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幕緩緩降臨,一輛商務車正在急速行駛。

碩晉看向前方,聲音不大“你剛剛為什麼不告訴王梟,萬城讓他把韓東的軍隊頂上光輝城戰場,讓韓東從後方偷襲創世聯盟物資補給的事情!”

“那不可能!”

“我覺得韓東那個人挺虎的,王梟肯定有辦法讓韓東去當這炮灰!”

“我說的不可能,不是說萬城的計劃不可能,是王梟不可能這麼做。”

“首先,讓秦塔去暗殺韓天宇,是萬城的意思!”

“其次,也是最主要的,萬城為了防止王梟把創世聯盟情報司拿給韓天宇交易秦塔!親手毀掉了整個創世聯盟情報司的所有帶隊幽靈!包括刀眼的李春玉這些人!使得王梟手上的所有情報體係,近乎徹底崩盤!”

碩晉下意識地瞪大了眼睛“你,你,你說的是真的?”

“要麼你以為王梟為什麼所有的情報體係都斷了?”

“那王梟知道這件事情嗎?”

劉淇無奈地笑了“就依照你對於他的瞭解,你說他知道不知道?我告訴你,若非如此,根本不用咱們說,王梟也會迫使韓東去捅韓天宇的腚眼兒!但是王梟既然冇有那麼做,那咱們說,也冇有任何作用,反而不好!”

ps://vpka

“萬城這麼做,確實是有點太過分了!”

“他不這麼做不行。如果韓天宇掏出秦塔,那王梟指定會把情報司和刀眼送給韓天宇,若是讓韓天宇掌控了情報司。所有人都彆想活!所以萬城隻能這麼乾!”

劉淇說到這,頓了一下。

“但是他這麼乾,確實也太傷王梟的心了!不過換句話說。王梟就算是想要耍脾氣,也不應該在這個節骨眼上耍啊!事關光輝城生死存亡!”

“王梟不是這麼不識大體的人!但是他這麼做。隻能說明一件事!”

“什麼事情?”

“他在發展自己的人脈,鋪自己的路!他還有其他想法!”

“其實韓東就算是去掏韓天宇的後路,也改變不了整個大局麵,他無非僅僅隻有一個集團軍而已。都不用創世兵團出麵,其他集團軍就足夠收拾他了!最多就是給韓天宇帶來點麻煩。”

“王梟不願意做這種無畏的犧牲也正常!”

“那你說,萬城會怎麼看待王梟這個行為。會不會覺得王梟見死不救。”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這件事情不好說!”

碩晉聽到這,也很無奈。

“若是這樣的話,這哥倆的梁子,這一次算是結大了!”

“王梟接下來肯定還是會去救秦塔的。要是能把秦塔救出來,還好!如果救不出來的話,那就真正的結死了!”

“哎,這可怎麼辦啊!”

“算了,這些不是我們能左右的。咱們就踏實回去做咱們應該做的事情就好了!”

“我聽說光輝城的情況可不太好!據說創世小鎮已經被打冇了!創世城也差不多了!馬上就要打巷戰了!”

“傾一國攻一城!光輝城也冇有錦城那麼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條件!恰好還就在創世聯盟核心區域!情況自然是好不了!”

“韓天宇連創世兵團都用上了!現如今這樣子,也實屬正常!該說不說,這也就是光輝城,除了光輝城,其他城早就徹底完蛋了!哪兒能堅持到現在!”

——————

開陽城的事情,震驚了整個創世聯盟!

匡正義的以死明誌以及韓東對韓天宇的公開聲討,直接引發了全民熱議!

一時之間,韓天宇被頂到了風口浪尖!

他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

次日,韓天宇親自舉行記者釋出會!避重就輕,轉移矛盾,扭曲事實真相,栽贓陷害!

把匡正義的死歸結到王梟的身上,直指王梟聯合韓東謀反,試圖買通匡正義!

但匡正義不從,所以兩人直接害死了匡正義!

李子恒虎口脫險,身負重傷!在醫院病房接受了各路媒體采訪!給韓天宇作證!

韓東這邊有理有據,韓天宇這邊也絲毫不差!

整體輿論導向,誰是誰非,普通老百姓很難分清!

但軍方內部很多人心知肚明!

畢竟韓天宇自損一千,傷敵五百的事情,大家都親身經曆!

隻不過害怕惹禍上身!都選擇了沉默!

次日晚上,韓天宇發表討逆宣言!

宣佈厚葬匡正義,褒獎李子恒!並誓言剿滅叛匪韓東與王梟,為匡司令報仇!

號召被韓東“誤導”的匡係士兵放下武器,迴歸創世聯盟,保證既往不咎!

如果繼續執迷不悟,一概以叛國罪論處!

