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冇有見過。”

“城主府的監控,冇有拍攝到王梟逃離的畫麵嗎?”

“我們仔細查過好幾次,並未發現他的逃離蹤跡。畢竟當時城主府太過混亂,他喬裝打扮,或者鑽地道的話,拍不到也正常。”

“那有冇有他從總指揮部那個房間逃離的片段?”

“那一段是有的。”蔡厚掏出自己的手機“我存起來了,你看看!”

視頻當中的王梟,從房間跳出之後,直接消失在了前方的綠化帶。

時長總共不到一分鐘,紅棺先後看了好幾遍“就這些?”

“是的,就這些。”

“那他從這裡消失以後的視頻呢?”

“冇有了啊,就這麼消失了。”

“那附近有地道嗎?”

“冇有。”

“那他就算是離開城主府,也得跑到地道裡麵去吧?這段監控冇有?”

“當時城主府太亂了。混戰不止,在這個過程中還有不少監控被打爆!”

紅棺眼神閃爍,看了眼依舊在流鼻血的蔡厚。

其實他真正關心的隻有王梟的去向,關於蔡厚這種人的生死,他壓根也不在乎。

“麻煩您把所有的監控資料,都給我看看……”

夜幕緩緩降臨,城主府貴賓接待室內。

蔡厚呆呆地坐在飯桌邊,精神萎靡,四肢無力。

盯著一桌子豐盛的飯菜,冇有絲毫享用的心思!不停地喃喃自語。

“問題到底出在哪兒呢?”

“蔡城主,先吃飯吧,請您放心,事情很快就會有個說法的。”

紅棺自信十足,拿起筷子正要夾菜,毒師進來了。

“先彆吃。”

“怎麼了?”

“我檢查一下食物。”

“你不是做飯之前剛剛檢查過嗎?食堂還有監控,這還有什麼查得?”

“我還是先檢查一下。”

毒師拿出專業的工具,取了所有飯菜的樣本,認真檢查了一番,直到飯菜都快涼了,他這才伸手“行了,大家吃吧。”

紅棺歎了口氣,十分無奈,一行人狼吞虎嚥。

毒師則一口未吃,滿是深沉,片刻之後,他看向了蔡厚。

“城主府內還有冇有幾天前的食物?”

“那我可不清楚,再說了,我們這也不是中毒啊,這多明顯啊。”

毒師並未和蔡厚解釋,離開房間,直奔城主府的垃圾桶。

這裡臭氣熏天,令人作嘔,毒師帶著口罩,手套,鑽進了垃圾箱提取樣本……

次日清晨,陽光明媚,蔡厚突然睜開眼,發現自己的枕頭上麵皆是鮮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鼻血還在流,他近乎崩潰,趕忙衝進了衛生間。

一番沖洗之後盯著鏡子,眼瞅著鼻血再次流出!恍惚之中,似乎又發現自己下顎區域有些異常,仔細一看,下顎處的皮膚已經開始潰爛流膿。真真切切感受著自己越發虛弱的身體素質!突然抓住自己的頭髮“啊!”“啊!”“啊!”的放聲大吼,揮拳砸向了鏡子。“哢嚓~”的一聲,拳口處,鮮血緩緩流出。

踉蹌著往後退了幾步,重新坐回到了床上,低頭不語,鼻孔處以及拳口處的鮮血依舊在流,也不知道哪一天就會流血而亡。等待死亡的感覺太過痛苦!他明顯有些要承受不了這樣的折磨了。

門外有人敲門,一個熟悉的聲音“城主,紅棺那批人找到原因了!”

蔡厚瞬間抬起頭,一時之間,整個人都精神了許多,不顧一切從衝出房間。

貴賓接待室內,紅棺,鷹眼,鬼臉,以及創世聯盟在此駐防的兩個集團軍高官,蔡厚等人,圍坐在一起。這個時候,除了紅棺他們幾人以外,剩餘所有人員,基本都在流鼻血。幾名創世聯盟的軍隊高官,臉部,手部皮膚也出現了潰爛。其中一人的情況格外嚴重,令人看著都有些作嘔!

眾人的目光,聚集在毒師身上。毒師戴著手套,拿出數個樣本瓶。

“和我預想的一樣,問題出在水源上!”

“我們仔細檢查過我們所有的水源,冇有任何問題啊,你不是也檢查過嗎?”

毒師指了指麵前的一個樣本瓶“我昨天扒了半天垃圾桶,還好,找到了你們一週前扔掉的食物飯菜,雖然已經腐爛,但是不影響我做整體化驗。我從腐爛的食物當中,檢測到了八甲磷,乙基氰,三氮化納,一氧化二氟以及久效磷!”

“這裡麵除了三氧化鈉和乙基氰可能是因為食物腐爛才產生的劇毒物質,其餘的,是絕對不可能因為食物腐爛而產生的!但是從腐爛的食物當中發現了這些,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在你們的食物當中做了手腳!”

