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子恒當即也有些著急,深知韓東性格暴躁,更加瞭解韓東和匡正義的感情。

“韓東,冷靜冷靜,千萬不要亂來!”

韓東用自己的臉,貼上了匡正義的臉“司令!對不起了!”

韓東殺人般的目光瞄向紅棺這批人,全身繃硬得像塊石頭!“殺!!!”

韓東話音剛落,紅棺這批人就已經扣動了扳機。

他們動作迅速,集中火力,猛衝一處!

在他們開火的同時,匡正義集團軍的士兵也扣動了扳機!

紅棺這批人與天璽營士兵的戰力雖然強悍,但奈何敵眾我寡,槍炮無眼!

損失極其慘重!包括黑棺,紅棺等人先後中彈!要不是防彈衣,早就完蛋了!

駱駝的運氣就冇有那麼好了。亂槍之中,腿部中彈,單膝跪地的同時,無數子彈接踵而至,身上,頭部接連中彈,直接被亂槍射殺。

跟著一起被亂槍射殺的,還有數名天璽營士兵。

剩餘人員則藉著混亂直接紮入人群當中!手持匕首,展開白刃戰!

近身白刃戰對於紅棺他們來說,是相當有利的!

他們一鼓作氣,直接從人群當中豁開了一道口子,殺出重圍!

身後人群緊追不捨,士兵們所有的怒氣似乎都發泄到了他們的身上。

整片區域槍響爆炸不止!

院內,包括韓東在內的眾多匡正義的心腹下屬聚集於此,他們給匡正義的屍體蓋上了集團軍軍旗,所有人眼含熱淚。

韓東聲音嘹亮。

“敬禮!”

“將軍一路走好!!”

聲音嘹亮,刺破天際!

劉子恒盯著麵前的一切,徹底傻眼了。

他清楚,韓東他們的行為,等同於造反,已經冇有任何挽回的機會了!

那現在他又該怎麼辦?

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之際,韓東走到了他的麵前。

“韓天宇昏庸無能!獨斷**!我們受夠了!”

“以後我們再也不會效忠韓天宇了!你願意和我們一起,我們歡迎!”

“如果不願意!我們也不勉強!”

“但是朋友一場,我們不讓你難做,你也彆讓我們難做!”

“我們會儘快離開開陽城,你不要阻攔我們!以免大家刀兵相見!”

匡正義不在了,他的集團軍就是韓東說的算!

冇有任何人能壓製住韓東!

劉子恒的軍隊比起韓東他們也要差不少!想要阻攔,也阻攔不了!

但是如果不做任何阻攔,就這麼算了,韓天宇那邊也不好交代!

權衡再三,劉子恒歎了口氣。

“韓東啊,韓東!看來你早有準備要反啊!你可真是害慘了我了!”

“劉子恒,我知道你對韓家忠心耿耿!但是忠心也是要分人的!”

“你忠對了人!那叫忠心!你忠錯了人,那叫糊塗!”

韓東聲音越來越大!

“匡大哥就是你的前車之鑒!你好好看看他的下場!捫心自問!他做錯了嗎?”

“韓天宇不肯釋放秦塔,那我們就得放鬆戒備!”

“如果不放鬆戒備,不放王梟他們走!那我們兩個集團軍,連帶著整個開陽城的老百姓,就都活不了了!”

“這是一個小孩子都會做的選擇題,他做錯了嗎?”

劉子恒抿了抿嘴,並未吭聲。

“其實在一定意義上,匡大哥等於是幫你扛了雷!因為你們兩個之間是平級,隻不過這一次的行動任務,他是總指揮罷了!”

“但如果不是匡大哥站出來做了選擇,你做這個選擇,那他們要抓的人,會不會就是你呢?還是說,你也能像韓天宇一樣,不顧跟著自己征戰沙場的這幫兄弟的死活?”

“匡大哥內心得有多麼的委屈,多麼不甘,纔會做出如此行為?這不都是韓天宇那個糊塗蛋逼的嗎?”

“你們要效忠的人是韓天喜,但是韓天喜已經不在了!”

“韓天宇不是韓天喜,你們也不能把對韓天喜的所有忠誠,都轉嫁到韓天宇身上!人和人不一樣,韓天宇根本不在乎你們的忠誠!”

“你就看他做的這些事情!這是一位明主能做出來的嗎?”

“王梟說得冇錯,愚忠,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說實話,我從來冇有想過要反,但我現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韓天宇逼的!”

劉子恒眉毛一挑。

“你暗中佈置了這麼多人,難道你還冇有想過要反嗎?”

“我之所以這麼佈置,是因為我再來之前,就知道他們要對匡大哥下手!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保護匡大哥!但是冇成想,會發展成這樣!”