韓係嫡係將領趙天霸從雲頂城戰場調集兩個集團軍以及數支特種部隊即刻起程追剿韓東!

韓天宇則依舊留在光輝城戰場,親自督軍,指揮戰鬥!為士兵打氣!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狂轟濫炸,光輝城的城防體係早已千瘡百孔!光輝小鎮都已被夷為平地!

驍勇善戰的“大陸第一兵團”創世兵團,與其餘七八個集團軍,十餘支特種部隊兵合一處,衝入光輝城,與光輝城最後的頑抗力量,展開了殊死搏鬥!一米一米地推進!一口一口地蠶食!戰鬥空前激烈!雙方損失皆非常慘重!

光輝城城內在創世聯盟持續不斷的炮火覆蓋下,也早已經一片狼藉,斷壁殘垣!死氣沉沉仿如世界末日!

光輝城戰場,創世聯盟總指揮部,韓天宇坐鎮中央,親自督戰!

呂振興進來了,看著雙眼佈滿血絲,已經數天未曾好好休息的韓天宇。

“三少爺,該休息還是要休息的,身體是最重要的,這邊一旦有情況,我會及時通知你的!”

“趙天霸那邊怎麼樣了?”

“還在追剿韓東,韓東這小子鬼得狠,不做任何抵抗,就一直在跑,看著他的行動路線,他似乎是想要往錦繡中立城市區域跑!”

“守好他,卡死他,彆讓他跑出我們的控製範圍!”

“放心吧,該安排的都已經安排好了!”

“開陽城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邵國集合了開陽城集團軍的殘部,收編了李子恒大批下屬!或許是知道我們肯定不會放棄開陽城戰場,他們已經主動從開陽城撤退了!”

“李子恒冇有使勁兒嗎?”

“他很使勁兒了,但是他之前的行為,屬於丟下了自己大部分士兵,這很傷人心!再加上王梟那群人從中間搞怪,這裡麵不定還有什麼事情呢。總之那些士兵都跟著邵國走了!”

“這邵國什麼意思,也要反嗎?”

“這個不清楚!不過我們實在抽調不出來兵力去對付邵國了!現在唯一能動的,就剩下開天,金屬,黃昏這三個大城集團軍以及特種部隊了。”

“但是這三座大城都是屬於天璽商會大佬的城市。他們和邵國是一夥兒的!指望他們圍剿邵國不現實,搞不好還得起了反作用!”

“天璽商會的這些大佬們都是幾十年的朋友,彼此之間利益錯綜複雜,而且從一起出到現在為止,他們也都有暗中支援邵國!所以我建議,如果邵國冇有亂來,不再威脅我們,還離開了開陽城,就讓他走吧。我們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必須要顧及天璽商會的態度!我們手上冇有錢啊,全都得靠著人家!總不能拿這人家的錢打他們的人啊!”

韓天宇臉色陰沉的有些嚇人“這些老不死的王八犢子,等老子扛過這個坎兒的,不找他們挨個算總賬,我誓不為人!我韓天宇絕對不可能一輩子都看他們的臉色行事!絕不可能!”

“還有光輝城戰場這邊,我們已經打廢了四個集團軍了。六支特戰隊了!創世兵團也有不少傷亡!兄弟們冇日冇夜地打了這麼多天,也都有些乏了,我建議讓大家休整休整再戰!”

“萬城再開陽城折損了那麼多的有生力量,現在如今還可以進行如此規模的抵抗?”

“是的,光輝城集團軍的戰鬥力比我們預想的要強悍不少,藉著地形優勢是完全可以抵抗創世兵團的,其他集團軍的士兵在他們麵前根本就不夠看!”

韓天宇陷入了沉默,仔細沉思許久“萬城這些年的戰爭儲備一定極其驚人,我們若是休整,他們也會休整。他們恢複的速度一定會比我們快得多!好不容易打得他們差不多了,這一給時間,搞不好所有的一切還得重新開始!不行,絕對不行!”

“三少爺,前線的兄弟們都有些扛不住了!你得稍微顧及顧及士兵的感受!要再這麼打下去!恐怕會影響軍心!”

呂振興說得已經非常委婉了。

“外麵流言蜚語挺多的!不少目光都盯著咱們!得稍微注意注意,不能再像之前那樣了!”

韓天宇明白呂振興是什麼意思,其實韓東的事情之後,韓天宇自己也思考過,也意識到了不能再搞傷敵五百自損一千的事情了,搞不好真的會出大問題。

“炮火還能推進嗎?”

“我不建議再進行炮火推進了,光輝城裡裡外外重建了數次,一次比一次堅固!萬城早就做好了防範炮火的準備!現在能被推平的建築物也都推平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廢墟,再推也冇用!光輝城滿城的道!炸不到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