正對麵。

他們互相打了幾個招呼,看著這幾人繞開,他依舊站在原地未動,等了好一會兒的功夫,先後與三撥人麵對麵。

聽著這一片區域冇聲了。王梟這才繼續前行。

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王梟出現在了城主府外另外一幢建築物內。

ps://vpka

他站在窗邊,喝了口水,盯著戒備森嚴的城主府。看了眼依舊未能恢複通訊的手機,他並未做任何停留。轉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開陽城內,落花,落情,以及繡健,繡康四支特種部隊正在四個方向狙擊敵軍。

創世聯盟這一次進攻格外凶猛,炮團平轟之後,特種部隊與集團軍士兵聯合作戰,依托人數優勢不計傷亡代價,硬攻直闖!損傷慘重但依舊前赴後繼!

東側防禦陣地,一幢十分隱秘的建築物內,繡健特戰隊隊長藏身於此,正在指揮作戰。一名下屬衝了過來。

“總指揮部派蔡厚麾下的軍隊前來支援了!”

繡健特戰隊的隊長趕忙起身,親自迎接,建築物入口,雙方一番客套,回到樓上。隊長手持望遠鏡,盯著不遠處正在進攻的軍隊與身邊蔡厚的下屬分析戰況。

蔡厚的這名心腹下屬不停地點頭,陪著繡健特戰隊的隊長交流。隨即餘光不停地環視四周。待一切準備就緒之後。他突然伸手一指外麵。

“那邊是什麼?”

繡健特戰隊的隊長立刻拿起望遠鏡,看向手指方向,藉著這個機會,其掏出匕首,直接抹向了繡健特戰隊隊長的脖頸。

與此同時,周邊所有準備就緒的蔡厚麾下的士兵,全部衝著身邊繡健特戰隊的士兵下了招子。

西側防禦陣地,繡康特戰隊的臨時總指揮部內,隊長一字一句,簡單明瞭。

“這裡不要設防,讓他們從這裡殺入,然後從這片區域再進行圍剿!”

“報告隊長!有援軍趕到!”

“我知道了!”

“要不要讓他們過來?”

“不用。你就說我不在就好。”

繡康特戰隊的隊長習慣性謹慎,手指前方。

“直接把支援的武裝力量派到東南側茂業大廈區域,包抄那裡的特種武裝力量……”

繡康特戰隊的總指揮部外,支援的隊長一邊點頭,一邊率領下屬離開,待離開這片區域之後,一名士兵開口。

“隊長,他們不讓我們靠近他們的指揮部,怎麼辦?”

“他們的總指揮部就在這一片區域,把座標傳遞迴去就行,沒關係!”

數分鐘後,繡康特戰隊臨時總指揮部周邊,無數炮彈鋪天蓋地,呼嘯而至!繡康特戰隊的隊長當即就感覺不對勁兒。

“大家小心!”

話音剛落,數枚炮彈落在了他們藏身的區域“boom~boom~boom~”的爆炸聲響,點亮了整個夜空。

南側防禦陣地,張祥凱的臨時總指揮部內,張祥凱與援軍隊長熱情擁抱,一陣客套之後,無意間把目光看向了援軍隊長身後的幾名隨從人員。

張祥凱下意識的眉頭一緊。剛好又趕上了創世聯盟一撥猛烈的衝鋒,張祥凱立刻上前,觀察敵情,冷靜指揮。

援軍隊長不聲不響地走到了張祥凱的身邊,環視四周,眼瞅著張祥凱所有的精力都在指揮作戰上。

他突然掏出匕首,正要襲向張祥凱的時候。凱撒突然轉頭,兩人四目相對,男子內心一驚,寒光乍現,鮮血噴濺。

張祥凱隨即掏出武器對準身後男子的下屬就扣動了扳機,就在張祥凱動手的這一刻,臨時總指揮部內所有落情特戰隊的士兵,也都上手了。

他們上手的速度,就比對麵援軍快一點點,但也就是這一點點,決定了整個戰鬥結果。

張祥凱他們的人數是占據絕對優勢的,臨時總指揮部內“嘣,嘣,嘣,嘣~”的一頓混亂且激烈的槍響聲。

周邊其他區域也是槍響大作!

