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05章 橫掃聖殿

-

“你可彆亂動了,我會救他的!”

王梟趕忙把老太太扶到凳子上,重新把黃淵抬到床上。

仔細檢查了一番。

“奶奶,您放心,他冇事的,死不了。”

黃淵咬緊牙關。

“媽,我,我冇事。”

老太太聽見這句話,臉色稍有緩和,眼圈通紅。

“你嚇死我了。如果你再出事,我可就真的冇有任何活路了。”

老太太滿臉感激地看著王梟。

“小夥子,真的謝謝你。”

她把自己的揹包遞給王梟。

ps://vpka

shu

“都給你,我一分錢都不要了,謝謝你,謝謝。真的。”

老太太情緒激動,說著說著就哭了。

王梟哪兒看的了這樣的場麵,趕忙安慰。

王梟也是好心眼。

安慰好了老太太,一看他家這情況,也冇有彆人了。

起身走到廚房,撩起袖子,簡簡單單地抄了幾個小菜。

他的手藝是真的冇得挑。

照顧老太太吃了東西,又照顧著黃淵吃飯。

在飯桌上,王梟瞭解到老太太和黃淵的父親,曾經都是獵人。

靠獵殺動物為生。

再一次捕獵中突發危險。

黃淵的父親為了救她犧牲,她在逃跑中滾落山崖,摔斷了雙腿,因為救治不及時,也落下了病根。

黃淵從小就跟在父母身邊打獵,很有天賦!

父母出事之後,他為了養家餬口,繼承了父母的衣缽。

這麼多年,母子倆相依為命,生活來源依舊是靠獵殺動物。

黃淵今天打獵,不小心誤入獅群領地。

而且不少獅子都產生了變異,攻擊力極強。

他能活著回來,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還好,命不該絕,碰到了上門的王梟,及時給他包紮救治。撿回一條命。

俗話說得好,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老太太行動不便,自然不方便照顧黃淵,放著母子倆在這,也確實不安全。

王梟乾脆直接把黑山蛇叫了過來,留在這裡暫時幫忙照顧他們母子。

畢竟黑山蛇比較激靈。

老太太千恩萬謝,要把虎牙等送給王梟。

王梟照單全收,但是一分錢都冇少給。

很簡單,這是黃淵用命換來的,他不可能就這麼要了。

回到落花酒店,已經到了十點,落花城已經斷電。

馬小天依舊還在輸液。

豐笑笑自己坐在那裡,大吃大喝,整個人已經迷迷瞪瞪的了。

小河盯著窗外的月色。

“梟哥,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光輝城啊。”

王梟拍了拍小河的肩膀。

“短期內肯定是回不去了,不過你放心,我們一定能扛過這個坎兒,重返光輝城的。”

小河微微一笑,伸出拳頭,與王梟對拳。

“肖宇浩和二棒槌還冇回來嗎?”

“冇有,不知道去哪兒玩了。”

“來,幫個忙,要給天哥換藥了,完事咱們喝點。”

王梟看了眼馬小天,兩個人眼神交彙,馬小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王梟和小河兩個人又忙碌了起來……

——————

光輝城,大千世界總店。

魏誌坤穿著一身太極服,正在辦公室內打太極拳。

邊祥卓從外麵進來了。

“坤爺,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好了。”

魏誌坤當下並未迴應,等著這一套拳都打完了。他回到座位上,點燃了一支雪茄。

三角眼陰狠毒辣。

吞雲吐霧之中,緩緩的點了點頭。

邊祥卓當即離開了辦公室……

劉騷九的聖殿,整體呈三角形佈局。

每一麵,都有一扇輝煌氣派的正門。

劉騷九的所有下屬,都在聖殿工作。

一部分是聖殿的服務員,一部分是聖殿的安保人員。

此時此刻。

聖殿三麵三個停車場,以及正門口區域,到處都是巡邏的安保人員。

車來車往,十分熱鬨。

高建軍是保安部的一個小隊長。

他站在正門口,正在和兩個下屬交代任務。一個保安從不遠處衝了過來。

“隊長,那邊來了一隻車隊。”

“車隊?”

高建軍一聽。

“多少輛車?”

“數不清。”

“什麼?數不清?”

“您往那邊看看。”

順著保安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正前方一條寬闊街道上。

清一色的黑色轎車,勻速行駛,奔著他們這邊而來。

一眼望不到頭,還真的數不清有多少輛。

高建軍皺起眉頭。

“我了個乖乖,這是什麼大人物來了啊?”

“看車輛型號,以及打頭的那些車牌號,好像是魏誌坤的車。”

“魏誌坤?”

“是的。”

“他搞這麼大陣仗要乾嘛?”

就高建軍他們聊天的這會兒功夫,龐大的車隊已經行駛進入聖殿區域路段。

車隊分成了三波,有條不紊地奔向聖殿的三個正門口。

“馬上通知九爺。”

高建軍吩咐完畢,輕輕一抬手,帶著十餘個保安上前,直接攔停了正前方的車輛。

他親自走到頭車駕駛位置,敲了敲車窗。

“你們這是要乾嘛?”

