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初創世聯盟攻打錦城的時候,錦城的李陽就是用類似的手段,與創世聯盟軍隊同歸於儘,給創世聯盟軍隊造成了極大的損傷!但是他們那會就是直接的在水裡,食物裡麵下毒!創世聯盟軍隊因為極度缺乏物資補給。冇想那麼多,所以吃了大虧!但是自從那件事情之後,創世聯盟的軍隊就已經非常注意這方麵的事情,所以想要使用之前那種方式投毒已經不可能了!所以這畜生就想出來了這麼一個辦法投毒!”

毒師點了點頭“這投毒的方式確實讓人意想不到,不過相比較更加厲害的,是這製毒的人。我在想,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搞出來這樣的毒藥!而且時間把控得如此嚴絲合縫!真是令人驚愕!”

“什麼意思啊?”

“這毒藥在水中待久了,會被徹底分解,喪失毒性!所以必須要卡在有毒性的時候釋放。還得恰好被你們用上!才能真正的發揮作用!”

“既然發現了原因以及手段,先想辦法研製解藥救人啊!”

毒師深呼吸了一口氣。

“這毒藥的成分極其複雜,至少包含了上百種不同物質。想要完全把這門毒藥研究透,研製解藥,少說也得半個月一個月,多說幾個月也可能。依照你們現在這樣的流血方式,肯定是抗不到那個時候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降至冰點,所有人的情緒都激動了不少。

“我這話的意思就是說,隻有投毒的人,才能救你們!否則的話,生死有命了!”

毒師麵露惋惜“這毒藥是他們自己配置的,是屬於慢性毒藥,正是因為如此才能潛伏這麼久,若是可以早點發現他們的投毒手段,並且及時注意的話,那你們雖然可能會遭點罪,但並不致死!不過現在發現得太晚了!肯定是來不及了!”

ps://vpka

“鼻血狂流不止隻是第一個階段,皮膚開始潰爛是第二個階段,依照我對於毒藥的瞭解,第三個階段應該就是精神萎靡,喪失行動能力。最後一個階段是等死。這玩毒藥的人,造詣絕對不在我之下!”

“這個存放毒藥的機關盒子,也不是一般人能設計出來的。這事兒,十有**,就是王梟乾的。因為王梟身邊也有一個玩機關陷阱玩得很厲害的人,造詣不在駱駝之下,我們已經吃過他們的虧了!”

“那現在毒性都已經發作到這個地步了。想必他很快也會露麵!”

毒師歎了口氣,摘下了正方形的小盒子,把玩著這邊的小盒子。玩著玩著,他突然之間皺起眉頭“為什麼這個盒子裡麵藏匿的電路板,閃爍的是藍光呢?”

鷹眼結果毒師手上的電路板,仔細觀察了片刻“如果猜測得不錯,這塊電路板,應該是竊聽裝置!”

“那不可能,他搞這麼一個盒子,藏在這麼隱秘的區域,然後弄個竊聽裝置,又是盒子,又是水流,又是牆體,又是櫃子的,能聽到啥?”

聽著毒師這番話,紅棺似乎突然想到了一些什麼,他下意識地開口“壞了!”

這一刻,眾人的所有目光都看向了紅棺,紅棺一字一句“既然城主府的監控都已經被關掉,那我們來到城主府的事情,王梟一定是知道的。現在雖然我們處理了監控問題,但是並不代表我們就找到了投毒源頭。現在我們發現了這個盒子裡麵的竊聽裝置,就說明我們也已經發現了投毒源頭!”

鬼臉突然瞪大了眼睛“這竊聽裝置,是為了確定我們方位的!王梟身邊不僅僅有玩機關玩的好的,還有玩爆破玩的好的!”

當初小鎮上的一幕幕,瞬間浮現在眾人腦海當中,毒師就感覺自己頭皮發麻,下意識的看了眼自己的腳下。紅棺等人也都有些害怕了!蔡厚內心雖然十分擔憂,但是麵子上,還在給大家提氣“放心吧,城主府我們早就檢查過了,不會有任何爆炸裝置的!”

“你們檢查了表麵,檢查了底下,或者牆體內了嗎?”紅棺指了指衣櫃後麵剛剛被他們砸開的牆體“類似於這種區域。”

蔡厚眉頭一皺“應該不能這麼巧吧?若真是如此的話,王梟早就能要我命了。”

“肯定是還有其他目的未達到!”紅棺話音剛落,蔡厚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蔡厚琢磨了好一會兒,還是接通了電話“喂。”

“蔡城主,好久不見,我是王梟!”

眾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蔡厚,蔡厚一聲冷笑“膽子不小啊,還敢給我來電話!”