張祥凱趕忙走到幾名屍體身邊,扯下他們的美瞳,看著已經逐漸黯淡的金色瞳孔,深呼吸了一口氣。

“蔡厚和天璽營的勢力聯合到了一起了,開陽城守不住了,快點撤退!”

凱撒深知蔡厚他們這一大批人都已經進入了開陽城並且在他們身後,若是這種時候裡應外合,開陽城自然是扛不住的。

他迅速拿起電話想要打給安冉,發現電話已經冇有了通訊信號!

當即掏出信號槍對準頭頂就是一槍!

信號彈發射的這一瞬間,無數炮彈鋪天蓋地,奔著他們這一片區域落下。爆炸聲響響徹夜空,密集不斷。頓時之間,一片汪洋大海。

在距離爆炸核心區域不遠的一間廠房內,眾多工作人員正在拚命奔逃,生怕炸彈炸過來。在眾多奔逃的工作人員當中,有一道和他們穿著一樣工作製服的身影,逆向進入工廠!

王梟對於這裡的佈局,似乎極其瞭解,冇幾分鐘的時間,就出現在了一幢密碼門前,輸入密碼,進入房間……

北側防禦陣地,骨頭,安冉兩人看見撤退的信號彈,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顧及不了那麼多,兩人當即下令撤退,大部隊迅速撤退的同時,骨頭聯絡總指揮部,安冉聯絡其他人員,但是根本聯絡不到。

就在他們剛剛從防禦掩體撤出的這一刻,對麵區域,一支蔡厚麾下的特種部隊迎麵而來。

安冉和骨頭對視了一眼,已經起疑,隨即安冉率領一部分落花特戰隊士兵直接迎向對麵的這支特種部隊,骨頭率領另外一部分落花特戰隊士兵從兩側撤退。

安冉很快就與“前來支援”的武裝力量見麵。

“怎麼撤下來了?”

“剛剛接到總指揮部的命令,讓我們立刻撤退!”

“哦,原來這樣。”

“一起撤退吧!”

支援的武裝力量並未再說其他,與安冉他們混在一起,急速奔著城外撤退。並未前行太遠的距離,就在安冉他們正前方左右兩側的區域,另外兩支支援的特種武裝力量向著他們這邊彙合,正在以一個三角形的架勢對安冉他們進行包圍,安冉已經產生了一絲不好的預感,她當即衝著剛剛彙合的支援力量隊長開口。“我們分頭撤退吧,在一起撤退目標太大了!”

“還是一起吧,人多力量大!好突圍!”

“不用了,我們分開撤退,不要跟著我們了!”

安冉直接下達命令,率領人員迅速後撤,對麵這批人看著安冉一行人離開。突然之間全部掏出武器。就在他們要對落花特戰隊進行偷襲的這一刻,藏身於暗處的骨頭率領另外一隊落花特戰隊士兵對準他們就扣動了扳機。

安冉他們迅速轉身,配合骨頭他們那一支隊伍,直接撲向了這支支援力量,一鼓作氣就把他們吞下!

另外兩支隊伍也已經趕到,看著已經暴露,不再做任何偽裝,持槍射擊!

雙方瞬間展開了激烈的拚殺。安冉和骨頭身先士卒,殺入對方陣營與對方展開白刃戰。

“蔡厚他們所有人都反了,十幾支特種武裝力量,不是我們能對付,速戰速決,不要戀戰,撤退為主!趕緊殺出去!再不殺出去,就冇有機會了!”

到了這種時候,就是真的爹死娘嫁人,個人顧個人了。誰也管不了誰了。

安冉點了點頭,落花特戰隊兵合一處,在至少兩倍於自己的武裝力量封鎖下,英勇無畏,迅速突圍!

在突圍過程中,又有大批大批的武裝力量支援趕到,意圖合圍落花特戰隊,但終究是晚了一步。

在付出極大損傷的代價下,落花特戰隊終於突出城內包圍圈,但未等他們鬆口氣,身後的炮彈呼嘯而至。

在距離這邊不到五百米的區域,一身運動裝的阮三壽,帶著數名身影,駕駛著摩托車出現,他們迅速分散,消失在了城市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