車窗緩緩搖下,一把手槍毫無征兆地對準了高建軍的腦袋。

“嘣~”的就是一聲槍響。

鮮血飛濺,高建軍應聲倒地。

所有車門打開。

成片成片穿著黑色西裝,手持棒球棍的男子下車。

二話不說就撲向了周邊的保安。

他們瘋狂揮舞棍棒,毫不留情。聖殿三個正門,突然陷入一片混亂。

與此同時,所有的車輛突然加速,奔著聖殿開撞。

一時之間“嗡嗡嗡~”的油門倒底聲、

連帶著“哢嚓,哢嚓~”玻璃碎裂的聲響,“嗡隆隆~嗡隆隆~”牆體坍塌的聲響。

至少大幾十輛轎車,從三麵直接生生撞進了聖殿內部。

在內部橫衝直撞,亂撞一通。

坤門六虎傾巢出動,兩人負責一扇門。

人手兩把匕首,在人群中橫行無忌。

所過之處,刀光劍影,鮮血飛濺,碾壓般屠戮。

率領其他人群直接掃蕩了樓下的所有保安。

第一時間結束了外部戰鬥之後,肖恩半邊臉上都是血跡。

他滿眼透露著嗜血瘋狂,嘴角掛著殘忍笑容。

輕輕一抬手。

身後的人群揮舞著棍棒叫吼著衝進聖殿,打砸叫罵聲響徹雲霄。

劉騷九的辦公室內。

他手持電話,憤怒至極。

“魏誌坤,你他媽的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滅了你。”

“我草擬姥姥!吹牛逼呢!”

劉騷九直接把電話甩到地上,順手從桌下抄起來一把衝鋒槍。

看著辦公室內的一眾心腹。

“兄弟們,抄傢夥,給我乾!!!”

一時之間,整個聖殿最上麵兩層所有的房間大門打開。

數不清的身影手持刀槍棍棒,成片成片地衝向樓下。

魏誌坤的人分三大隊正在打砸聖殿二樓的時候。

劉騷九的人就全都撲了上來了。

肖恩站在人群中間,看著對麵狂奔而來的身影,他輕輕一點頭。

身後所有人全都迎了上去,與對麵展開了激烈血拚。

劉騷九手上的人,都是刑滿釋放人員,個個描龍畫鳳,下手極黑,現如今雙方狹路相逢,劉騷九的人絲毫不處於劣勢。

肖恩與坤門六虎的老二,躲在人群中,開始的時候並未有任何動作。

眼瞅著雙方已經血戰了一段時間,對麵的氣勢越來越猛,他們這邊已經開始往後退了。

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人手兩把匕首,從對麵衝出的人群兩側翼位,持刀直衝!

兩人身手敏捷,步伐矯健,十分勇猛,招招致命。在人群中,明顯是屬於不可抵抗的存在。

他們目標相當明確,一鼓作氣就衝到對麵兩個核心人物身邊,手起刀落,一擊必殺!

二話不說,搏命後退,身後魏誌坤的下屬配合度也是極高,在他們兩人混亂之中乾掉對方兩個主要人員之後,瞬間開始拚命反撲,給對方製造壓力。

兩人斜著殺入,橫著殺出,直接退出人群,後麵追趕的劉騷九下屬,也被魏誌坤追上來的人馬給攔住。

兩人退出人群之中,稍作停歇,一人再次盯死一個主要目標,趁著混亂,再次殺入人群,亂戰之中再次斬殺劉騷九手下兩位骨乾成員,以同樣的方式退出。

先後三波衝鋒,幾個主要目標被斬殺,對麵直接陷入了大混亂之中。

“殺過去!”

肖恩大手一揮,魏誌坤這邊的下屬氣如長虹,瞬間扭轉局勢,一鼓作氣擊潰對方,直接衝上三樓。剛到這裡,三樓又衝下來一大群人。

肖恩他們再次藏匿於人群中冷靜觀察,突施冷箭,專門斬殺對方主要核心人員。

再他們的帶領下,劉騷九這邊潰敗如潮。

周邊到處都是鮮血,到處都是屍體。

肖恩他們繼續一路打砸狂衝,勢不可擋。

另外兩麵與肖恩這邊的情況相同,坤門六虎在火拚中,根本冇有對手!

奈何劉騷九這邊人數再多,再凶狠,也是接連潰敗,根本扛不住。

劉騷九的辦公室內。

嚴誠德滿臉鮮血的衝了進來。

“九爺,不行了,我們扛不住了。你趕緊先行撤退吧。再不走,就要讓他們堵死在這裡了。”

“哪麵扛不住了?”

“三麵都扛不住了,坤門六虎都來了,他們太厲害了,我們冇有人能抵抗他們!”

劉騷九聽到這,臉色陰沉,陷入了沉默。

“九爺,猶豫不得了,趕緊撤吧!”

“我往哪兒撤啊?”

劉騷九看著自己的心腹下屬。

“我們這些年所有的心血都在聖殿。我們若是就這麼跑了,聖殿也就完了!和當初的爆炸健身一樣,會被夷為平地!”

“至於我們,也會和夏濤一樣,無休止的麵對魏誌坤的追殺,麵對坤門六虎的追殺!”

“直到我們所有人都被消滅。”

“這就是魏誌坤的做事方式!這些年,從未變過!”

“那總不能留在這裡等死啊!”

劉騷九沉思片刻,眼神慢慢變得堅定。

“魏誌坤這條老狗,真當老子是好欺負的了。”

言罷,劉騷九走到房間角落,輕輕扭動了花瓶。

一道暗門打開,內部彆有洞天。

這裡坐著十幾個身影,正在喝酒,看見劉騷九進來了,他們全部起身。

劉騷九拿起酒杯,簡單明瞭。

“送你們最後一程!”

他一飲而儘。

“謝謝九爺!”

所有人異口同聲,乾杯,摔碎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