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厚以及他核心圈子這批人,則依舊未喝,就這麼等著,從白天,到了晚上,從晚上,又到了第二天白天!

太陽緩緩升起,陽光照射到蔡厚的身上,睜開眼,看向了麵前的水源,又看了眼周邊的士兵。

這一晚上的功夫,又有兩名士兵暈倒了。

蔡厚嘴脣乾裂,盯著這水源,片刻之後,他率先拿起,一飲而儘!

其餘士兵當即上前,緊隨其後。眾人喝完,也不知道完全是解藥作用,還是心理作用。當即都覺得好了很多。無論如何,至少鼻血不留了!

所有人都非常的開心,若獲新生,說說笑笑,院子裡麵也熱鬨了許多。

毒師從房間內走出,看著麵前眾人“終於研製出所有解藥成分了!”

“配置好解藥,需要多少時間?”

“解藥一共有十七種成分,現如今我們手上隻有一半兒不到,剩下的需要三少爺給我們從其他城市調集!”

“開陽城的位置不錯,速度快了,十幾個小時就可以配製解藥了!”

“冇你想的那麼容易,解藥的先後入藥順序不同,功效也會不同,所以配置解藥也是麻煩事兒,還需要不少小白鼠做實驗!你們要是冇啥事了,再幫忙去找些試驗品吧!”

話音剛落,正門口區域“啊~”的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傳出,與此同時“啊~”“啊~~”的叫吼聲持續不斷,整個四合院外,殺豬般的慘叫不止!令人毛骨悚然!

毒師預感不好,率先衝出大院!目光所致,所有看守的士兵皆以倒地,他們渾身抽搐,口吐白沫,五官扭曲,表情極度痛苦,來回翻滾掙紮數分鐘後,七竅流血,死亡的模樣極其慎人!

倒地的所有士兵,都是昨天提前飲用了水源的士兵。毒師似乎想到了什麼,當即開口“壞了!”他轉身衝進了實驗室。

蔡厚一行人衝出四合院的時候,看著滿地的屍體,當即都愣住了。

不少人眼神當中充斥著絕望,下意識地跪倒在地,更有甚者開始拚命挖自己的嗓子眼兒,想要把剛剛喝進去的水,吐出來。因為用力過猛摳出來的都是鮮血!

蔡厚也有些扛不住了,釀嗆得往後退了幾步,目如死灰“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啊!”

夜幕緩緩降臨,四合院內,蔡厚躺在春秋椅上,目光呆滯,一言不發。

幾名心腹下屬走了過來。情緒也冇有好到哪兒去。

“所有的兄弟,都犧牲了!就剩下我們這些人了!按照他們發病的時間算,也就還有一晚上的時間了!”眾人已經恢複了平靜,再也冇有半點驚恐,反而皆是一副認命的樣子,站到了蔡厚的身後,蔡厚喝著茶,並未說話。

毒師從實驗室走出,來到了蔡厚麵前,遞給他一支菸,自己也點著了一支。

吞雲吐霧之中,毒師緩緩開口“城主府內水源和城主府外水源雖然中毒症狀一致,但所使用的毒藥並不相同!我這麼長時間,研究的,都是城主府內的毒藥,並未研究城主府外的毒藥。現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