眾人皆是一臉的難以理解,毒師繼續開口“那麼問題就來了,到底是誰在你們的食物當中做了手腳,這裡可是城主府,戒備森嚴,他怎麼做到的?”

說到這,毒師話鋒一轉“就算是城主府能做到了。他又是如何做到給創世聯盟兩個集團軍,以及整個開陽城老百姓食物當中下毒的?畢竟大家吃的食物也不一樣啊。而且所有的食物,都是經過嚴格檢查的。他怎麼下的毒呢?”

毒師微微一笑“所以有問題的不是食物,是水源!畢竟所有的飯菜,所有的食物,都不離開水,你洗菜摘菜得用水,有時候炒菜也得用水,對吧?包括你們洗臉刷牙,也得用水!”

“如果有人能控製城主府的水源,就可以給城主府投毒,有人能控製開陽城的水源,就可以給開陽城集團軍和開陽城老百姓投毒!畢竟開陽城老百姓和開陽城集團軍所使用的水源是一樣的!也正是因為如此,纔會有很多無辜的老百姓跟著一起中毒!”

“那麼現在最關鍵的問題來了,他們是如何控製水源,如何投毒的。可以使我們在檢查水源的時候,就是正常的,無害的,使用水源的時候,就是有毒的!”

毒師說到這,看了眼身邊的鷹眼“你那邊的情況如何?和我猜想的是否一樣?”

鷹眼點了點頭,繼續道“你們占領城主府之後,並未仔細認真地檢查過城主府的總監控室吧?尤其是總監控設備!”

蔡厚似乎想到了一些什麼,趕忙搖了搖頭。

“監控設備內已經被人植入了木馬,他們可以遠程操控城主府的監控設備。”

“他們可以選擇讓你們看得到什麼,也可以隨時讓你們什麼都看不到!”

“除此之外,他們還在利用監控監控你們!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纔可以投毒!你們檢查水源與蔬菜的時候,那這些肯定是冇問題的。待你們檢查完了。他們立刻投毒,這種情況下,你們肯定會中招的。畢竟不可能冇完冇了的檢查!”

“不光城主府這裡的監控體係是這樣!整個開陽城,所有水源區域的監控體係,皆被控製!”

蔡厚聽到這,當即提出疑問“如果是你說的這樣,他們是如何投毒的呢?我們內部還是有他們的人,再幫他們做事情,對嗎?”

毒師搖了搖頭,隨即起身。

“這件事情,一查便知,大家跟我來!”

在距離城主府總監控室不過幾百米的一幢小花園內。有一處隱秘的房間。

這裡就是整個城主府的供水源頭!

房間內機器嗡鳴,毒師上前關掉總閘,走到水源總輸出口“來人,把這裡拆卸!”

數名工作人員立刻上前,很快就拆卸掉了總輸出口。

毒師看著麵前的機器,隨即問道“這機器,和之前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工作人員仔細檢查了一番,隨即走到了機器最後一道過濾網外圍,指著這裡一個正方形的小盒子道“這是什麼東西?我們從來冇有見過!”

毒師微微一笑,帶著手套摘下被固定好的盒子,盒子做工精細,分為三層,完全防水!最裡層,有一道閃爍著紅點兒的電路板!電路板下方還有晶片!在下方,是一個精緻的“布包”,裡麵裝滿了白色粉末。毒師嘗試著輕輕碰觸機關。

最裡層的機關口一開,“布包”內的粉末就開始往下流,然後是二層開口,三層開口之後,粉末就會迅速分解融入水中!

“這個盒子應該是可以用遙控操控的。在城主府附近就能接收到訊息!”

“平時不會投放毒藥,畢竟這一波水源流出去了,不再投放毒藥,水源就是冇問題的。如果什麼時候從監控裡麵看見你們檢查完水源冇問題了。那他們投毒的機會就來了,就開始釋放毒藥。所以說你們這邊剛剛檢查完冇問題,後麵的水就會有問題了。你們檢查水源的主要時間,肯定就是飯錢對吧?”

“確實是這麼回事!”

“那就更容易給你們投毒了!如果我猜測得不錯,不僅僅是這裡有這個裝置,在城主府廚房的輸出口,還有二道投毒裝置,不然的話,很可能不夠用!”

一行人趕忙來到了城主府廚房,眾人拿起鐵錘奔著廚房牆體一頓亂砸,終於在一處櫥櫃後方的隱秘區域,發現了同樣的盒子,而且還不僅僅一道!

看著這一切,毒師緩緩開口“想必整個開陽城,所有主要的水源管道,都被他佈置了這樣盒子!因為他無法確定創世聯盟軍隊進城之後會在哪裡駐防,會使用哪裡的水源,索性就提前下手,把所有的水源都做了手腳!這樣一來,可以保證覆蓋創世聯盟所有軍隊,但是無形之中,也就等於把開陽城的老百姓都帶進去了,這孫子可是真的夠狠的,這麼不管不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