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洋他們這批人的態度也很堅決,如果要走,早就走了,但是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走。所以無論肖宇浩如何勸說。他們依舊選擇了留在光輝城,與肖宇浩並肩作戰,為的,就是一個義字兒。

他們留下來的時候,確實是也都做好了現如今這種心理準備,但是做好了是做好了!真正發生,來到這個節骨眼上了,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他們冇有怪任何人的意思,就是單純的心裡麵不舒服!人和人的抗壓能力,心理承受能力不一樣。無可厚非!

肖宇浩心裡麵其實也不舒服,他是一個簡單重情義的人。

對龍洋這批人有感情,有感激,同樣,他自己的手足兄弟,也犧牲了很多人。

那都是在光澤區與他從小長到大的兄弟們。他回去以後,還要麵對這些人的家人,其實他的壓力更大。唯一好在肖宇浩自己的狀態調整。

他一向大大咧咧,不會給自己太大壓力,再加上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了!就連當初陳濤的事情。他也扛過來了!現在說實話,他真的有點麻!

“你給他們點時間傷心吧。這是他們僅剩的權利了。”

“傷心有什麼用。”

“要麼你就像我一樣,彆把大傢夥都召集過來,咱倆隨便喝一頓就是了!”

龍洋嘴角微微抽動,並未吭聲,周邊不知道是誰實在控製不住,痛哭流涕。

龍洋當即站了起來,叫罵了幾句,轉身就走,肖宇浩清楚的看到龍洋轉身的那一刻,兩行淚水,也控製不住的流出。

ps://vpka

光輝城保衛戰至此為止,三家民兵武裝力量。損失最小的,就是葉誌坤。

因為葉誌坤陰狠狡詐。再加上葉桐的狼爪支援。他做很多事情都方便。

其次是李康,李康聰明機智,有大局觀,手上又有任嘯天,夏濤這些人。

他會臨機應變。也更懂得戰略戰術。

損失最大的,就是肖宇浩。肖宇浩他們這夥人。單獨挑出來,冇有一個能說的。就是光澤區這群土匪,連帶著龍洋這群霸客。他們靠的是盧念川的指揮調動以及李乾的情報體係。靠的是他們整體。光澤區民風彪悍。肖宇浩他們雖然單個拿出來不行,但是整體拿出來,絕對是這三家民兵當中,最強悍的一家。

肖宇浩也猛,也虎,做事情不要命,加上光澤區的民風,就使得他們這一支民兵力量,幾乎什麼時候都是衝在最前方的。所以他們的整體損失肯定是最大的。

當然,光輝城戰場打了這麼久,肖宇浩這邊損失最大的一次行動,就是韓天宇他們利用人質推進的那一次行動。

肖宇浩是唯一一個率隊不顧生死,直接斬殺光輝城老百姓的“指揮官”。而且他不光斬殺了自己區域的,還順便把李康等人區域的人質全部斬殺!讓李康他們毫無顧忌!若非如此,就韓天宇這一手,都能給光輝城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肖宇浩他們流竄的片區兒太多了。幫自己的很多兄弟部隊解決了麻煩。也給創世聯盟也帶來了不少損傷!後麵創世聯盟針對他們,派出了兩支特種部隊對他們這一夥人圍追堵截。肖宇浩他們曆經劫難,這才躲回到了光澤區!

龍洋他們這批人當中,有一半兒是死在這個過程中的,至於肖宇浩手上的人,更是不計其數,已經記不過來了,他肖宇浩能活到現在,也是真的有幸!

這場酒局,就這樣完全變換了畫風!肖宇浩點著煙,大口喝酒,吞雲吐霧。

吃得狼吞虎嚥,卻吃不出任何的味道。

劉晨著急忙慌地衝入了院子,把嘴貼在肖宇浩耳邊,聲音很小“浩哥,不好了。”

肖宇浩當即抬頭“怎麼了?”

“飄子和韭菜被人從傷員區帶走了。”

飄子和韭菜是龍洋帶來的人,和龍洋是好兄弟,兩個人都已經殘廢了,正在光輝城的傷員區養傷。肖宇浩看了眼周邊龍洋一行人。壓低聲音。

“誰把他們帶走的帶走他們做什麼?”

“不知道是誰帶走的,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我C他姥姥的!”肖宇浩把酒杯往地上一摔,轉身就跑,劉晨帶著一群光澤區的兄弟,跟在了肖宇浩的身後。龍洋他們這會,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陳濤之後,劉晨就是肖宇浩手上最信得過的馬仔了!

他比肖宇浩小幾歲,也是光澤區人!這些年一直跟著肖宇浩,深受肖宇浩信任。

光輝城的傷員區,比起外麵創世聯盟的傷員區,要正規舒適得多。就是標準的地下醫院!醫院內各種醫療設備以及醫療用品相當齊全!醫護人員配備充分!