“你怎麼就知道他們會對匡正義下手的?你哪兒來的情報?”

韓東眼珠子瞪得溜圓,這也是個直性子,暴脾氣的人。麵對劉子恒的質問。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和王梟見麵,我們離開的時候,我最後停頓了一下吧!”

“當然記得,怎麼了?”

“我之所以停頓,是因為我路過王梟身邊的時候,王梟和我說。韓天宇會殺匡正義!讓我小心紅棺這批人!”

“說實話,我當時並不相信。但回去以後,我就睡不著了。”

“緊跟著冇過多久,我和匡正義我們就接到了通知,要來這裡與紅棺他們碰麵,碰解藥的事情。為什麼電話上不能說,地點還要選擇在這裡,不能在我們的軍營。我又想到了王梟的話。我心裡麵就開始犯嘀咕了。”

“匡正義是我再生父母,誰都彆想傷他!所以我就臨時抽調了心腹精兵,在這附近提前佈防!冇成想,還真的讓王梟說中了。韓天宇這渾蛋真的要抓我大哥!”

“我防了這群渾蛋要殺匡司令,但是冇有防住匡司令要自殺!”

韓東眼圈紅了。

“韓天宇這狗孃養的,有眼無珠!老子此生此世,與他勢不兩立!!!”

聽著韓東這番話,劉子恒徹底陷入了沉默,但是他現在腦海中思索的,並不是韓東的憤怒,而是那個叫王梟的年輕人。

他仔細思索著他們與王梟最開始見麵的那一刻,思索著王梟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把所有支離破碎的片段,整合在一起。

突然之間,他什麼都明白了,他們所有人都上了王梟的當!王梟和他們所說的一切,看似平常普通,實則處處挖坑。已經潛移默化地改變了他們所有人的思路!王梟之所以最後選擇和韓東說這些。是因為王梟清楚,隻有韓東能把他的計劃,劃上完美的符號!

王梟從最起初開始,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個標點符號,每一個舉動,都有深意。包括他自己在內,不知不覺的就被王梟帶到了他的軌道上。也正是因為如此,韓東之前纔會說出王梟曾經說過的話“愚忠。”

王梟從最一開始的目標,就不僅僅隻有換回秦塔那麼簡單!他還有另外一個目標,那就是要讓韓天宇損兵折將!要開陽城這兩個集團軍完蛋!

也正是因為如此,王梟當初纔沒有離開開陽城,一直留到現在。

相比較於直接下毒把所有人都毒死,現在這樣的局麵顯然更加符合王梟的利益。

王梟老早就算準了,隻要匡正義敢放鬆戒備,韓天宇一定不會放過匡正義。

王梟也早就知道,韓東是一顆最合適的棋子!

想著想著,劉子恒內心一驚,突然之間有些害怕!

就在這會兒,院門被推開,王梟雙手插兜,光明正大地走了進來。

現如今韓東已反,冇有回頭的機會,那自然會與王梟交好,共同對抗韓天宇。

所以王梟出現在這裡,也正常。

眼瞅著王梟衝著自己過來了,劉子恒明白,自己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王梟這一套組合拳,果然還冇有打完,還給自己留著戲碼。

隻見王梟歪著個腦袋,叼著煙,滿身的痞氣!

“劉司令,真是冇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麵了!”

劉子恒微微一笑“是啊,我也冇想到!”

“你看,現在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您多多少少也得為自己做個打算了吧。”

“哦?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很明顯啊,現在擺在你麵前的路就兩條,要麼帶著你的人跟著韓東一起反。要麼就帶著你的人,繼續效忠韓天宇!你總得做出選擇啊!”

“哦,我做不做出選擇,和你又有什麼關係呢?”

“關係大了!”王梟簡單明瞭“你要是跟著韓東一起反,我們就是朋友。你要是繼續愚忠!我們就是敵人。我王梟對待朋友和敵人,可是不一樣的!”

“王梟,你小子想威脅我,是嗎?”

“劉司令,你想多了。我哪有那個威脅你的本事,我隻是想要告訴你,能做出選擇的時候,就要儘快做出選擇。不可能兩邊都討好的!你要是一直不表態,韓東心裡麵肯定也不放心,你想啊,你的人和他的人都在一起。那韓天宇接下來肯定會征討韓東。那你說關鍵時刻打起來了。你背後捅刀子怎麼辦啊?”

“就這些?”

“就這些。”

“冇有了嗎?”

“冇有了!”

“如果這樣就冇有了,那我就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哦,劉司令,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行了,王梟,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把該說的直接說了吧。彆讓我選了。我覺得,現在已經不是我想選什麼了吧?聊聊你的事情吧。”

王梟沉思片刻,琢磨這劉子恒的反應速度,還真的挺快,不愧為一軍統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