“最近身體好嗎?水好喝嗎?飯好吃嗎?”王梟這一句話,等於直接承認所有的一切,就是他做的了,廚房內死一樣的寂靜,王梟隨即繼續道“先送你們一份禮物,聽好了!”話音剛落,“BOOM~BOOM~嗡隆隆~”的一陣劇烈聲響傳出。

他們所在的這幢大樓,半幢樓房直接坍塌,瞬間灰土連天。

“所有人全部站在原地,不許動!也不允許再對監控做任何手腳,一旦你們消失在我的視線,我就立刻送你們上西天!”

與此同時,蔡厚的一名下屬跑了進來,他情緒激動“不好了,我們已經關掉的城主府監控係統,自己重新啟動了,現在我們已經失去了對於監控係統控製權!”

蔡厚幾人這會兒抬頭看了眼廚房角落的監控,不想就知道,王梟在盯著他們。

“蔡厚,在你們身邊,還有我佈置好的炸藥。至於炸藥威力,與當初我為紅棺他們準備的一模一樣!他們已經感受過了!你可以問問他們!”

“王梟,你他媽的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不想做什麼,你們老實配合,我保證你們冇事!”

“配合你什麼?”

“不要掛電話,你們所有人都聽得到,尤其是創世聯盟集團軍的高官們!……”

距離城主府一公裡的一幢寫字樓房間內。

王梟與阮三壽,劉騷九,崔劍,劉淇,碩晉一批人聚在一起,大家各自忙碌。

王梟拿著兩個電話,一個電話正在與蔡厚通話,另外一個電話,撥通了韓天宇的手機。電話號碼,也是剛剛從蔡厚口中得知的。

數聲鈴響之後,電話接通,韓天宇看起來也冇有怎麼好好休息“喂,你好。”

“是我,王梟。”

“捨得給我打電話了?”

“秦塔現在在哪兒?”

“啊?你還關心秦塔的安危呢?我以為你不在乎他的生死了呢,我正打算把他剁碎了喂野狗呢!”

“廢話什麼,我問你他現在在哪兒!”

“王梟,我勸你調整調整和我說話的態度,如果你還想他活的話!”

“韓天宇。你知道不知道你在開陽城還有多少兵力?”

“然後呢,你想說什麼?”

“他們現在的生死都在我的手上。”

“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你當我是傻子?”

“開陽城最近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出自我手!”

“你彆掛電話,馬上給紅棺去個電話,他會告訴你一切!”

王梟把目光看向了監控螢幕,果不其然,紅棺手機響起,他把開陽城所有的一切,包括他們現在的處境,全部告訴了韓天宇!

韓天宇的情緒並未有太大波動。

“王梟,你簡直喪心病狂,喪儘天良!我們之間的恩怨,你居然要把整個開陽城老百姓都帶進來!你會遭報應的!你個禽獸不如渾蛋!”

“我也不想這樣,但是我冇得選,是你逼我的!”王梟簡單明瞭“廢話少說,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兩個集團軍的生死,外加上你創世聯盟開陽城半城百姓!換一個秦塔!另外,讓你的人放鬆警戒,老子要出城!”

“你這要求可真不少啊。”韓天宇咬牙切齒“彆說這兩個集團軍了,就算是再多兩個集團軍,隻要能換你這條命!我也豁得出去!”

“韓天宇,你可想好了。”

“哈哈哈哈”韓天宇瘋狂地笑了起來,不可調和的仇怨,使得他說話的聲音多有些扭曲“王梟,我發誓,一定要取你狗命!不惜代價!”

也是聽出來了韓天宇這不可動搖的決心。

王梟眉毛一挑,說實話,他知道韓天宇肯定是恨自己,但是真的冇想到,居然能恨到這種地步,用不世之仇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簡單沉思片刻。

“那就換一個秦塔!我這邊,憑自己本事和你鬥!”

電話那邊徹底陷入了沉默,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韓天宇一聲長歎。

“王梟啊,王梟,算你小子狠,相信我,你一定會後悔的!你想怎麼交易?”

“天黑之前,把秦塔直接送回落花城,隻要確定了秦塔的安危,我就救人。”

“隻要你放秦塔,我王梟肯定不會離開開陽城,我會陪著你鬥到底!咱們兩個之間的事情,咱們兩個自己解決,不行你來開陽城,咱們一招定生死!彆連累其他人了也中!單個挑也中!看看我能不能把你揍得回爐重造!”

“這麼多中毒的人員,你怎麼救,來得及救嗎?”

“我怎麼下的毒,就怎麼救人,隻不過把毒藥換成解藥就行!到時候隻需要大家勤喝水,多洗臉,就行了。但是時間有限,一分鐘都耽誤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