這種傷員區,在光輝城,多達十餘個!飄子和韭菜,都在七號傷員區!是肖宇浩和龍洋當初親自送過來的。還特意給他們兩個安排了一個單間兒。

此時的房間內,早已空無一人,肖宇浩過來的時候,正好趕上責任大夫和護士正在溝通。肖宇浩上前耗住大夫的脖頸直接推到牆邊,滿身殺氣,眼冒紅光!

“你們他媽把我兄弟弄到哪兒去了?”

責任大夫聽說過肖宇浩的名字,深知這是個狠主兒,趕忙開口。

“阿浩,冷靜,冷靜,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正在安排人調查呢!”

肖宇浩大眼珠子一瞪,當即就要翻臉,剛好在這時候,兩名傷員區的護士進來了“問清楚了,是光輝城第一集團軍麾下的幾名士兵把人強行帶走的!”

“光輝城集團軍的士兵,帶走我的人乾嘛?是哪個編隊的士兵乾得知道嗎?”

現在光輝城集團軍的所有正規軍早就已經被拆分開了,拆得亂七八糟,除了總指揮部那些人以外,外人肯定是不清楚。兩名護士搖了搖頭。

肖宇浩眼珠子轉悠了一番,帶著劉晨幾人衝出七號傷員區,看著附近來回忙碌佈置的人群,肖宇浩抬手示意,大家迅速分散。

他走到了兩名士兵麵前,態度謙虛“兄弟,麻煩打問個事情!有冇有見過兩名被炸斷腿的第三民兵團的指揮官被帶走?”

肖宇浩他們現在都是穿著作戰服的。特種部隊和正規軍的不一樣。正規軍和民兵的也不一樣。第一民兵團和第二民兵團,第三民兵團的也不相同!指揮官的作戰服與普通士兵的作戰服也不一樣!

兩名士兵微微一笑,也很熱情,但是當他們把目光看向肖宇浩胸口的民兵團徽,以及他肩章的時候,表情明顯就變了。不可掩飾的厭惡帶著一絲憤怒,聲音冰冷。“我們不知道,你去問彆人吧!”

肖宇浩的火“蹭~”的一聲就上來了,雖然對方是正規軍,他們是民兵。他肖宇浩民兵指揮官也管不到對麵的正規軍。但是好說歹說都是一個陣營。你們他媽的這麼和老子說話,豈能慣著你。肖宇浩當即就想上手了。恰好劉晨這會兒跑了過來“浩哥,問道了,有人看見他們往那邊走了!”

肖宇浩再三沉思,冇有理會這兩名士兵,與劉晨他們奔著東北方向前行,一邊詢問,一邊前行。畢竟帶著兩個斷腿的民兵指揮官。還是比較紮眼的!

在這個過程中,肖宇浩已經明顯的感受到了,許多老百姓,以及正規軍對於他們的敵意或者說防備,隻不過有些表現的明顯,有些表現的不明顯!他也不管不了那麼多,連帶著耍混差點動手,最後到達一處廢棄的寫字樓區域。

這周邊戒備森嚴,到處都是巡邏放哨的正規軍,就看這兵力部署配置。就清楚,這裡肯定是一處正規軍軍官的臨時休息區。他們想要進入的時候,直接就被兩名士兵給攔下來了,語調冰冷“我們這裡是警戒區,冇有盧司令的命令,任何人不能靠近,包括友軍也不行!希望理解!”

“你們是誰的隊伍?”

“馬海濤旅長的!”

“馬海濤。”

肖宇浩琢磨了半天,也冇有琢磨過來這個旅長是誰。

“你們剛剛是不是帶進來了兩名民兵團指揮官?”

“這個我們不清楚。總之,冇有總司令的命令,任何人不能隨意進入這裡!”

劉晨正想說話呢,肖宇浩當即點了點頭。

“那好吧。打擾了!”

他轉身就走,劉晨這批人跟在肖宇浩身後,走了幾十米的距離,眾人藏身於一幢建築物樓下。

肖宇浩瞪著大眼,簡單明瞭。

“通知大虎他們,迅速到這裡集合!都帶上傢夥!”

“浩哥,你要乾嘛?”

“這群人對咱們敵意很重!有備無患,趕緊著!”

先後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大虎,錐子等幾名心腹馬仔,帶著光澤區這群人就過來了,先後與肖宇浩打招呼。

“浩哥,我的人齊了!”

“我這裡也齊了……”

肖宇浩看著身後的人群,再次沉思了片刻,轉身就奔向了馬海濤的臨時總指揮部。-